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落雪不止

0917章:摇篮里的她(917)

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她的命很好、因为通灵、因为灵魂出过壳……

    对一个灵魂出壳的人来讲:不出壳便是人生一流的幸福……这就是佳佳

    后来,她路过那里。www.sexoyglamour.net

    她就默默祈祷:“帮助她!爱上她!就她了!”她在内心无数遍地说。

    后来她大红大紫。他是伯乐;她是千力吗马。

    他们的楼层一直上升、一直上升:整个上升的空间。

    善良的他们就一直在保护她。

    他有一个发纸条给他的妻子--因为他们的夫妻之情在、因为他的灵魂妻子心如毒蝎、害起人来无止无境、不懂好歹!

    嘘!他的灵魂妻子涨有六根手指:左边八根;右边八根----均是所致。

    有性她**;没性她欺负善良----上帝给了她一个诅咒。

    名字叫做螃蟹手。

    她每一次自摸的时候,都有三根螃蟹脚爬入她的黑洞。

    她由于放浪形骸----且无一丝收敛。

    几年后,宫颈癌去世。……

    她彻底地将一个远方牢牢冻结---再也不揭开……

    蜿蜒起伏的小路,就象一道柔韧的飘带、被拽着--真切恰若虚无。

    一截春风扑了过来、小路飘了飘。

    春风猛然吹过、小路头一低----整座鹊桥都在鸟鸣茂盛地摇……

    夜空下的乌云说青就青了----白色小猫咪捡起一株青藏高原的大茅草、轻轻一扔、它就插在玉衡的小心脏……

    鲜红的血液涌出----象一颗水晶之心在懵懂地摇……

    “玉衡小姐姐、你是一个水晶样的少女、离开那个坏女人、离开坏女人营造的体液环境----你不属于!”一个小姑娘斩钉截铁地说。

    就象接触那个集团以前那样、哭着哭着就飞了!”那个小姑娘又说。

    玉衡的脸上先是一惊、继而一愣、最后绽放迷人的微笑……

    玉衡是北斗七星中最眩目的一颗:是小姑娘心目中的水晶……

    玉衡站起身来、拽起她的月光、“噌噌噌”三声浅响、她就站在了云海……

    玉衡刚一站立,那道缥缈无边的银河、便激荡了起来……

    “哦,潮水!”白色的小猫咪抬头一看、河水漂浮、河水很宽、河水有岸……

    一位白衣少女在浣洗纱衣、流水越过她的手指在流动、纱衣在流水中、任意地散着、象豪雨刚过、悬在夜空的自在云团……

    “哗啦!----”一声激掣心肺的强劲水流、玉衡越发幼小与闪亮了……

    --------------------------------------------------------------------------

    玉衡亮晶晶挂在夜空:柔骨绵绵……

    小少女浣过纱衣、袅娜地站起:那纱衣在高空旋转……

    那纱衣象中了魔法一般、抖落浸入体内的水。WWW。2YT。ORG

    水帘“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在高空打着优美的弧度、向外撤开:水帘越来越大、越来越宽----但水帘并不落下……

    纱衣上的水珠四溅、那个完美无缺的小水帘在夜空浮动、忽上忽下、象一个透明的水晶伞……

    透明的水晶伞:目的直接、行云飞快----它“沙沙、沙沙、沙沙”地飞行至玉衡的头顶----世界上最为美丽的云端……

    “呵呵、呵呵、呵呵、我终于有了它倾其一生的保护伞了……

    玉衡开心地笑着,扬起她的月光----向上轻轻扬起、宛若幻觉的漂流伞……

    笼罩在米衡身边的月光、从玉衡的双肋出发、悄悄地拱出了头来……

    “天使羽翼!”白色小猫咪失声喊了起来……

    玉衡它仍在孤单地哭。

    玉衡的修炼在一点点增加着,随着它泪水的不停涌动……

    她的泪水飞扬----一串接一串地被月光串了起来……

    没过多久、玉衡双肋的月光垂下----沿着沉重的泪水垂下、

    玉衡站在高空、亭亭玉立、越来越象人影儿……

    玉衡的空间越来越大----每一个神圣的领域都沿着风吹草趋的方向、在悄悄地扩展着它少女的空间……

    “玉衡!想不想看电影!”突然白色小猫咪亲切地问。“哪里有电影?”玉衡转身,想玉衡转身的时刻、它的泪水哗啦啦地抖落、象一串接一串应接不暇的雨铃……

    夜风一吹、那些成串的雨铃散开----天女散花一般、在高空沸腾,还不到十秒钟、那些散开的雨铃、又重回远处……

    一串一串雨铃在高空漂浮着、一碰风、就发出一阵天籁的响声……

    “唰!唰!唰!”那纱衣象一阵被海风掀开的波涛、由厚到薄、舒缓地飘落在小少女的身上……

    白色小猫咪再看:哦,小少女的肩膀上挂上一件渺若的披肩……

    “哇!她真美丽、宛若天仙!”白色小猫咪在轻声惊叹。

    突然银河倒流、银河涌起、银河象一副抑扬起伏的音乐水眸、将水流轻盈地折叠……

    “唰!唰!唰!”仍然是水流冲浪的声响、涛声清脆、打落了飞翔的小鸟----孤单一枚……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这只小鸟叫个没完、它的身体瞬间膨大----象一个脱离水面的浪涛、悄悄地落在水面上……

    “喵喵喵!”白色小猫也发出本能的猫叫,望着眼前神奇的那一切……

    折叠起来的银河渐渐丰硕、颇象一副水流肚大腰圆的样子……

    突然两条水岸腾空而起、它们象两道锋利的刀刃、将肚大腰圆的水流细致而均匀地切开……

    那些被切开的水片、在高空一切一切地绽开----后又徐徐收缩、伸展----最后成为十根纤细的魔幻琴弦……

    随即那两道海岸毅然分开:一道幻变成一把魔幻琴椅;一道幻变为一副旷世的魔琴、有序地排列在玉衡的月光空间……

    没过多久、那个披肩的小少女、袅娜地移动身形向前、亦张亦驰地步态甚是轻灵、“唰!----”一声水响、她静静地坐在了魔幻圣琴之前……

    ------------------------------------------------------------------

    那鲜红的拇指小姑娘、沿着琴弦、炼着轻功、还又歌又舞。WWW。2yt。ORG它的身体又轻又小,仿佛琴弦上的手指在轻灵地弹动、

    人小,肺活量也小、它发出的声音很低,象一只小蚊子。

    嘿嘿、脆嫩的小蚊子、血红的小蚊子、你有着血玉的天然属性。

    玉衡当然是第一个小拇指姑娘发觉者。嘘!血红的拇指小姑娘可没有发现玉衡、它弹琴的神情多么专注!

    尽管它那么空灵那么小……

    见到拇指小姑娘喜欢在这里出没、玉衡她是多么开心呀。她望着拇指小姑娘、望着那抹穿来穿去的小鲜红。

    小玉衡她就开心地笑了、她的世界又多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精灵。

    想到这里,小玉衡就撤下两根星光、爱心无垠地往下照:那两根星光象两柄长驱直入的神剑、“噌噌”地就涌入了拇指小姑娘的身体去了……

    哦,小小的拇指小姑娘、竟然很快地吸收了,那被玉衡传来的两道星光……

    这里可是玉衡的小空间呀!这个叫做玉衡的小丫头、它多么地孤单与韧性。

    呵呵、那只不叮咬人类血液的小蚊子,它浑身血红还通体透明,就象一个拇指一样大的人形血滴:

    “这样的琴弦只有魔皇宫才有。”突然拇指小姑娘发出了蚊子一般轻小的惊叫。她弹弹琴弦、舒缓筋骨一般地跳跳。

    她原来这么开心、这么高兴。尽管它的身体拇指一样小。

    刚刚一曲完毕的小少女喜极而泣:幽幽地说。

    “哗啦、哗啦!”只听一阵接一阵水流声击打着人类的耳膜。

    小少女的泪水呀、它们抑制不住地往下掉:

    突然“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九下匀称的声响,小少女的眼泪扑簌簌地落在琴弦,又被魔幻琴弦反向弹奏了起来……

    ----------

    2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之后,九个彩色的拇指小姑娘、象第一个拇指小姑娘那样、跃然纸上……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呵呵,这架魔幻琴弦上共有十个齐心协力的小姐妹!”鲜红的拇指小姑娘用它精细的手指点点新出生的、在魔幻琴弦上跳舞的九个小姑娘、又点点自己、喃喃自语道……

    “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黄”鲜红的拇指小姑娘又念念不已……

    “呵呵、亲爱的小姐妹、开始吧!”只听鲜红的拇指小姑娘一声令下,十个拇指小姑娘簌簌地排列成一个绝妙的纵队、纵队没有那么直、象一条盘旋在琴弦上的小蚯蚓、突然鲜红的拇指小姑娘一个漂亮而清脆的响指打起:它们排列的柔软的小队伍、陡然间象根铅笔一般拉得耿直----“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金黄”,是一个符号性的象征序列……

    突然鲜红的拇指小姑娘、从口袋掏出一片柳树叶片:

    “哺!~哺!~”吹奏烽火一般,使劲地糟响了两声,紧接着、十个小巧玲珑的拇指小姑娘、就抬起万分可爱的小脚、在魔琴的琴弦上、无比欢快、又无比伤心地弹奏了起来:

    爱,已经走远了……

    啊--啊---啊----啊-----!

    爱,它已经走远了、抬头望、是青淋淋的雪山青藏高原下、埋藏着流动的牛羊火焰、燃烧心酸……

    扬起头,就会看见、疯狂下锥的雨水在敲打着我的脸……

    歇一会儿,走一会儿、

    就会将神看见、一棵棵反向敲打雨水的梧桐、

    以不熄的泪水诉说哀怨、如秋水缠绵……

    爱,它已经走远了……我的心蜷缩在昨天,

    就象被风吹出皱纹的折叠电线……

    啊、啊、啊----被你一丝丝地抽了起来……

    ……

    拇指小姑娘在弹奏着它们的魔幻之音,小少女则默默含情地望着它们,她的脸上竟然又平添了两条泪痕、被奔流的秋水汹涌地抵挡着……

    (1月4日)

    -----------------------------------------------

    突然“汀泠泠泠泠泠、汀泠泠泠泠泠、汀泠泠泠泠泠!”三声奇妙的雨铃声响……玉衡拽着两根月光滑落了下来----她轻轻地走到魔琴旁、魔琴的琴弦似乎在波涛汹涌、向她打着招呼……

    “嗨!你好!”玉衡挥了挥手,那十根弹性十足的魔琴琴弦便沉下心来、恢复到了宁静的状态……

    她悄悄地走到小少女的身旁:望着她那张稚嫩又精致的脸、那张俊俏的脸庞挂满泪光、望着望着、玉衡从怀里取出一面铜镜、她就发觉自己也成为小少女的模样了……

    “嗨!你望望我、你望望我!”玉衡对泪光小少女说。

    魔琴旁边的小少女、就真得抬头望了她一眼、但没有表情。

    这个小少女没有笑脸,也没有表情。

    难道所有的人类,都没有表情么?

    难道所有的人心都没有表情么?玉衡皱着眉头、颇为好奇地说。

    玉衡颇为失落地望着,魔琴前边的那个小少女。

    忽然,那个小少女的眼泪、在汩汩地往外流……

    “呵、我看她了,她就哭了?”善良的玉衡担心地问。

    “难道我是致哭星么?”玉衡想到这里,就不再往下想了。

    玉衡的心开始莫名地开始疼。

    怎么?我竟然也有心?

    玉衡突然对自己的心、有了新鲜的触动。

    再次抬头望望弹琴的小少女----魔琴前的小少女,她的眼泪奔流不停……

    不,她为什么还在哭、还在哭!玉衡她被吓坏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座紫色的幻城浮动而来----那座紫色的幻城、声势浩大、模样威武、很象一座古建筑在挥洒着魔幻的脾性……

    突然那座紫色的幻城内撒满了声音、声音很小、

    玉衡竖起耳朵以心肺倾听。

    她还是听不清。

    突然一阵声势浩大的风席卷迩来----紫色的幻城、象一抹清晰地背影、被风吹凹了去……

    “哦,魔幻皇宫?”玉衡她惊心动魄地想。

    “哦?魔幻皇风?”玉衡她开始有所不安。

    “呼啦!”一声,那阵魔幻皇风,稍微一用力,便将魔幻皇宫的宫墙吹破了……

    魔幻皇宫的墙壁被风吹了一个“风”样的大窟窿!

    玉衡她为此无比惊慌。玉衡踏着云层果断地往后一退……

    她脚下的云地、迷雾般地荡起一层湿漉漉的云灰……

    云灰在高空荡了,迟迟不肯落下……

    玉衡提起小小的身、拽起两束月光、焦急地挽起来、打了一个无比漂亮的蝴蝶结、这就坐在上面、荡起她的月光秋千来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