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女主是只撩人精[重生]最新章节!

    装饰精致华丽的包厢, 五男一女围坐在圆桌边,只不过这次的座位排序跟之前大厅时的有些不一样。sexoyglamour.net

    牧子鱼腰背挺直,姿势端正而优雅的坐在白之瑶座位的旁边淡定接受其他人宛如激光般的凝视。他展开洁白的绢布将餐具包裹在其中仔细擦拭干净,然后细心的一件件摆回白之瑶座前的桌子上。

    其他人目睹了牧子鱼的全套行为,问心自问他们是真的没有这么细心。真不愧是白之瑶认准的唯一的仆人...好气啊!

    “几位有什么事吗?”做完手头上的工作,牧子鱼这才缓缓回视他们。

    明明一开始抢到了好位子, 却因为还包厢而丢失的斯蒂芬最先开了口:“你抢了我的位子。”

    牧子鱼疑惑的低头看了看,然后好像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一般说道:“没有啊, 我什么时候抢你的位子了?”

    “刚刚是我坐在瑶瑶旁边的, 就算换了地方大家都没换位子。”言下之意就是唯独你换了, 太不合群了!

    “哦,有这样的规矩吗?”牧子鱼淡笑着问道。

    斯蒂芬冷笑一声:“这么久没见,你胆子倒是大了不少。”还记得上一次见面, 他还是个弱的不行的渣渣,胆小怕事, 遇事慌张。现在其他的不谈,这性子倒是淡定稳重了不少。

    “谢谢夸奖。”牧子鱼自然的道谢。

    伽蓝不屑理会他们之间的暗涌, 反正不管怎么争,白之瑶身边一定有他的位置。谁让他是正派男友呢,伽蓝心里嘚瑟的笑哈哈。

    侧头见白之瑶一直站在窗口向外望不知道在看什么, 伽蓝站起身走到她身边也看了看。

    外面月朗星稀, 楼下空荡荡的被路灯照的更显冷寂。M.sexoyglamour.net这附近不是商业区, 凌晨这个时间店铺大多都关了门。往远处望,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勾勒出高楼大厦, 那里才是真正的狂欢中心。

    “在看什么?”伽蓝出声问道。

    白之瑶眨眨眼睛,收回了看向窗外的视线:“没什么,只是在发呆而已。”她笑道。

    看她刚才那深沉的表情,说发呆伽蓝还真是不信。他侧身靠在玻璃上,表情有些严肃的说道:“是在想那个星月柔?”

    白之瑶怔了一下:“没有啊。”闲的没事想她干什么,她刚才真的只是在发呆而已啊。

    “你跟星月柔到底是什么关系?”

    伽蓝之前调查白之瑶的资料也仅仅是调查到她出身罪恶之岛,在偷渡C国的船上被海盗绑架。凭着超强的武力剿灭了海盗团救了百姓和克里斯,因此被C国诏安,封为勇者,拿到了身份证明。对于伽蓝来说,这些就足够了。因此,白之瑶隐藏的身世他都没有调查到。

    伽蓝问出这问题后,同样不知道真相的克里斯也转过身竖起了耳朵。该说不愧是亲戚吗,克里斯也没有调查多少白之瑶的事...这五个人中,也就只有他们俩不知道白之瑶的过去了。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啊。”白之瑶对伽蓝咧了咧嘴,然后笑眯眯的快步走到桌边坐下。

    说过?她什么时候说过?伽蓝懵了一下,大脑仔细往前翻找记忆也没找出来。突然,他灵光一闪,有些惊讶的大步走到桌边看向白之瑶:“你是说,她是你妹妹?!”白之瑶唯一提过某种关系的话就是在说那个梦的时候,关系不好的姐妹...

    “说的那么亲密干什么,那是同父异母。四舍五入后基本没什么关系。”斯蒂芬一边舀了一小碗汤抢在牧子鱼之前递给白之瑶,一边对伽蓝说道。www.sexoyglamour.net

    “我记得星月家有两位小姐,大小姐在九岁的时候就死了。”克里斯虽然常年扎根班提娜,但是罗德城的消息他还是很灵通的。星月家族毕竟是A国有名的大家族,移民到C国后在上流社会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克里斯和伽蓝都是这圈子里的人,自然对这个家族的一切都调查了一遍。

    根据资料显示,现任星月主母跟他们的家主是二婚。前任主母白夫人车祸身亡,她唯一的亲女儿星月瑶在第二年也就是九岁的时候生病去世。现在星月家第三代只有星月柔和星月轩两姐弟。

    白之瑶耸耸肩,不想对过去的事情多说什么。因为过去的她真的是太弱小,生活太憋屈,她完全不想去动那段黑暗的回忆。

    如果星月家对外宣称大小姐死了,而她其实没死。那她从九岁往后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其他几个男人看着一脸开心的吃着牧子鱼剥的虾仁的白之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白之瑶夹起盘子中的虾仁沾了沾调料一口吃掉,眼睛瞄到其他人的表情似乎不太好,她垂眸想了想,然后笑着抬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过得很好。”

    几人扭头将目光聚集到白之瑶身上。

    “而且我认识了你们,相信以后会过得更好。”白之瑶笑眯眯的说道。

    白之瑶这个人,有时候冷漠的让人恨得牙痒痒,有时候又暖的人好像置身日光下。她没用什么感慨矫情的语气,轻描淡写,却让人一扫之前的阴霾。

    “那是当然。”克里斯双手环胸,下巴微抬自信十足。

    “瑶瑶不如嫁给我吧,保证以后过的像公主。”斯蒂芬笑嘻嘻的冲白之瑶抛媚眼。

    伽蓝眯了眯眼睛,一脸不悦的抬手搭在白之瑶的肩膀上:“你什么意思?”

    白之瑶轻笑着往伽蓝身边靠了靠:“别闹了。”她完全不把斯蒂芬的话当真。

    斯蒂芬的这波试探也让其他几个男人明白了一点,白之瑶现在依旧对伽蓝有着很浓的兴趣,所以完全不理会别人的表白。要不就当没听见,要不就当玩笑,总之别想她把他们的追求当真。

    四个男人:唉...

    伽蓝:哼!

    ————

    星月柔坐着私家车一路飞驰回家,此时已经是凌晨,家里一片漆黑,父母和弟弟都在各自的卧室作着美梦。

    因为母亲跟父亲睡在一起,她如果去主卧找她一定会吵醒浅眠的父亲,所以星月柔只能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息,等天亮了再去找母亲报告白之瑶的事。

    一夜无眠,在床上烙烧饼般的挨到天亮。星月柔一脸疲惫的洗漱自己,换上干净的居家服下楼到餐厅。

    “哎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星月夫人端着烤好的面包放到餐桌上,保养良好的脸上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她长得并没有多漂亮,清秀可人,自带一股我见犹怜的气质。

    “昨天夜里。”星月柔浅浅一笑,拉开椅子坐在桌边:“爸爸早上好。”

    “恩,早上好。”俊秀儒雅的中年男人和蔼的点点头。

    “小轩,早上好。”星月柔对坐在对面的弟弟打招呼。

    星月轩翘着二郎腿专注于手上的游戏机,对于星月柔的问候只是恩了一声,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对于弟弟的不尊重,星月柔心里恨的咬牙,表面则是委屈求全的没有多说什么。

    “妈妈,我一会有事想跟您说,早饭后可以到我房间里来吗?”因为星月夫人每天都要出门参加各种贵妇活动,星月柔怕一会来不及,便先提了一句。

    “可以啊。”星月夫人温柔的应允。

    吃完早餐,星月家主离家去上班,星月轩则出门跟狐朋狗友玩耍去了。家里只剩下星月柔和她的母亲,如此更方便说话。

    “什么?你说星月瑶没有死?你没发烧吧。”星月夫人一脸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自家女儿。

    当初她可是跟星月柔一起看到的星月瑶的头颅,一个被斩首的人怎么可能不死,这又不是灵异小说!

    “真的,一开始我也以为白之瑶只不过是长得跟星月瑶很像而已,但是在餐厅她跟我说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跟她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星月柔将餐厅里发生的事一点不落的全都告诉了母亲。

    “只是巧合吧。”星月夫人还是不相信。

    “那天使糖果呢?”母亲不在乎的态度让星月瑶更加急躁了:“两个巧合这么巧合的凑在一起?”

    “但是那颗头,你我都是亲眼见过的。”

    “......”确实,白之瑶的头可是她们亲眼见过的。被砍了头还能活着?怎么可能!

    但是,那个白之瑶跟星月瑶相似点真的很微妙...难道,是借尸还魂?星月柔此时混乱的开始怀疑人生了...

    “不要胡思乱想了。”星月夫人抬手摸了摸星月柔的头安慰她:“现在最重要的是拿下伽蓝。”

    星月柔当然知道她该把全部精力都放在追伽蓝这事上,但是那个白之瑶实在是太影响她的心情了!

    “如果你不放心,那就把那个白之瑶解决掉...”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