文 / 库奇奇

正文 第1186章 为了这一幕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熟悉的感觉这时候就出现了。m.2YT.ORG

    我听到了周围人的哭声,很轻、很低,好像在压抑着情绪。更响亮的声音,是一个人磕磕巴巴的演讲。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中年男人,几度停顿,几度哽咽,说话并不流畅。

    我没听清楚他说的内容。那些语句,每一个字我都懂,连在一起之后,就变成了模糊的音调。

    更近的声音,是哭泣声。

    过了一会儿,一个响亮的声音取代了那个男声。这回我听清楚了。有话筒、有音响,有个司仪在主持。

    周围的人都动了起来。

    我听到了哀乐,也在这时看清了周围的环境,意识变得清晰。

    前头的背影是个女人,长发披肩。

    我错开了一步,看到了自己附身的人。

    王明丽。

    再往前看,王明丽前面的人是褚兰。

    再转头,就能看到放在假花中的遗照——汤卓希。

    遗照应该是证件照。汤卓希看起来一本正经,只化了淡妆,和我几次见到的她的模样有些不同,和吴灵给我的名单中的照片更为相似。

    那些人绕着透明的棺材转着圈,发出了悲痛的哭声。

    我看到褚兰在抹眼泪,也看到王明丽上前,挽住了褚兰的手臂,和她一起落泪。

    我没有多少悲痛,只有一种麻木的感觉。

    人群围着,我没看到棺材里汤卓希的模样。应该是有些扭曲的吧。我记得她尸体的样子。

    那种不祥的气息,现在也徘徊在灵堂中。不过,不全是从尸体那里散发出来的,更多的是从褚兰和王明丽身上散发出来的。汤卓希死了,鬼魂应该也去了地府,但她的尸体依然有那种诅咒的残留痕迹。

    如吴灵所说,杀了她们,事情也不会结束。

    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看一场戏吗?

    在哭的褚兰,很伤心。www.sexoyglamour.net

    她知不知道是她害死了汤卓希,还害死了孙嘉悦,害死了阮玉霞?

    似乎不应该指责褚兰。她并没有害人之心。她只是有些少女情怀,只是想要一点祝福,给她青春时期的暗恋延续出一个结果。

    我觉得有些恶心,还有些头晕,不禁往后退。

    遗体告别仪式已经结束。

    最为悲痛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她放声大哭着。

    搀扶着她的那个中年男人和她面容有些相似。他有些狼狈地拽着女人的手臂,支撑她的身体,默默不言。

    汤卓希和王明丽已经退开了。

    接下来,工作人员和亲人一块儿,将棺材推到了后头的走廊内。

    那对中年男女彼此扶持着,周围簇拥着其他亲属,一块儿消失在了那道门后。

    还能听到女人的嚎啕大哭。

    褚兰和王明丽一步步退到了我身边。厅里面,还有其他亲属。

    有人过来和两人搭话。

    “你们是希希的同事吧?”

    两人点头。

    王明丽多说了一句,“我们大学也是一个寝室的,毕业之后进了同一家公司。”

    “你们关系很好啊。”

    “是啊。”

    两人又开始掉眼泪。

    我不知道两人能不能听到我的话,我仍然是说出了口:“她是因为那个恋爱祈愿、那个签名才死掉的!”

    周围人都没有反应。

    果然是没人能听到。

    我移开了视线。

    火化需要不少时间。

    那些去了走廊的人,这时候回来了。不是所有人都回来。

    有人招呼着,让大家到外面去等待。

    这边开追悼会的大厅,还要迎接下一批“客人”。

    那些人三三两两地走了出去。

    一排房子,进出的、逗留的,男女老幼,都是差不多的神情。

    这就是殡仪馆了。www.sexoyglamour.net

    不时有人捧着遗照、牌位,排着队,伴随着乐队奏响的哀乐,慢慢往外走。也不时有房子内传出哀乐和痛哭声。

    褚兰一直在擦拭眼角,王明丽只是沉默着。

    她们跟着人,到了停车场。有人上了一辆旅游巴士,有人在停车场的空地等待。

    王明丽拉了拉褚兰,“我要去厕所,你去吗?”

    褚兰摇摇头,“我想坐一会儿。”

    两人分开了。

    我看了眼褚兰,不得不跟着王明丽走。

    厕所在门口的位置,就一个公共厕所样式的小房子。里头人还挺多。

    王明丽进去排队,我就呆在了外面,有些无所事事地观察周围。

    我知道,王明丽今天肯定是要死了。谁都救不了。

    我本来不想要看到这场面。谁都不会想要看一场已知是悲剧的惨事。

    但在见到褚兰之后,我很好奇,她在看到王明丽的死亡后,会有什么反应。

    我很好奇,她会不会察觉到身边人不正常的死亡。

    很好奇,她会不会联想到自己的恋爱祈愿仪式。

    这已经不是恶趣味,而是恶意了。

    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这种恶意。

    尤其是对灵异的事物了解越深,对老天爷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了猜测之后,我控制不住自己对某些人的厌恶。

    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心愿寄托在一些虚无缥缈的仪式、法术上?

    这个世界多姿多彩,这个世界已经是充满了无限可能,文明、科技都发展到了这种地步,为什么还要相信那种东西?哪怕只是一种心理安慰,都有些可笑。

    原本只是可笑,现在要变成可悲了。

    我觉得烦躁,呼了好几口气。

    这时候,我注意到了人群中一个不对劲的家伙。

    那是个二三十岁的男人,穿了西服,没系好领带,胡子拉碴,正靠着一棵树在抽烟。

    他身上有阴气。

    之前我都没注意到,现在才发觉,殡仪馆的场地都笼罩着一种阴气。再远一点的地方,还有一个阴气的聚集地。

    我来参加过追悼会,知道这附近大概有个公墓。原本是不知道公墓准确位置的,现在我是知道了。

    我扫视一圈,除了那个男人,没有其他鬼魂了。

    这一股弥漫的阴气,有些像是青叶灵异事务所里那种经年累月的阴气,是鬼魂活动后留下的痕迹。但比起青叶的事务所,这里的阴气要驳杂很多。在这里逗留徘徊过的,不止一个鬼魂。似乎,也没有出现过某个强大的鬼魂。

    我正想着,突然觉得不对,转头看向了厕所。

    我没怎么犹豫,就冲进了女厕中。

    同一时间,我听到了女人的叫喊。

    “喂,你没事吧?里面的人,你没事吧?”

    “怎么了?”

    “刚才听到一声响,好像是摔倒了。”

    “是老人啊?”

    “不是,是个小姑娘吧。”

    我的身体已经穿过了那道门,进入了厕所的隔间。

    王明丽倒在厕所中,脑袋就靠着墙壁,脸色发青,身体抽搐着。

    我看向四周,没看到鬼。

    这是……

    我低头看向了王明丽。

    突发疾病?

    嘭的一声,厕所门被撞开了。因为王明丽的脚,没能完全打开。

    外头的人乱糟糟的,好不容易将王明丽拖出来。

    “她是不是有什么病啊?”

    “要做个人工呼吸什么的吧?”

    “无关的人麻烦出去,让出地方啊!”

    有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叫喊着,又询问周围有没有人认识王明丽。

    没人认识。

    殡仪馆中倒是有急救的设备。

    几个员工围着王明丽,给她做了除颤。王明丽的身体只是弹了一下,就不动了。

    我知道,这样的急救没有用。

    有人打电话叫急救,有人翻了王明丽身边的包。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褚兰的声音。

    我转过头,看向了出现在门口的褚兰。

    她惊慌失措,喊着王明丽的名字。她嚷嚷着“不可能,她没有心脏病”。

    褚兰身体发抖,都站不住,扶着门框,跪在了地上。

    我一抬眼,看向了散开的人群中走出来的人。

    那种诅咒的气息……

    “褚兰?”年轻的男人惊讶叫了一声。

    褚兰转过头,只发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啊”。

    “你,是你朋友……”男人看看厕所内。

    褚兰眼泪就落了下来。

    救护车开了过来,医护人员也问了王明丽的情况。

    褚兰发着抖,轻声道:“我是她朋友。我……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遗传病……她没说过。我有她父母电话。”

    “那你跟着来吧。联系她父母。人已经不行了。”医生检查了一遍,有些冷漠地宣告。

    褚兰踉跄着,好像要晕过去。

    我看到她的视线动了一下,看向了那个年轻男人。

    “你就一个人?”那个男人关心地问道。

    褚兰呆呆地点头。

    “那我陪你一块儿过去吧。”男人说道。

    褚兰的脸色变得更为苍白。

    我盯着褚兰的眼睛,忽然知道了自己刚才想要知道的答案。

    “你的死,就是为了这一幕啊。”

    这不是我在说话。

    我回过头,看到了那个鬼。不知何时,他走到了这边,扔掉了香烟,身边还多了一个身影。

    王明丽……

    “你这朋友怎么忽悠你的啊?还是强上的,给你下了咒?”男人语气懒散地问道。

    他让我想起了古陌,但和古陌不同。他是一副纯粹的看戏八卦心态,语气中没有多少讥讽,只有好奇。

    王明丽在颤抖。和褚兰不同,她是愤怒的颤抖。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