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十七纬

第618章 商议军政,琴瑟和谐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重生之异能王妃最新章节!

    两人的身体紧密的贴合,面对面呼吸可闻,容盛怒意勃发的眼睛就盯着梅阑珊无辜的双眸:“梅阑珊,你到底有没有心?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陛下这是怎么了?”无缘无故的,对自己发那么大的火,梅阑珊忍不住想翻白眼。www.sexoyglamour.net  容盛见她这时候还是满不在乎,怒气更重:“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嫁给我了,还要想办法将我推给其他人?嗯?你说,你是不是想随便找个人就充作是你,拿来推给我母后?你就这么想往我容盛的床

    榻上塞个人?”

    “嗯。”梅阑珊点点头,仍旧是满面笑容。

    “你!”容盛被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出,瞧见她在自己身下洋洋得意的神色,他猛地脸色一凝,冷哼道:“那你也不用费心了。我的床榻上的确少了个人,我看你就很好。”  说罢不等梅阑珊反应过来,一伸手,将梅阑珊的双手扣在了头顶,一手去扯梅阑珊的衣衫。梅阑珊忙用力挣脱,但双手被扣,力气又不如容盛,转眼间就被容盛脱得什么都没了。她是第一次在一个男

    人跟前露出肌肤,这人还是自己的夫君,还是一个自己满心满眼喜欢着的人,梅阑珊脸颊瞬间涨红得几乎滴血,尤其是感觉到容盛贴着自己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反应,更是羞得恨不能缩到地下去。

    容盛见她忽然间不挣扎了,这不是梅阑珊的脾气,不由一阵纳闷,瞥眼瞧见她满面通红,一直不敢看自己,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只见她的衣衫被胡乱的丢在地上,本来堆在床脚的几件衣衫也被扫落,最上面的一件正是她刚才要换的宫女服装。

    容盛定定看了片刻,忽而满面喜色地回头看向梅阑珊:“阑珊!”

    “你母后要找救她的人,没奈何,我只能把我自己送上去了。WWW。2YT。ORG”梅阑珊眨眨眼,很是无辜的说:“我又变不出第二个梅阑珊来,只好让她失望。”  “阑珊,阑珊……”容盛心头大喜,对身下这个人哪里还有半点怒气,连声喊着她的名字,狂热的低头吻去。他松开钳制住梅阑珊的手,梅阑珊便也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歪着脖子调皮的看着他:“容盛

    ,你还生我气吗?”

    “怎舍得?”他吻遍她的脸庞,顺着吻遍了她的全身……

    ,西凉风正好。  西凉的捷报接连传入大魏,梅阑珊的来信亦详细说明了全部的经过,听说梅阑珊同容盛夫妻和睦,傅容月喜得冲到魏明玺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柔柔的撒娇:“明玺,太好了,阑珊姐姐已经稳定了西凉

    的局势,她现在是皇后啦!”

    “那就好。”魏明玺也仔细看过了信件,回眸笑道:“说起来,这一次的事情又让我对容盛的印象再次改观了。”

    “为何?”傅容月不解。

    魏明玺刮了刮她的鼻子:“傻瓜,我们都被容盛可怜的模样骗了。”

    “他怎么就骗了我们?”傅容月仍旧是不明白。  魏明玺哈哈大笑:“人人都说容盛在西凉只是一个空头太子,手无实权,背后的萧家没有一个人在朝中,论实力完全比不过王皇后和二皇子容正,也比不得容城,甚至连最小的皇子都比不上。可是你看,在那种生死时刻,容盛却能镇定的同容正和容城周旋,直到被容正佣兵围住,他也不见得有慌乱。最后萧甚迎带着寒字军杀回宫中,所有人的表现是什么?惊讶。容盛太厉害了,这么多年来,原来他一

    直在可以弱化自己在西凉的存在感和实力。”

    “你这么一说,倒是真的很有道理。www.sexoyglamour.net说起来,寒字军是容盛一手创建的,苦心经营的,寒字军就驻扎在盛柔外,但连容正在内,都没人觉得寒字军是个威胁。”傅容月通透的摇头,露出一丝不信。  魏明玺道:“所以说,容盛委实厉害。他对人心的掌握和驾驭,实在值得我学习。你知道吗,寒字军创立后的第四年,容盛就交出了寒字军的统领权,在他登基之前,寒字军是被容正和容城瓜分的。可

    是,宫里出来这么大的事情,寒字军的将领没有一个听容正和容城的,萧甚迎凭着容盛的手术,就能调动寒字军入宫护驾,当真是了不得。”

    “明玺,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傅容月双眸定定的看着他。

    魏明玺一愣:“乔凰离让我和他结盟,真正是帮了我?”

    “不错。”傅容月点点头:“如若真跟容盛做了敌人,他回到西凉后,大魏和西凉就有数不完的烦恼了。”

    魏明玺沉默下来。

    是啊,乔凰离的眼光的确独到,这一次的结盟原本以为只有容盛得利,没想到自己无形中还有这样的利益。乔家,果真名不虚传!

    傅容月站起身来,笑盈盈的拉着他的手:“既然乔凰离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说什么也不能随便了,咱们这就去嫦曦院,怎么也得好好谢他一番。”

    “好!”魏明玺笑起来:“既然西凉的事情成了,也趁机拿赤蒙的事去问问。吃了咱们陵王府的饭,不办点事情,那怎么好意思?”

    “我也吃了饭,我也没办事。”傅容月促狭的眨眼睛:“怎么办,陵王殿下要把我逐出府邸吗?”

    “可以是可以,就是有一个难处。”魏明玺佯装为难。

    傅容月嘟起嘴吧,真敢驱逐她,她便拆了这府邸:“什么难处?”

    魏明玺苦恼的叹了口气:“把你逐出去,这么大一个家,你怎搬得动?”

    傅容月噗嗤一下就笑了起来,戳着他的腰窝子:“什么时候学得跟姚远一样油嘴滑舌了?”  “说到姚远,什么时候把他和梅珊的事情也办了。”魏明玺搂着她的腰,亲昵的啃了啃她的脖子:“这傻小子要是娶了媳妇,办起事情来怕是更利落些,让他出门两天,指不定一天就赶着回来了。没认识

    梅珊之前,他是出了名的拖沓……”  “这才多久,我身边的人就嫁了阑珊姐姐,这马上梅琳也要嫁,阮仪哥哥也要娶关娘,还有绿绮跟乔凰宇的事儿提上了日程。一个个都走了,你还要打我的梅珊的主意!”傅容月瞪着他:“姚远想要娶梅

    珊,让他自己想办法去!”

    魏明玺搔着头皮,无奈的叹气。

    罢了,姚远自求多福吧,这个恩典,他是为姚远求不来了!

    两人携手到了嫦曦院,屋子里点着灯,乔凰离还没歇息,正在屋子里翻看一本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地图。

    见两人来了,乔凰离站起身来拱了拱手:“王爷,王妃,这么晚了两位怎还有空过来?”

    “西凉的事情有了结尾,来告知先生。”魏明玺落座之后,就将梅阑珊的来信送上。  乔凰离微微一笑:“我已知道容盛登基做了皇帝。前些天西方帝星陨落,对应容盛的星辰移位,已成新的帝星。我便猜到了西凉的变故。”他接过去详细看了,顿了顿,才正色道:“王爷,既然西凉的大

    局已定,有些事情就不宜耽误。齐王这次刚好摊上了大事,万万不可轻易松懈。对王爷而言,如今已是最好的时机。”

    “隐月楼前些时候动手,齐王府的死士已基本扫平。”傅容月忙说。

    乔凰离道:“陛下迟迟不肯动手,便是在担心会因此惹怒齐家、柳家和蔡家吗?”  “三家势力盘根错节,我自然担心。”魏明玺自信的挑眉:“不过,当初的赵王势力不也是盘根错节吗?最后,还不是一样被连根拔起!说起来,有些事情急在一时,也有急在一时的好处。说到底,兵贵

    神速!”

    “好一句兵贵神速!”乔凰离抚掌大笑:“既然如此,王爷就快些动手吧。”

    傅容月见大局已定,心中已知道是为了什么,想到跟了自己许久的林大山大仇得报,难免很是畅快。

    商议了齐王魏明远的事情,剩下的便是眼下的危机了。  “赤蒙那边,安排过去的人手已经顺利打入了赤蒙王族,但要见效还是需要一些时候。赤蒙刚刚在西北打了一个败仗,短时间里不会进攻,我们可以趁着这段时间整合自己的兵力,肃清朝中的乌烟瘴气

    。先生以为,在这个时候推行新的军马政策是否得当?”魏明玺问道。  乔凰离道:“这个问题想必王爷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吧?眼下虽然不是最好的时机,但就军方而言,王爷手中牢牢掌握着西北军,晏家军是陈王的部署,陈王又听命于王爷;京中,禁军统领宁元凯是王爷的部将,纪城军统领叶广川也已归属殿下,傅清的职位还没有定,但放他在哪里都是一把手,对王爷来说,不管什么时候推行军马政策,军队里都不会有异议。王爷只需担心一点,那就是朝臣们反应。

    依我之见,户部、兵部都不是傻子,瞧着风向也不会跟王爷作对了。”

    “那就即刻推行吧。”魏明玺的肩膀微微松弛。  新的军马政策是早就定好的,只是先前有赵王和齐王在,推行起来很是困难,如今……却是无人能挡他的锋芒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