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仇家府邸周围围观的众人,没有一个敢与莫小川对视。www.sexoyglamour.net

    “呵呵……”莫小川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背负双手,施施然回转仇府。

    “莫公子暂且留步。”这时,那老妪高声叫道,蹒跚着朝莫小川追来。

    “慕灵。”

    那老头伸手想拉住臧慕灵。臧慕灵只是回过头来冷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依然义无反顾地朝着莫小川跑去。

    莫小川听到喊声,转过身,看到跑过来的臧慕灵,两眼微微一眯。

    臧慕灵身体老迈,有些腐朽,只跑了那么几步,便已是气喘嘘嘘,两眼发昏。

    “你认识我吗?”莫小川淡淡地问道。

    “不认识。”臧慕灵喘着粗气说道。

    “不认识我又叫住所为何事?”莫小川笑道。

    “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听说之前仇长正强行突破地仙时,曾走火入魔,是您帮他治好并使他修为得以提升的,对吗?”臧慕灵一脸的期盼,双眼之中的有着一种重生的希望,让任何人都不忍打碎它。

    这时,老头也来到了臧慕灵身边,两只眼睛同样火热地看着莫小川。

    “不错,但是你的情况和他不同。”莫小川摇了摇头。

    “什么我的情况?我什么情况?”臧慕灵不解地看着莫小川,一头雾水。

    “神魂破碎,强行用禁法粘合在一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癫狂,噬血,渴望杀戮。有时候也会痛的生不如死。丹田气海被人硬生生挖走,力量尽失。肉身被禁,逐渐老朽。寿命不足五年。难道你找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吗?”莫小川看着臧慕灵认真的说道。

    莫小川的话,让臧慕灵和那老头心神俱震。而臧慕灵因为情绪波动的原因,禁法粘合的神魂都差点没有再次破碎。2YT。ORG

    “莫公子,老朽姓项名华,是慕灵的丈夫,慕灵的伤既然您看出来了,不知道,您有没有治疗的办法?”项华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带你那可悲的自尊和自大,自以为是,逍遥秦汉大陆去吧。”臧慕灵冷冷地说道。

    项华对于臧慕灵的话毫不在意,只是殷切的看着莫小川,呼吸都小心翼翼的。

    “肉身解禁只是小术,不足为虑。只是丹田重塑,融合神魂比较麻烦。”莫小川皱了皱眉头。

    “麻烦?!”项华愣了。麻烦,但不代表不能医。也就是说慕灵的病还是可以医的,只不过麻烦点。

    “莫公子,不知道这个麻烦具体指的是什么?”项华对莫小川的态度越发恭敬起来。

    “神魂破碎可以暂是用秘法将其融合,不过这毕竟是饮鸠止渴。但以你现在的状态来看,也可以让你延寿十年。在身死道消之前,如果有机会服用仙品融魂丹,无垢丹,忘尘丹三种丹药,则可以完全修复神魂。如果机缘好的话,神魂凝实,转为阳神,则玄祖之期可待。”莫小川缓缓地说道。

    “仙品融魂丹?无垢丹?忘尘丹?”项华瞪大了眼睛,莫说丹药名字他听都没有听说过,就单单仙品灵丹这一样,就让他感觉到窒息了。仙品灵丹,整个秦汉大陆恐怕没有一人会炼制吧。就算是秦汉大陆第一炼丹宗师丹阳子,也不敢说能炼制出仙品灵丹来。就算是炼制极品灵丹,丹阳子也要看老天爷的脸。

    这条路基本上是堵死了。

    “莫公子,那丹田重塑呢?难道也要仙品丹药吗?”项华看着莫小川,他多么希望莫小川说不啊。

    可是,纵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听到莫小川的话后,内心里仍然是一片死灰。www.sexoyglamour.net

    “不错,重塑丹田需要紫灵还元丹,只不过区区仙品低阶丹药罢了。”莫小川淡淡地说道。

    我草你个大爷的,项华心里忍不住爆了一句。只不过区区仙品低阶丹药罢了。要知道,在秦汉大陆上,极品灵丹的数量都差不多能数得过来。仙品丹药找都没地方找去。

    突然,项华两眼一亮,瞪向莫小川,双眼黑白分明,眼瞳之中隐隐有日月轮转,天地乾坤。

    莫小川脸上也仅仅是凝重了一下而已。

    “莫公子是否有仙品丹药?”这次项华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传音入秘道。毕竟莫小川一身修为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二十多岁,比一些活了几百年几千岁的人修者强悍太多。恐怕也只有那些不世出的几万年的老妖怪再能稳压莫小川一头吧。

    “呵呵……我如果说有,你会动手抢吗?”莫小川看着项华,意味深长地说道。

    项华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波动。不过很快便被他强行压制下去。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没有绝对的把握。

    “如果莫公子真的有仙品丹药,老头我也不敢硬抢。对于,我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我妻妇的病不单单是服用丹药就可以解决的吧。”项华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开口道。

    “且不说你抢的走抢不走,而是我手头上就没有仙品丹药。”莫小川笑着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莫公子可否先帮我妻子解除掉肉身上的禁制。等肉身解禁之后,至少可以用仙灵力滋养肉身,减缓肉身的腐朽。”项华对莫小川说道。

    “给我个理由。为什么?你是好是坏?又有什么让我出手的本钱?”莫小川反问道。

    项华愣住了。是啊,非亲非故,无朋无友,莫小川又凭什么非得给臧慕灵治疗呢?

    “你想要什么?”项华想了想,沉声说道。

    “那要看你能付出什么?”莫小川饶有兴趣地看着项华。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项华刚要开口,臧慕灵便冷眼看向他,喝斥道。

    她都能看出来,莫小川想要什么?她不相信,项华看不出来。这个时候,项华竟然还在在耍弄他的小聪明。

    臧慕灵喝斥完项华,“扑通”一声跪在了莫小川面前:“莫公子,我不敢奢望您能治疗我的伤势,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臧慕灵也看开了。我只求莫公子能救救我的儿子。”

    因为臧慕灵失去了力量,所以,她只能大声的哀求道。

    “臧慕灵,好熟悉的名字?”围观的人还没有散去,他们也很好奇,这一对看似普通人的老夫妇,找莫小川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所以,当他们听到臧慕灵的话之后,都感觉,臧慕灵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但是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大燕国有一位‘慈悲娘娘’不就是名叫臧慕灵吗?”

    “不错,你这样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那位‘慈悲娘娘’确实是叫臧慕灵。因给人所需,急人所难。虽为仙祖,心系苍生。被人称之为‘慈悲娘娘’。”

    “是啊,直到现在,大燕国及大燕国周边城池内的百姓,还都立有‘慈悲娘娘’的长生牌位。‘慈悲娘娘’当真使得万家生佛啊。”

    “听说慈悲娘娘嫁了个男人不咋地,自大狂,一副天下都尽在其掌握一般。而且,爱耍小聪明,据说得罪了阴尸殿,被阴尸殿追杀、最后结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看这老妪不像是‘慈悲娘娘’,‘慈悲娘娘’可是有**力的人,而且,当时‘慈悲娘娘’可是大燕国第一美人,连大燕国主都垂涎不已。所以,怎么会像一个又老又丑普通人一样呢?‘慈悲娘娘’要不就是死在阴尸殿的手里了,要不就是躲藏起来。”

    “可惜啊,便宜了那个王八蛋,那王八蛋最后却把‘慈悲娘娘’给拖累了。”

    听着围观的人议论,臧慕灵跪伏在地上,不见有任何情绪波动。

    而项华则是紧紧握紧拳头,老脸之上一阵青红变幻。最终还是长长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的跪在了臧慕灵身边。

    “你就是他们所说的‘慈悲娘娘’”莫小川诧异地看着臧慕灵。

    “都是过往的事了,我现在只是一个为子求医的可怜的普通母亲罢了。”臧慕灵恸声回答道。

    “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名望,好,有道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迟与来早。你种下如此善因,他便还你一个善果又如何呢?”莫小川伸手扶起臧慕灵。

    至于项华,莫小川就当没有看到一般。

    “多谢莫公子,多谢莫公子,只要你能救我儿子,我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您恩德。我知道,我的情况,如果死了,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那就让我在有生之年,力所能及的帮您做点事情,”臧慕灵感激涕零。

    “好,臧前辈还是先说说你儿子的情况吧?我好考虑医治方法。”莫小川拦住臧慕灵向下感恩戴德的一大段话。

    “那年,我儿子正是突破天仙的时候,阴尸殿追杀而至,我儿因受打扰,走火入魔。同时,身上又被阴尸殿种下手段。身子慢慢开始尸化,神魂也被打散,紫府神海全部都尸气所冲塞。”臧慕灵说道,不禁痛哭起来。

    “如此,你儿子在什么地方?我看看他的具体情况。”莫小川沉思了一会儿,问道。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