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文熙没有想到妃色这么敬业的,来这么早。www.sexoyglamour.net

    左家距离这里有一定的距离,匆匆赶过来已经是这个时候了。

    左飞扬看着自家祖父,瞬间结巴了,他终于明白了董文田刚刚的话。

    左文熙看他神色不对。

    皱眉看了左文熙身边已经脸色煞白的莫文文。

    再看看那个一头冷汗,早已经说不出来话的秘书。

    脸色陡然一沉,“我问你,妃色呢!”

    左飞扬脸上慌慌张张,却是再也不敢隐瞒,“已…已经走了……”

    “走了?”左文熙一愣“去哪儿了?”

    左飞扬脸色更加慌张,“不……,不知道……”

    左文熙脸色一沉,“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吞吞吐吐的?一句话都说不利索了?”

    左飞扬脸色一变,赶紧老实道,“妃色已经回去了。”

    “合同签完了?”左文熙诧异问道,可看着左飞扬这个模样,也觉得不像。

    “妃色……我们和妃色说,她不符合左氏珠宝的要求,请她离开了。”左飞扬咬牙,半晌才说出这一整句的话。

    左文熙拔高了声音,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左飞扬哪儿敢再重复一遍,只能欲哭无泪的道,“妃色刚走,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出大门。WWW。2YT。ORG”

    “你你你你,等我回来收拾你!”说完,左文熙一步不敢停留的大步离开。

    左飞扬瞬间傻眼,他突然觉得自己恐怕是真的完蛋了。

    一旁的莫文文更加浑身无力,眼看着左文熙离开。

    她身形一软,愣是抓着左飞扬才算是站住。

    那秘书却已经跪在了地方,一脸煞白,冷汗像是流水一般的滴下来。

    眼神黯淡无光。

    虽然是左飞扬决定的,但是,她没做任何劝阻,更是没有将此事回复给左老爷子,更是帮左飞扬完成了此事。

    莫文文匆匆冲着左飞扬开口,“我,我,我刚刚……没有说什么吧?”

    左飞扬满脑子一片空白。

    旁边的秘书却听到这句话的,很想回一句,你应该问自己还差什么难听的话没有说出口。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她和莫文文没有区别。

    今天之后,她从左氏珠宝走出去,恐怕再也别想找一个找工作了。

    莫文文自然也明白。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拍摄好的广告,怎么会被不计成本的直接下架,如果没有左飞扬的意思。

    她甚至没有办法到这里再参加一次试镜。2YT。ORG

    也终于明白之前压根不理睬他们的刘文韬怎么会这么好说话的过来。

    她也终于明白刘文韬到底是和谁在客气。

    他现在满心恨意。

    恨自己。

    怎么就脑子上头,为什么之前就没有想到这上面。

    如果不是她根本得罪不起的人,怎么会直接砍掉她的广告?

    和左飞扬到这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就算了。

    她为什么还忍不住站出来将妃色讽刺一顿?

    一开始,她不是只想和妃色比较一下,到底是谁更符合这个广告。

    想让刘文韬知道到底是谁的演技更出色的吗?

    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左飞扬和左文熙之间相差的距…

    不没有可比性。

    左飞扬所有的一切都是左氏的。

    都是左文熙给他们的。

    她面上一片灰白,现在只能期望妃色能够不计前嫌,不要在左老爷子跟前说点他们什么。

    “飞扬,我……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揪着身边的左飞扬。

    突然反应过来。

    她现在只剩下左飞扬,也只能指望左飞扬了。

    如果还剩下左飞扬,起码,她还可以和左飞扬一起,得到一定的资源。

    可如果就连左飞扬也抛弃了她,做左氏厌弃的她,相当于直接被整个联邦封杀。

    只要有左飞扬在,她就还有一线希望。

    左飞扬不管怎么样,都是左老爷子的亲孙子。

    左飞扬现在也有些蒙。

    听着莫文文的话,呆滞的眼神,落在了莫文文的身上,有了一丝异样。

    如果没有莫文文,恐怕这一切都不会产生。

    尤其是妃色从试镜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莫文文说的话,做的事,他都有写快认不出对方了。

    莫文文心里咯噔了一下,伏低做小的开口,“我……我只是当时有些不甘心,后来……我也知道是我自己有些鬼迷心窍了一般。”

    “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这样的我丑陋不堪………”

    她带着哭腔的道,“对不起……“

    左飞扬顿了顿,把她抓着他手臂上的手拉着,“没事,不是你让我做的,是我自己做的。”

    他家老爷子突然做出这样的事儿,就是他也没有想到,更何况是莫文文。

    而且,莫文文拍摄好的广告,直接把抹杀,任何人都无法接受。

    这应该是左家一开始没有做好。

    即便是莫文文后面有些偏激的话,也是有因有果的。

    “那左老爷子那边……”莫文文神色微微一喜,仰着头,略微不安的问道。

    左飞扬瞬间就怂了。

    左老爷子对他们来说,不单单是祖父,那是童年的神和阴影啊。

    只要略微想想,他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惊恐。

    但是,对着自己的追了数年才追到女友,他还是没有怂,强行撑着开口,“祖父,祖父那边我去想办法。“

    可是想想左文熙离开时候的眼神,他心虚的不行。

    赶紧道,“文文你先回去,这边我来想办法,我……我……我先去看看我爷爷。”

    莫文文眼神垂下来。

    越想越恨妃色。

    妃色甚至都没有自己的动手。

    就直接毁了她拥有的东西。

    经过这件事儿,左家那边还不知道会如何看待她。

    就连左飞扬这里,她都有些不敢肯定了。

    她抿了抿唇,虚弱道,“那……我等你。”

    左飞扬赶紧点头,莫文文刚走,他就跑了。

    不是去找左文熙。

    他始终觉得现在的左文熙正在气头上。

    他先找他奶奶,说不定还能勉强保住这一条命。

    心中这么想,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他的助理过来找人的时候,只见一阵风过去,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