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凡尘风起

第一百五十二章 娶我姐,做梦会比较快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婚然天成,竹马总裁别嚣张最新章节!

    温逸尘疯狂地想要见到夏默言,可他知道分寸,千万不能给她带去困扰的,刚才的那些话虽然很大程度上是表达他的不满,可更多的是逗那个丫头玩的。WWW。2YT。ORG

    他爱她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伤害她,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难堪呢!

    听到那头有人轻叫她的声音,也不再缠着她,温逸尘叮嘱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十点了,该是时候回去了,温逸尘收了电话后,转身走向茶几,拿起车钥匙和随意搭在沙发靠背上的西装外套就走出办公室。

    “臭小子,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又加班了?”半路,温逸尘接通了温家老宅打来的电话,奶奶不满但有心疼的声音通过电流传来,让他心里柔软一片。

    真好,被人关心,挂念的感觉真好。

    “在回来的路了,奶奶别担心,不过我暂且不回老宅了,我要先去一个地方,晚些就回去,奶奶不用担心我,累了就先去休息。”温逸尘温和地说道,脸上带有柔光。

    “行,你开车注意些,老了,经不起折腾,我要去休息了。”

    “嗯,奶奶晚安。”

    “切,臭小子。”奶奶在电话那头有些受不了的啐了一声,然后就是电话被切断的声音,单调却不烦躁。

    温逸尘车子停在了夏家别墅的院子前,他下了车,身体随意地靠在车门上,他抬头望了望一片漆黑的别墅,不悦地皱眉。

    不是叮嘱了莫阿姨,要随时让别墅的灯亮着的吗,这样才有烟火气息,这样才不会觉得这栋别墅的主人已经离它而去。

    灯火辉煌,阑珊灯火,那他的默默就没有离开,还在这里安安静静地等着他。

    转身弯腰从车座上拿起电话,他拨了莫阿姨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谢谢……”电话里传来礼貌而又机械的声音。m.sexoyglamour.net

    “该死。”温逸尘挂了电话,忍不住地低咒,莫阿姨离开了他居然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什么他没有收到她辞职的申请?

    压下心中的烦闷,他大步流星地踏进别墅,从贴身衣兜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去,轻车熟路地打开了客厅的灯,他没在客厅多停留,直接上了二楼,进入夏微默的房间。

    整个房间是他吩咐莫阿姨布置的蓝色,看着那些自己喜欢的颜色无孔不入地充斥着夏微默的房间,温逸尘烦躁的心终于好了点,嘴角也挂上柔和的笑意。

    他在想,自己的老婆要是知道她不在的这三年里,他霸道地把自己的喜好强加在她的地盘上,她会不会恼他,然后就是不让他亲近她,也不让儿子理他?

    “阿言,谢谢你回来,这里,再也不会荒无人烟。”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后,发现房间里纤尘不染,温逸尘最后疲惫地躺在了大床上,细细思索起来。

    “温先生,我有点不舒服,来了趟医院,不过我保证我不会耽误工作,别墅我会打扰干净的……”

    “温先生,我看到了刘先生,在医院里,他是不是生病了,你来看看吧!”

    “温先生,我今天想要请半天的假,我想要陪我的女儿过生日,你看……”

    耳边不时地回荡着莫阿姨的话,几个月前,她一大清早打电话给他时,语气的纠结,慌乱。

    当时他正烦着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夏默言,根本没注意到她语气里的闪烁其词,现在想想,那时的莫阿姨肯定是看到了夏默言,虽然她不认识夏默言是谁,可她提到了刘思沅,她说刘思沅在医院里。

    傍晚等他担心刘思沅是不是真有什么情况,赶去医院时,看到的就是他和夏默言在病房里的打闹。

    他们找了整个桐城都没找到夏默言,偏偏刘思沅在医院里出现了,夏默言就在医院了,而与此事毫不相关的莫阿姨却在。

    这些事说明了找到夏默言的不是刘思沅,而是一早去别墅打扰的莫阿姨,那也就是说,夏默言那晚离开后去的是别墅,因为那里是她的家,所以,她有钥匙。www.sexoyglamour.net

    莫阿姨是第一个发现她的,而当时夏默言生命垂危,所以,莫阿姨第一个电话是打给他的,他却没接到。

    之后她才打给刘思沅的,也就是说,从那天起,刘思沅就知道了夏默言就是夏微默,他却瞒着他,现在打不通莫阿姨的电话,她们应该是被刘思沅逼迫离开的吧,目的只是让他继续不知道夏默言的真实身份。

    该死,曾今他们离得那么近,如果他能耐心地听莫阿姨把事情说清楚,那么,后来的诸多误会就不会发生了,他和夏默言也就不会兜了那么大圈子了,那她也不会对他失望,绝望,伤心,黯然了。

    真可笑,他口口声声说他爱夏微默,爱夏默言,可到头来,谁都看出来夏微默就是夏默言,张阿姨,陆祁深,刘思沅,只要她用心对待的人,他们都发现了,可独独只有他,身在局中,像个傻瓜一样被陌桑骗了,差点就失去了他此生唯一的爱恋。

    默默,对不起,对不起……

    “黎阳。”

    “嗯。”电话那头一如既往的淡漠,无情。

    “我要娶你姐姐了,婚礼就定在元旦节,她希望你们都来,得到你们的祝福,后天我会亲自去美国,接爸妈。”温逸尘平静的语气里裹着安然,不顾那头夏黎阳的冷漠,疏离,有点自说自话。

    “别,我们高攀不起,他们是我爸妈,不是你的,还有,我劝你最好别去,我爸妈要见到你会忍不住扒了你的皮。”夏黎阳冷漠讽刺的声音传来,让温逸尘平静的脸庞控制不住地抽搐了一下。

    他有多恨他,不,他们全家有多恨他,温逸尘比所有人都清楚,曾今,他带给夏默言的伤害那么深,那么浓,那么不可饶恕。

    “要打要骂他们尽管来,这是我活该,我受就是了。”

    “温逸尘,想娶我姐,你做梦,这辈子,都不可能,你给她的伤害,倾你十辈子所有,也无法偿还她的痛,她的伤,而你,也永远不会得到救赎。

    你千万别天真的以为,你从陌桑手里救下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我姐就会不顾一切地嫁给你,你做梦会比较快些。”一口气将心里所有的怨恨发泄出来后,夏黎阳不管温逸尘听到他这些话会有什么反应,直接将电话挂了。

    “嘟嘟,嘟嘟……”手机发出不耐烦的声音,提醒着此时呆滞住的男人,他该放手了。

    是不是做错了就不能得到饶恕,得不到原谅,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

    十点半何姨收到阿翔的的短信,说是已经成功地接到了陌森,正在回来的路上,让他们做好准备。

    十一点的时候,听到院子里汽车的鸣笛声夏默言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借着手机发出的光芒,朝沙发上坐着的紧张不已的何姨,张叔看了一眼,示意他们行动。

    二人接到她的指示,两个中年老人居然孩子气的将藏在身下的宝贝给拿出来,大厅一片黑漆漆的,他们小心翼翼地朝大厅门口走去,严阵以待。

    “阿翔,他们都睡了吗?”陌森下车后看到别墅里黑漆一片,他回头,问着紧跟而来的阿翔。

    “可能是很晚了,他们等不到我们吧,所以先睡了,小姐今天忙了一天,估计身体受不了。”阿翔忍住内心的喜悦,很是平静地说着。

    “哦,她今天确实累了,早该休息了。”说不出的失望,才十一点,距生日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原来,一切都太迟了。

    “老板,我们进去吧!”阿翔说道。

    “嗯。”陌森抬手推开沉重的门。

    “啪,砰,砰,砰……生日快乐。”陌森推门的那一刹那,大厅里的灯一下子被打开了,突然的光亮还没让陌森缓过神来了,接着就是圣诞喷雪在他的脸上,身上像雪花一样地散开来,带着不真实的梦幻。

    “老爷,老板生日快乐。”何姨,老张看着还没弄清楚这突然而来的惊喜,楞住的陌森,他们上前,祝贺。

    “陌叔叔,生日快乐。”在他惊愕不已的时候,夏默言朝他走来,一步一步,带着坚定,微笑,祝福。

    “孩子,谢谢你!”陌森回抱着她,哑着嗓子说道,眼眶里是他极力控制住的水雾。

    他以为,她不在乎他,所以,早早地睡了,尽管他的生日还有一个小时才过去,他失望,落寞,不甘,却也无能为力。

    殊不知,他的女儿,在他不知不觉中,给了他一个永生难忘的生日……

    “嘻嘻,陌叔叔,生日快乐,永远像今天一样,开开心心的。”夏默言被憋得差点死去,好不容易从他的怀里掏出脑袋,对他灿烂一笑。

    “好,好,好……”经历失望到满怀惊喜,任凭陌森大风大浪地过来了,也说不出比这更好的词语来表达他的欢喜。

    “陌叔叔,走,我们去吃蛋糕,我晚饭都没吃,饿死了。”受不了他的感激,兴奋,夏默言吐吐舌头,俏皮地拉着他僵住的手臂,朝餐厅走去。

    “好,吃蛋糕,不能饿着孩子。”陌森任由她拉着他朝餐厅走去,脸上的笑意不再抑制,再怎么样不能委屈他的宝贝女儿,宝贝孙子。

    “来咯,香槟,蜡烛,蛋糕……”老张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变戏法地将已经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放到餐桌上,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他看得出来,老板很高兴,这笑,是自从夫人去世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笑容,重新爬上他苍老的脸庞,还好有小姐,她没让老板失望。

    “陌叔叔,这是我和干妈做的蛋糕,不好看,你不要嫌弃哈。”将盒子拿开,夏默言看着想象中精致无比,做出来却奇丑无比的蛋糕,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明明想好的高大上,小巧玲珑,为毛最后变成了这一坨陀的东西,我去。

    “不嫌弃,不嫌弃,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吃过最好的蛋糕,很好,很好。”陌森看着面前插着五根蜡烛,上面歪歪扭扭写着“陌叔叔,生日快乐”的蛋糕,泪水就那么没有预料的流了下来。

    悦悦,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女儿,她回来了,就在我的身边,我很高兴,快乐,满足,你看到了吗?谢谢你,没有将她带走,留给了我。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