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御妖天后:高冷帝尊强势宠最新章节!

    半个月后,雷泽言班师回朝,凯旋而归,一身戎装。www.sexoyglamour.net

    可刚至城门外,雷泽言就从黑色骏马上胯了下来,整理了衣冠,徒步进京,而城内天子已经出宫亲迎了。

    京城正门大敞,此门乃正东门,一般不允百姓出入此门,只有天子出行,或军队征伐践行时和大军荣归时才开此门,普通百姓只能从西、南、北三门出入。

    正东门上十分宽敞,红木丹漆,雕巨龙图腾,原本,最初九州国最尊贵的象征乃金乌图腾,不过历经三千年的王朝自然也因天子的喜好而变更了图腾形状。

    特别在北族三番五次的攻入京城后,京城一搬再搬,便有人说应当是闵室气运有衰,请太史令卜卦算之,发现挂金乌图腾乃大凶之兆,因而五年前改之。

    当然这擅改开国图腾和玄黑国色的行为,当时也有大臣反对,雷泽言也是其中之一,不过见天子心意偏向,便也没有坚持。

    由此可见,雷泽言并非不懂处臣之道,他不过坚持该坚持的,至于有些事,他明白天威不可犯,否则便是不懂敬畏。

    望着龙腾大门,雷泽言领兵走了进去,在他的率领下,身后的雷泽军整齐义正,雷泽军旗跟在九州旗之后,迎风鼓动。2YT。ORG

    进东正门乃是一条宽敞大街,街道两旁原本种着高大的树木,树冠如伞,整齐的排列到皇城脚下,不过今日却见不着冠树,而是人头攒动的列队百姓。

    自雷泽言率兵攻打狼烟关后,百姓们都欢呼不已,最近狼烟关动荡不安,弄得人心惶惶,还以为北族又要打过来了,所以京城中百姓都提心吊胆,因而此次征讨虽说只是小型战役,却像一颗定心丸,堪比一场大战。

    且雷泽言带了两万兵出去,又把两万兵好端端的带了回来,还缴获了北族狼烟关附近堡垒的许多宝贝,一下消除了边关的威胁,可想这是何等的大胜。

    此刻,雷泽军刚进城门,便听到了百姓的欢呼声,抬头一看,天子正在前方不足十丈的大街上率众臣亲迎,雷泽言见状,急忙疾步往前赶去。

    而就在这时,不知欢呼的百姓中谁喊了一句:“万岁!”

    话音一落,第二声“万岁”也接着传了出来,雷泽言脚步一顿,在此起彼伏的声响中,一阵又一阵的欢呼都变成了两个字:“万岁!万岁!”

    顿时,“咚”的一声!

    雷泽言脸色煞白的跪在了地上,难得的,在他这样一位临危不惧的大将军脸上出现了慌乱。m.sexoyglamour.net

    当然他如何能不惊恐,不慌乱?也许百姓喊万岁只是万年平安,岁岁平平的意思,可是那也是只有对天子的尊称,怎能用在他的身上!

    这一句万岁落在天子耳中会如何?那不就是百姓在说,让雷泽言取代他吗?

    雷泽言跪在地上不敢再前进,而他身后的两万雷泽军也同时跪了下来,这并不是雷泽言想看到的,因为他们此刻跪,并非是面见天子而跪,而是追随他雷泽言。

    烈日炎炎,雷泽言身披甲胄,不需一刻,他的脊背已经被汗流给浸湿了,他脑袋磕在灰石街道上,额头上的汗滚落到了石板之上,汇成了一滩水渍,这时,头顶响起了清爽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亚父征战辛苦了,如此疲累,为何不骑马进城?”

    随着青年的声音,一只手搭在了雷泽言的肩膀上,搭得不重不轻,很是亲近。

    对了,风菱与颦娉提起雷泽言时,还漏了雷泽言的一个身份,便是,他可是天子的亚父。

    亚,次也,亚父亦为次父,便是先王薨后,天子视之如父的人。

    当年京城陷落之前,先王令雷泽言护送天子迁都富阳,将年仅十岁的天子托付给了雷泽言。雷泽言不负所托,在战乱之下,一路拼杀护送年幼的天子到了富阳,又为天子登基之期安定都城,而之后更为九州基业鞠躬尽瘁,他所做的一切,自当被拜亚父。

    如今天子搭手的这块肩膀曾经还背过他呢。

    可是有些东西纵使看似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边,雷泽言言语中没有半点放肆,听到天子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并未起身,作答道:“东正门乃京城主门,臣不可骑马。”

    是的,东正门虽然可通军队,但是能坐车驾或骑马而过的只有天子,只有这位站在雷泽言面前,一身金色冕服的青年男子。

    天子殇,头顶冕冠,面容俊俏,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眉目,身型中正,微瘦,若不是穿着冕服,而是便衣的话,恐会被人误以为是哪家书香人家的风雅公子。

    他听到雷泽言的回答后,露出他青嫩的笑颜,半躬下身,扶住雷泽言的双臂,扯开了话题,道:“亚父快快起来,朕已在宫中设下酒宴,为亚父接风洗尘。”

    雷泽言见状,这才连忙起身,叩谢了天子的恩典。

    阳光下,雷泽言的脸被照得分明,虽然仍旧是当年那英姿飒爽的模样,但鬓发上却有了几缕银丝,想来也是,雷泽言不是修仙之人,寿岁与常人无异,十年过去了,他也老了些,再加上这些年实在奔波劳碌,的确消耗了太多。

    而最与当年有别的是,雷泽言的脸上多了一条明显的刀痕,痕迹很深,但是这恰恰在颦娉眼里是最有魅力的地方,她说这显得他更有男子气概了,而雷泽言则说没有疤他在颦娉面前也是最有男子气概的。

    其实说到颦娉,雷泽言此刻是很想早些回家的,只不过天子宴请怎能拒之,只好跟着一同进宫了。

    说话间,天子在雷泽言身侧,看了一眼雷泽言带着薄茧的手,自然而然的伸出了金贵的玉手,拉着雷泽言,穿过身旁尾随的百官,就往金色的銮驾上走去。

    雷泽言虽再三推拒,但天子坚持,雷泽言也就没再多说,他看着天子拉着自己向前走的背影,一时想起了十年前,那个自己拉着年幼天子时的场景,想想真是恍若隔世。

    眼前这个天子,已经长大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