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灰头小宝2

正文 第134章 升堂

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现在基本来说,高方平就真的有杀威棒了。www.sexoyglamour.net

    依照战时规矩,陈留县知县死了,攻下陈留县之后,那么高方平这个现场官阶最高的文官就自动代理“知县”事宜,直至张叔夜到来,或是朝廷派出新的知县。

    理论上同是监军之一的云骑尉梁红玉的官位比高方平还高一级,然而她是武将又是女人,所以没有权利“知县”的。这是规矩,大宋的武将只能是副手,不能主事。

    “升堂!”高方平坐在县衙之中吼了一嗓子。

    然后虎头营中挑出来充当衙役的十几个兵痞,模仿着真正的升堂,不停的敲击着杀威棒大喊:“小高相公威武!”

    汗。

    县主簿是个老头,尴尬的上前来凑近高方平道:“此时只能叫威武,不能加小高相公三字。”

    高方平一阵尴尬,觉得这些大头兵真是没有文化啊,杀威棒那是代表皇家的棍棒,升堂敲击杀威棒喊威武,是强调皇家权威的一个过程,所以就算前面要加称呼,也只能是大官家威武,而不能是小高相公威武。

    结果这么一个可大可小的错误,愣是被高方平以“老子们没什么文化”为由蒙混过去,县主簿拿这个小相公也没办法,只得摇头叹息。

    堂是升起来了,高方平又凑近主簿老头道:“然后呢,咱们现在干什么?”

    主簿一阵头晕,低声道:“堂不是乱升的,升堂了,一般就要问案。”

    高方平一想也是,于是拿起堂木啪的敲击一下道:“把燕青那个反骨仔,给老子绑了吊起来。”

    燕青和梁红玉无比的郁闷,平时倒是敢说话,但是大宋的文官一但升堂那真不是开玩笑的,既是代天执行的意思,那当然也就同时有“君无戏言”的意思。

    于是立下了大功的燕青,就被史文恭和关胜两个猛人按倒在地殴打了一顿,给绑了吊起来。m.www.sexoyglamour.net

    燕青的脸被打肿了,像个馒头似的,流着鼻血道:“小高相公何故绑我?小乙何罪之有?”

    “原则上你没罪。将在外不受命,所以此点上老子不想说你。但因为你的作为,间接导致陈留县被贼人攻破,时文涛县爷全家遇害。”高方平又厉声道:“你真的无辜吗!你知道时文涛县爷的诀别书怎么写的吗!虎头营军士并凑时文涛两个不到十五岁的娃的尸体时候你见了吗!”

    燕青叹息一声,红着眼睛,没有继续说话了。

    高方平这才容色稍缓,算好这小子有些良心。

    当时听说燕青带人帮忙保护大钱押运队一起退入了县城。高方平就隐隐约约觉得要出事。

    燕青这么出于几个心思,一是他也不想贼人这么丧心病狂张牙舞爪。二,这小子真是利用时局和高方平对着干意思,蔡京系的人不被杀光,高方平就吞不了这笔钱。

    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态,险些坏了大事。

    如果任由蔡京系押运大钱的人,在城外被土匪杀光。那么土匪就不会丧心病狂的攻打县城,他们会三分人马于城外分赃大钱,那么最坏情况也就是三路人马带着各自的钱开始逃亡。如此一来,高方平所部的豪华骑兵阵容,不敢说把三路钱追回来,但是两路的钱是能追回来的。

    如此当然就皆大欢喜,能吃下主要的钱也就可以了。任何时候原本就没有完美。

    但就因为燕青这小子自作主张,导致了后面的一系列变局,好在除了县爷时文涛全家和差人,百姓基本没被杀。

    方腊是邪教和反贼这毫无疑问,但他的教义、名声等等,注定了和田虎这些丧心病狂的人不同。2YT。ORG方腊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所以哪怕装蒜,方腊的人也会尽量的维持住在百姓心中的名声,不会滥杀。

    思考着,高方平始终皱着眉头度步,到底要不要把燕青斩了祭旗,这是个难题。

    斩的话理由有些不足。毕竟攻打县城的是贼,不是他。杀时文涛全家的也是贼,不是他。

    作为良民看到“商队”遇袭,帮助抵抗然后逃入县城。这个作为,就是说到朝堂上也是光伟正大,无可指责的。其后捧日军剿贼的时候,他非常机灵聪明的立下大功,也是真真实实的。

    高方平没心没肺的,对谁都谈不上太多的情感。只是说目下是县衙升堂,主簿还在记录高方平的作为存档呢。而且麾下的人,诸如林冲梁红英梁红义这些人,也未必能接受斩了燕小乙的事实。

    最终,高方平转身上座,把时文涛县爷的诀别书,一字不漏的背诵出来给燕青听。

    “时文涛携全家老小,誓与陈留县共存亡!”

    听完这最后的结尾词后,燕青毕竟还是个孩子心态的少年,当即哭了起来跪在地上道:“小乙错了……”

    “算好你还知道错,杖责五十,以儆效尤!”高方平也容色稍缓的下达了命令。

    公堂之上,老爷的作为都是需要主簿记录下来的,于是老头尴尬的道:“老夫观此少年骨骼精奇,忠肝义胆,又在陈留县立下大功,请教代L县爷,以何种理由打他杀威棒?”

    “就以我看他不顺眼为由,你没见他长的比老子帅吗,此点就是罪过!”高方平找不到理由,干脆就犯浑了。

    主簿非常非常的无奈,叹息一声寻思,昏官啊,妥妥的昏官,比之时文涛县爷真个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却又低声道:“爷,五十棍的话,以他的身板一定会死的,这等于判处杖毙了。”

    高方平只得改口道:“妈的分明是你老了,耳朵不好听错了,我判的是二十棍。”

    主簿老头升小白旗投降了。

    于是乎,全部人眼睁睁的看着立了功的燕小乙被拖下去打的惨叫不止,起初声音凄厉,十棍之后,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思维不在一个频率上,其余人的确和先主簿一样,不明白为何立下大功的燕青要被狠揍,但是介于高方平此君历来就是个大流氓,从来不讲道理,也没说要杀燕小乙,于是谁也没有多说……

    这个时代的老百姓神经很大条,大多数见惯了土匪。真个是离K县城后,就到处是山头寨子什么的,那些严格来说都是匪,却还不至于丧心病狂,主要是收取“过路费”。

    所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这类的经典台词,就来自于大宋郊外的土匪们。当然大多数的土匪不至于把事情做绝,拿点过路费就让人走了,杀人越货的事也就梁山,田虎这些家伙做的多些。然后像孙二娘一般不但杀人越货还做人肉包子的就更少。

    其实就别说大宋,就是一千年后的那个现代这类事也不少。

    高方平的大伯九十年代初是长途货车司机,据他说那时车费路霸也非常多,到处都在抢钱,通常跑一趟长途,得专门准备三千块应付各种罚款,应付各种路霸。所谓路霸就是那种你明明不要修车服务,但是一停车,就有些半黑不白的人过来强行给你扭扭螺丝什么的,算是检修,然后旁边站着几个打手模样的人,那就必须给“修车费”。

    就算是到了两千年代后,各种村寨什么的派个带着袖套的土著拦在路上,收取所谓的过路费的事也不要太多。有时候老百姓还真不好判断那些人到底是官还是匪?

    一千年后的现代尚且如此,所以大宋的土匪多嚣张也就不用去理论了。老百姓真的是习以为常了。介于此,天明的时候陈留县恢复了次序,街上的人逐渐的多了起来。老百姓们既然看不到土匪了,也没被入城的禁军抢劫,所以他们该干嘛干嘛,放牛的,种地的,打猎钓鱼的,玩鸟的,摆摊的,很快就恢复了次序……

    张叔夜带着开封府的人到达陈留的时候是午间,昼夜兼程的赶路让张叔夜很疲惫。

    身边那个隶属虎头营的传令兵想进城去汇报,结果被张叔夜派人拖下马去打一顿,小兵也就老实了。

    张叔夜做事当然有自己的一套,他要自己走走自己看看,不想一到就被高方平那流氓请进去好酒好肉的招待,因为那样一来,陈留什么情况就是他小高一张嘴说了算了。

    老张就这德行,他或许会容忍某些人贪些,狠些,闯些祸。但是他绝对不容忍被人当做傻子一般的忽悠。

    城门外路遇一个跳着柴火、带着孙儿的老头,便叫了过来。

    “老丈,听闻陈留县发生了大事,情况怎么样,民心还稳吗?”张叔夜问道。

    “可是张青天张老爷?”看是开封府的仪仗,老头便带着孙儿跪下磕头。

    张叔夜捻着胡须,心情大好的道:“正是老夫,青天不担当,但老夫也不容许有人说我是昏官。”

    老头一边磕头一边感激道:“自从老爷执掌开封后,比前些年日子好过了。老爷批准的钱庄也非常方便,不但有利息,还能无后顾之忧,仅仅这次来说,土匪攻破县城,那些说着北河口音的强人挨家挨户搜刮,却只拿走了些零钱。咱们的存根票据他们找不到,找到了也没用。听说钱庄里有专门的人才,是用于鉴别指纹和笔记的,很少有人可以蒙钱庄。”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