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竹管

第504章:空灵通神的拳势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极品护花保镖最新章节!

    在这样的暴力打击,摧毁性的力量面前,任何事物都只有毁灭一条道路。sexoyglamour.net

    “你有天人合一的精神状态,我便把天硬生生的翻转过来!”

    陆凡原本轻松寻常的瞳孔蓦然一缩,旁边那条钢绳被狂暴的气压蓦然笔直升起,像一条高高耸立的旗竿。与此同时,他单肘抬起,脚步一掂。呼吸一口气,整个人猛的拔了起来,又高又大。

    朝着对方那势狭万钧的拳势,狠狠一架。

    砰!

    又是一声巨响,好像狂风暴雨天空之上地炸雷。

    吕乘风天人合五,无坚不摧,就是一座小山也能拍扁的双拳,居然被他正面横拳接住!

    两人的拳与拳相交,就仿佛在半空凝固住

    吕乘风挣狞着脸,那青袍也撑得紧绷绷随时都要炸裂开,整条手臂拳头和陆凡一样,漆黑狰狞。在狂暴力量席卷之中,带着青色的光泽。

    就好像这个拳头手臂并不是血肉之躯。

    “这玄鹰能以拳势,接下吕乘风的巅峰拳势,在拳术造诣上,已是不输于吕乘风!”

    密室内三大强者,看着这巅峰之战,也是看得惊心动魄。

    虽然他们是炼鼎,有着天然的境界优势,但扪心自问,在拳术的造谐上,他们远远不如。如果面对着吕乘风那波的攻击,唯一法子,就是利用炼鼎的境界硬扛。

    但是实际中,吕乘风这波猛攻之中,蕴含着凌厉无匹的拳势。

    即使他们利用“罡力”对接,也难说压制得住。

    “不仅阵法精通,还是个拳术大家!这玄鹰也是真的恐怖。”

    “到我了!”

    陆凡架住对方猛烈一击,肩膀一松,往下猛沉,刚硬的手臂在这一沉之间,陡然变得软绵绵,先是肘向下坠一坠,小臂斜移,脱离对方拳劲的牵制。

    一拳爆出!

    沉寂而没有任何的声息。

    就仿佛突然打破这寂静的空间,骤然而生。

    “空灵通神!”

    吕乘风骇然大惊,他没想到陆凡的“拳势”到达这个地步。

    拳道一途,拳术到达巅峰大成,则成“势”。www.sexoyglamour.net

    练至拳势,是修拳者的终生梦想。只有练出了“势”,那才是真正挤身拳术最顶尖的殿堂,成为真正的大师。

    华夏国修炼拳术者无数,但是能修练出“势”的不出二十人!。

    “势”又分为,内藏、叠境、空灵通神。

    而‘空灵通神’赫然拳术的金字塔上的顶尖中顶尖。

    即使是吕乘风,这个被华夏公认的拳王,也仅到达‘叠境’,远未到‘空灵通神’!

    据他所知,‘空灵通神’只存在于过去数百年前,当世再无“空灵通神”。

    但是陆凡“拳势”一出,他竟发现赫然是传说中的“空灵通神”,教他怎么不震惊呢?“不可能!他怎么可能练到‘空灵通神’?即使是我,苦修了一百多年,也离‘空灵通神’有一大截的距离。就能他天姿再惊才绝艳,也是不可能到达这个阶段!”

    只是眼下陆凡这一击,明显就是“空灵通神”!

    这对于他以拳术为生命,一名百多年的拳痴来说,怎么可能判断错误。

    密室那三人同然大吓一惊!

    “空灵通神?这小子难道是个练拳为主的高手!”

    “就算他是练拳起家,以他的年纪,也不可能练出‘空灵通神’的程度。你看看,吕乘风,论资源,他背后有形意门的强大支持。论天赋,我指点过他,他简直就是为拳术而生的天才。论刻苦程度,他纵使晚上睡觉也是在琢磨着拳道,为了研出一招拳路,能够一个月不吃不喝!玄鹰,就是神仙,也不可能超得过他!至少从拳术上亦如此。”

    “屠炎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你看到了,眼前他使出的势不是“空灵通神”吗?吕乘风一人可能还有看错的时候,我们三人都在此,一同看错,那就是不可能!”

    斩罗也道:“虽然我们都没有遇到过‘空灵通神’的程度,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玄鹰目前所涣出拳术的境界是‘空灵通神’无疑。”

    屠炎哑口无言,作为见多识广,有着数百年阅历的他,也是无法解释眼前的画面。

    一个明明不可能修练出“拳势”的人,竟然使出亘古未见的“空灵通神”,若非亲眼目睹,任谁说他也是不相信。

    “玄鹰这人的身份来历绝对不简单。他身上的秘密太多太深了!”

    在说的同时,陆凡那破空一拳,已是把吕乘风一拳轰得倒飞。

    “空灵通神”厉害的不是其形,而是其无形的“势”。你抵得住其形,也无法压得住那威力而又无法触摸的“势”!

    吕乘风虽然练至“叠境”,可以说,他一度认为他已是华夏国上百年来,拳术境界达到最高峰的人,是拳道上的王者!甚至一度幻想,“空灵通神”传承断层数百年,只要进入“炼鼎境”,换取上百年的寿元,那自己就能重续辉煌,震惊天下。www.sexoyglamour.net

    岂知到了此刻,他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老天爷,这个世界,怎么还有拳术比我强横之人是?”

    他胸腔心血翻涌奔腾,但是比起被震骇的内伤,奔腾得更多的是羞怒交加。

    如果陆凡用其它的套路击败他,那是情有可原。但和陆凡拳术的较量下,在这个他自傲并一直认为无敌的强项,竟然败于下风,这让他无法说服自己。

    “就算你是空灵通神又如何!我是拳王!即使有境界差距,我一样能砸死你!”

    他满脸尽是激动的红晕,冲天而起,双拳猛然往下一砸。

    之前乔冠施展“十合阵”,召唤出那巍峨的小山,对陆凡发起攻击,最后让陆凡侥幸避过一劫。但是此刻,他双拳从上而下,滔天一砸。

    滚滚的拳势如海浪涌出,就宛若有着数十座的小山,遮天蔽日,向着陆凡迅猛罩落。

    他虽然没有达入“空灵通神”,但是倾力之下,这“叠境”之势已隐隐接近“空灵通神”的威力。

    这一幕的大战,看得旁边三位强者,胆惊心颤。没想到本以为寻常不过的抱丹决战,会出现精彩程度完全不输于炼鼎者的大决战。

    “虽然当年我曾授他半套神技,但是吕乘风目前的拳法造诣远远超出了我!”屠炎露出赞赏的眼神道。

    但听陆凡冷哼一声:“想和我拼命?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他顺势一闪,但见那漫天拳势之中,蓦然出现一只黑色窟窿。一只不知从何钻出来的铁拳,只狠狠一砸,那数十座小山,就轰然倒塌。

    风云激荡,狂风四散。

    这就是“势”的差距而造成的悬殊虐杀,高等级的“势”,远不是低级的“势”能抵挡得住。无论那“势”是多么的接近上一级。

    量的增加,不等于质的转变。

    在“空灵通神”面前,一切的“叠境”都是渣渣!

    吕乘风面色苍白,满目不信,他想不到自己全力的一击,如此轻易的败下阵来!自己可是不可一世的拳王,最强一击,竟然敌不过别人?但他接下来,双目从不信,到惶恐不堪,因为他感应到极度危险的信息。

    他拧身就往外跑,但还是迟了一步。

    只见“蓬”一声,血肉飞溅。

    他从心口到身体,被一只拳头生生爆开。

    曾经的一代拳王,形意门的精神领袖,生命结束。

    陆凡一脚将他的尸体踹到下面的深渊,蕴出一股丹劲,将身上的鲜血清洁干净。

    “一个符王,一个拳王,还没有资格从我手里夺物!”

    陆凡自然没有达到“空灵通神”的地步,虽然他也曾修炼不少的拳技,但拳修并不是他的主修。吕乘风瞧出他用的是“空灵通神”,也没有错,毕竟要是伪冒的,是绝对瞒不过对方这个拳王,以及密室的三大强者。

    准确来说,他施展出的“空灵通神”不是纯粹的“空灵通神”,而是暗中利用了“神力”的辅助。

    那种神奇的力量,贯输于进拳术之后,即时能产生神异无比的威力。

    这是他灵机一动的第一次尝试。

    虽即是短短的两招,但是陆凡从这短暂的领悟之中,他对拳修的理解,至少增进了十倍。

    他也没想到,运用“神力”出来的拳术,威力如此可怕,竟能一下达到“空灵通神”的地步。

    “那个神界,究竟是多么可怖。自己仅是意外产生这一小段的神力,随便施展套拳术,竟能施展出巅峰境界的威力。还有一个问题,地鼎底这个地方,究竟是否和神界有关?”

    那密室之内,一片寂静。

    他们原本是让两人联手去把玄鹰杀掉,但是最终的结果,陆凡没有事,而吕乘风两人被杀掉。虽然,他们也自诩看到一场激动人心的好戏,但是最后并不想见到这个结果。

    因为这意味陆凡将进入“涅槃台”修炼,那会惹出不可挽回的大麻烦。

    “怎么办?”

    三人面面相觑,脸上现出绝望。

    他们虽然是地鼎底的“主人”,但是并不能进入“涅槃台”中,可以说,当今已是无人抵挡得住弥天大祸的发生。

    屠炎满脸苦笑道:“能怎么办,听天由命。”

    在遥远的东海市,人来人往的东海市。

    现在正是中午时分,正是客流最多的时分。

    詹薇和小翠在忙碌不止,尽管她们得到陆凡的帮助,拥有超强的国术实力,今非昔比,而且每天早上,她们也修炼一段时间。但是在她们的生活习惯中,还是像眼下的为三餐生计而忙碌奔波的生活,更适合自己。每天累得汗水淋漓,但是充满满足踏实。

    她们变成超强者后,没有进入地下世界,去体验那些心惊肉跳的刺激的想法。她们只想安然宁静,每天平凡这样的过着,而不需要为生命而担忧。

    生意上红红火火,同事和谐如家人。

    这样的日子有滋有味。

    “薇姐,你打电话给陆凡没有?”

    趁着一个空闲,小翠钻到詹薇的身前。

    “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还有,你那个的事,应该也告诉他!他就算再在外拼斗,如此大事,也必须告诉他。”

    “他可能正在执行事情,上次在京城,你在感觉得出。我们不能打扰他。”

    小翠有些急,道:“都什么时候了!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你可是有了孕,他这个当事人怎么能够懵然未知。他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够这件事严重吧!”

    詹薇玉脸微红,左右看了下,没有人,她才道:“小翠,我和你说心里话。有了这个孩子,我心满意足,再无奢求。我这辈子,都会在等待他。就算他不回来,我和孩子一样能生活得好。他久没消息,现在必处艰难时刻,我不想因此而让他分心。”

    当年兄长还在的时候,她无数次体验过现在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而后音讯全无,再隔一两年再加归的等待日子,习以为常。

    不是他们无情,而是他们过的是把人头绑在腰带的生活,他们没有绝对安全,是不能回家,以及和家里有联系。

    一直以来,当陆凡在外面的时候,她从没有打过电话。

    因为她知道陆凡是重情重义,爱着她的人。

    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回来。他没回来,证明他现在很不方便。

    “薇姐,你也牺牲太多了。你怀了孩子这事,不论怎么,都要知会陆凡。否则,我怕以后再无机会了……”她在京城时,就隐约感受到陆凡此趟进入一个很危险之地,而且可能自此不再回归。陆凡尚未知道詹薇有了孩子,而一旦他离开了,或许就永远不知道。

    “无论他知不知道,结果也一样。我和孩子,以及你会在这里静静地等着他。他给了我们这座美食城,我们有了安身立命之地。他给予我们的国术,我们有了自保的能力……他能给我们的,他都竭尽所能给了。而我们能够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归来。”

    身在地鼎底的陆凡自然不知道这一层,要是她知道詹薇是有身孕的话,那就一定恍然大悟,之前詹薇为何出一连串的怪异状况。

    此时的他,目光打量着那“涅槃台”。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