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晴了

正文 第1060章 终于下定决心离开的郑袖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公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现如今契胡为唐军大败,正是虚弱之时,而公子您若是能投奔那吐昆为其效命,以公子之才,定能够让托托海的实力更登一层楼,若是您能助吐昆殿下成为契胡可汗,此中之大功……可远远比扶曹胡儿这个地痞浑人一般的家伙为主,可是要强得太多太多。www.sexoyglamour.net”那位亲兵看到军师郑袖仍旧在犹豫,不禁又再一次开口劝道。

    “你且先容我好好想想,毕竟此事干系重大……”郑袖再一次重复了这一句之后,垂眉闭眼,仔细盘算了起来,而这名亲兵只能识趣地闭上了嘴,朝着郑袖一礼之后,这才悄然的退出了书房。

    身为郑袖的心腹,当年,正是他还有另外几名郑家的老人一起悄然的在禁军包围了郑宅之后,将小公子设法的护送着逃出了郑府,躲过了那一场劫难。

    而之后,他更是亲眼看着过去犹如纨绔一般的公子是如何奋发图强立志报仇的,他自然希望自家公子这一身经国济世的才学能够得以重用,过去,曹胡儿对于公子倒也还算得上是恭敬,可是曹胡儿此人终非明主。

    公子多次苦苦相劝,都没能使那家伙稍振大志,居然整日连流于那些嫔妃之中,实在是……不过也的确如公子所言,当年,若不是因为看出曹胡儿这厮有野心,重要的是这家伙能力也还不错,这才随公子一同投奔了曹胡儿这厮,可是眼下,胜负未定之时,曹胡儿就已经爬上女人的床根本就不下来了,这样下去,如何是好?

    还不如让公子这样的经国济世之才重新寻上一个好东家,至少比跟着曹胡儿这个不思进取的家伙在这里陪葬要好很多。www.sexoyglamour.net

    而郑袖在心腹亲兵离开之后,亦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当中,的确,这位身边的老人这一席话,的确给郑袖打开了一扇窗户。当初,自己之所以投奔曹胡儿,为的是为了报仇雪恨。

    而今,赵林甫的尸骨已经被自己挫骨扬灰,而那位老皇帝,也落入了自己的指掌之间,正被关在地牢里边饱受折磨,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把那老货给宰了。

    不过那老家伙的求生**倒也是极其强烈,虽然被天都会被自己剁掉一节指骨,可问题这条老狗居然照样活蹦乱跳的,每天努力地填饱肚子,虽然不言不语,但是郑袖很清楚,这老狗肯定是个贪生怕死之辈,肯定想要继续苟活致自己不再允许他活下去的那一天为止。

    话说回来,到了现如今他郑氏一门的大仇,业已经得报,而自己还需要继续追随着曹胡儿这个见到了漂亮女人就根本走不动道的家伙吗?这段时间以来,就因为自己苦劝其远离女人,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对付大唐的身上,毕竟虽然擒下了大唐天子为质,但是这天下未陷纷乱,那么,想要搅乱乾坤,就必须得先设法的突出重围,进入中原之地。

    可是,曹胡儿却一次次的敷衍自己,甚至到前段时间根本就是对自己避而不见,这让郑袖也很是心冷。而今日若不是契胡人来了信,怕是自己还是照样见不着曹胡儿一面。WWW。2YT。ORG

    这样的主公,的确并非是英明之主,追随于他,自己又怎么可能有朝一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

    郑袖立身而起,缓缓地在书房之内踱起了步来,仔细地思量起了自己如果真的要离开曹胡儿的利弊得失,虽然曹胡儿不是什么明主,但问题在于,这家伙好歹也算是对自己言听计从,至少让自己的才华也得以施展。

    而且,曹胡儿虽然是个杂胡,但终究也算是半个汉人,而若是自己想要去投奔那位吐昆的话,那家伙可不是汉人,契胡那可是汉人之敌,想要投过去,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为了世人所唾骂的唐奸了吗?

    可是现如今,自己还能算是唐人吗?郑袖深深地叹息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举旗不定啊,实在是举旗不定。

    第二天一大清早,明显因为昨日之事而一直烦忧不已的郑袖这才刚刚醒来,便看到了一脸晦气的心腹站在卧房之外,不禁一脸愕然。“郑松,你这是怎么了?”

    “公子,方才姓曹的派人过来,想要告诉公子,因为诸多辎重,尚未齐备,所以,出兵怕是还需要延后……”郑松这句话,让郑袖不禁呆立当场,过了许久,这才堪堪回过了神来。

    脸色铁青的郑袖深吸了一口气。“不行,我去找他,他怎么能这么出耳反尔!”

    “公子,您还是别去了,人家曹胡儿也不是没有一点出兵的意思,来人还言,为解军师心中烦忧,所以,曹胡儿业已经派了曹尊,今日一早,就领兵五千,赶往离石郡助战去了……”说到了这,郑松险些笑出声来,这他娘的哪像是拓国之战,简直就是他妹妹的在玩泥巴,过家家。

    “……他怎么能这样?”郑袖扶着门框,良久,这才满脸失望的摇了摇头。“这哪是想要夺取天下的曹胡儿,呵呵,他真的太,太愚蠢了……”

    “公子,依小的愚见,您还是听一声劝吧,与其留在这里跟曹胡儿过家家受气,还不如早日抽身的好。”郑松看到自家那脸色青白得怕人的公子爷,赶紧上前,伸手扶住了郑袖,关切地道。

    “罢了,你先下去,嗯,下去安排一下吧,我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郑袖捂着那气得抽痛的头部,无可奈何地道。

    郑松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扶着郑袖平躺回了榻上,这才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躺在床榻之上闭目良久,郑袖这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眼中,业已经恢复了清明,缓缓地坐起了身来之后,郑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郑袖了,主公,望你好自为之……”

    中午时分,曹府后院暖阁之内,曹胡儿正一脸逍遥自在的躺在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怀中,享受着美人儿轻展酥手给自己按摩着额头。而就在这个时候暖阁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主公,主公?”

    “又有什么事?说吧,他娘的,什么时候老曹才能得到清静。”曹胡儿无奈地坐起了身来,搂着那美人儿香了一口之后,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手,站起了身来。

    却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在他所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悲凉,只不过,很快便被那妩媚的笑意所取代。

    “主公,军师又来了……”门外那人很快便答道。

    听到了这句回答,曹胡儿脸上的笑意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烦闷,不过当他转过了头来,看到了那位美人儿妩媚的笑容,还有那屈膝而坐的浑圆丰臀之后,一股子灼热的冲动又渐渐地在心底泛起。“他又来干什么?就说老曹我生病了,不见客。”

    “……那个,军师有言,说是担心契胡与定胡城之间的问题,所以,军师有意往定胡城一行,不知主公意下如何?”门外的那个声音显得有些犹豫地问道。

    “嗯?”曹胡儿不禁一愣,正想推门而去,不过,看到了那位嫔妃那粉白的雪肌之后,曹胡儿缓缓地停住了脚步。若是军师去了那定胡城,那么,至少一来一回怎么也得七八天的功夫,没有人再来打扰自己寻欢作乐,岂不美哉?

    “既然军师想要去,那便由他去吧,对了,给我多派精锐兵马护送,嗯,调两百军卒护送军师前往,一路之上,一定要小心,护得军师周全才是。明白吗?”

    “遵命,那微臣这就去传令?”门外的那人问了这么一句之后,在门外听了半天,没能听到暖阁之内再传来曹胡儿的回答,而是响起了女人的低呼声,还有曹胡儿那淫荡的笑声。

    门外的校尉不无羡慕的摇了摇头之后,这才转身而去,很快就赶到了前厅面见到了正沉着脸,轻摇羽扇等待的军师郑袖,对于这位军师大人,校尉自然不敢怠慢,快步来到了军师郑袖跟前行礼。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