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十七纬

第628章 容月探病,报复德妃

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重生之异能王妃最新章节!

    魏明玺亦十分震撼:“我本以为,凭着她的性子,她还会再挣扎求生,再不济,也一定会想办法保住自己的儿子。www.sexoyglamour.net”  “蔡知棋就是太聪明了,齐王都不能自保,齐家和蔡家也绝了,她的儿子未必能够保得住。就算保得住,想到孩子以后无所依靠,她恐怕是觉得还不如让孩子跟着自己去了更好。这个女人一生要强,此

    刻做出这样决然的事情,我并不十分意外。”傅容月想起记忆里齐王妃蔡知棋的模样,那个女子,也终于被阴谋诡计和自己的野心淹没了。

    只是,不知道她临终前是否后悔?

    下午时,程氏突然来了陵王府请见傅容月,见面之后,程氏便叹息:“听说齐王妃死在了天牢里?”

    “是。”傅容月点点头:“齐王府保不住后,她便自缢了。”  程氏扭扭捏捏片刻,才忐忑不安的握着衣角说道:“容月,我知道我本不该说这话,但……齐王妃生前虽然对我颇多利用,但敏儿的事情上,她的确帮了我很多。既然如今齐王府没了,蔡家也进了大牢

    ,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她的尸骨凋零在荒野,被饿狼啃咬。我想跟你求个人情,让我帮忙收敛了她的尸骨吧。”

    “程姨想去,就去吧。”傅容月便同意了。

    她对齐王妃是政敌,终究不是仇敌,若非立场不同,她对这个女子还是颇为赞赏的。傅容月很快安排下去,准许程氏进天牢,为齐王妃收敛了尸骨,葬在了京外。

    程氏去时,沈家人也恳请她帮忙,将赵王妃一并安葬,程氏心中虽不忍,却只摇了摇头,说什么都不愿意。  她心中委实还记恨着沈家,若是当初沈家人的阴谋得逞,她的敏儿哪里还能够高中,只怕以后都要背负作弊的声名了。还有她的清儿,那孩子命苦,因此被牵连,一辈子都翻不了身。m.www.sexoyglamour.net再加上沈家屡屡

    同傅容月作对,既是傅容月的仇敌,她是万万不会帮忙添乱的!

    赵王妃的尸骨是被一匹白布裹着,抬到了城外的乱葬岗的。

    但沈家人也没哭多久。  齐王府的事情后,天牢人满为患,寿帝下旨立即流放沈家,腾出了很多空间。魏明钰虽已疯癫,却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流放边疆,走时他还哭喊着抱着栅栏不撒手,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丝毫没有曾经

    的风采,让人格外唏嘘。

    事情尘埃落地,陵王府中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魏明玺坐在书房查看卷宗,同刑部、大理寺、御史台和京兆伊等讨论案情,傅容月便入宫去探望柳皇后。

    因齐王府的事情牵连,柳皇后身为柳家人,自然会有影响。

    听说德妃的事情是她一手主张审理的,也几乎等于大义灭亲,傅容月担心她会再次病倒,准备了不少益气补血的药带入宫里。

    柳皇后当真是病倒了。

    只是这一次,她是心病。

    心病失心,良药难治!

    傅容月到时,柳皇后苍白憔悴的靠在床边,目光失神的盯着窗外的花儿,没半分神采。桃花早就已经谢了,如今枝头绿叶葱葱,凋零几朵樱花,越发显得凄冷。

    听说是傅容月来了,柳皇后微微动容,让宝儿请傅容月进来,傅容月将药丸给她,她握着白色的玉瓶轻叹:“容月,这些药丸就别浪费了,你留着吧。我这副身体,好不了了。”

    “娘娘还年轻,快别这么说。www.sexoyglamour.net”傅容月劝解。  柳皇后回头看她,柔和的笑道:“容月,你是个好孩子,将来是个有福气的。明玺能有你,真是他一辈子的幸运。如今的局势看来,皇位是明玺的无疑,你将来是要做皇后的人,惠妃不在,有些话便由我来教导你。都说情深不寿,刚极必折,你脾气执拗,认定了什么都不容易更改,这一点同惠妃很像。但是……你同明玺感情好,我没有了儿子,是把明玺和你当成了自己的儿媳妇来看待,所以我便来劝慰

    你一句,想想惠妃和陛下的曲折,你当引以为戒,对明玺深爱可以,但决不可将他当成是寻常人家的夫君看待。以后,后宫里的女人会越来越多,你要想好怎么办。”

    “娘娘放心,我绝不会对殿下要求专宠,我也……要求不了。”傅容月心中苦涩,低声说道。

    柳皇后缓缓摇头,目光更是温柔:“孩子,你要知道,明玺同陛下一样,都是痴心人,你若要求他专宠,他也会做。”

    “我不是这个意思。”傅容月无法将自己的短命都同柳皇后说,咽下心酸,握着她的手:“娘娘,你的意思是让我以大局为重,我明白。”

    “苦了你了。”柳皇后叹气。

    这宫里的女人啊,看似荣华富贵,实则苦涩难言,她是过来人,回想漫长一生,平静如她仍然偶尔落泪,更何况傅容月这样一个满腔傲气的女孩儿?

    她拍拍傅容月的背,不欲多说,让宝儿送她出去。

    傅容月应声告退,刚准备踏出房门,忽然听见柳皇后在她身后说道:“对了,容月,听说你同德妃之间还有些许旧仇,她时日不多,有些事情,能早点了断就早点了断吧。”

    傅容月一愣,随即明白什么都瞒不过柳皇后,便福了福身:“是。多谢娘娘!”  她应声而去,中和宫的大门在她身后关上,隐约听得皇后咳嗽的声音。傅容月心口微微酸胀,柳皇后的那一番话,何尝不是告诉柳皇后自己呢?这么多年来,柳皇后就是这样走过来的,难能可贵的是

    ,她还能保留着当初入宫时的那一片初心,不管寿帝多疼爱旁人,她只需陪伴便觉得足够。这份豁达,让傅容月极为敬佩。

    临走时柳皇后的提点,让傅容月的眉眼涌上一层霜意。

    是啊,她同德妃之间,还有着一点没有断干净的旧仇呢……

    “去普庸殿。”傅容月吩咐引路的宫婢。  德妃自昨夜之后就没醒,不过,这难不倒傅容月,喝退左右,绿萝为德妃运功度气后,傅容月喂了她一颗药丸。德妃的病因是中毒,阴百合的解药,傅容月早就让白芷柔帮忙研制出来,虽说德妃中毒

    已深,已经无药可救,但让她在临死之前活着见证这一幕却不成问题。德妃服了解药,不多时就悠悠醒转,喃喃着要喝水。

    傅容月让绿萝喂了德妃些许温水,德妃睁开眼睛时,便瞧见傅容月拢着手站着。  那夜之后,德妃一直昏昏沉沉的病着,没有一日清醒,还不知道宫里宫外都闹翻了,瞧见傅容月淡然的站在自己跟前,她不由扯开嘴角:“陵王妃今日怎有空入宫来向皇后娘娘请安?平日里,王妃是很

    忙碌的,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会到我普庸殿来?”

    “听说娘娘病重,我来看看娘娘。”傅容月微笑:“我想看看,娘娘离死还有多远。”

    “放肆!”这样不敬的话,成功的让德妃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虚弱的冷声喝道。  傅容月悠闲的拨弄着自己的手指,闻言不怒反笑:“放肆?容月放不放肆,娘娘不是早就知道的吗?要不然,娘娘当初怎么会逼着容月发誓,用我娘的名义发誓,此生都不会有违娘娘的恩德吗?否则,

    我母亲在地狱里必饱受业火之苦,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哼,你记得就好。”德妃挑眉:“不过,恐怕你早就将你母亲抛之脑后,苏绾在地狱里早就痛不欲生了。你对齐王府下的绊子还少吗?”  “齐王府的罪孽,没有一件是我设计的,都是他自己犯下的。”傅容月冷冷的说道:“再则,娘娘,你的恩德我不会忘记,齐王于我有何恩德?我给齐王下绊子也好,我就是杀了他,也不算违背了我的誓

    言。”

    “你,你!”德妃被她这番言语激惹,气怒攻心,指着她颤颤巍巍半天说不出话来。

    傅容月坐在她身侧,平视着德妃的容颜,忽而又是诡异的一笑:“娘娘对我有恩,故而我今日特意前来,同娘娘做个了结。娘娘,你恐怕不知道你为何病倒吧?”

    “为何?”德妃一愣。  傅容月指了指屋外:“你擅长用毒物杀人,却不知为何会在宫里养那么多阴百合?阴百合的毒性噬心入骨,你早就没救了。你还记得上一次魏明铮入宫探病,让宫女们将这些花都铲除了,他便是发现了这些毒物。可惜,你和齐王自负,对自己的这个儿子的一片孝心置若罔闻,他一心为了你的病,你们却当他是耍横,还当着他的面,说要除去他。你知不知道,魏明铮听到你们商量着如何杀他,是何等的

    心灰意冷?他想要救你的命,你却将自己的命堵死了。但是没关系,我有解药,刚刚喂你吃下去了。虽然已经解不了毒,却能让你再多过些时候。娘娘,我已偿还了你的恩情。”

    “你会那么好心?”德妃直觉不妙。

    她当初那般对傅容月,傅容月又十分孝顺,她不相信傅容月会这么轻易的原谅她!  傅容月展颜笑了起来:“对,你猜对了,我没有那样好的心。我要你多活一段时间,自然有我的用意。”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