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福七七七

第五百三十八章 不遭人妒是庸才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重生八零小军嫂最新章节!

    男同学一想到刚才顾夕连迟钝一下都没有就应下来,脑子里算了算几十份炒饭要多少钱,顿时恨不得自己刚才没张过嘴。WWW。2yt。ORG

    他哪里能好意思让女同学请全班的客啊。

    然而顾夕显然是不在意的,领了徐麦东的好意之后顾夕就摆了摆手,笑着道:

    “话不是这么说,这次比赛大家水平都不错,我也是碰巧发挥还可以,所以其实我这也不是请客,算是一起分享一件高兴的事儿,也是谢谢那时候我室友帮我做了很多,还有不少同学去帮我听演讲有没有问题。”

    顾夕这么一说,不少同学就笑了。

    因为徐麦东是班长的缘故,平时有事儿去顾夕他们宿舍的女生不少。

    所以顾夕前几天准备比赛时候宿舍里人是怎么对她的,大家伙儿也都看在眼里,还有几个女生也留下来听了听顾夕的演讲,给了些意见。

    正因为如此,所以顾夕这么一说就让她们觉得顾夕是个知恩图报的,当然其实她们做的也称不上什么恩,总之就是那个意思。

    台上的教授看着顾夕几句话过后,班里同学脸上露出的和善笑意,也跟着笑了。

    现在的孩子啊,可比他们那个时候有意思多了。

    顾夕见大家不说什么了,就笑着不容拒绝地转头看向徐麦东道:

    “还得麻烦班长回头帮着统计一下,这么多人晚上一起去小吃摊也不方便,到时候就打包回来吧,咱们偷着在宿舍吃。M.sexoyglamour.net”

    顾夕也是来了帝都大学之后,才发现其实班里同学请客不算什么。

    毕竟这是帝都大学,学校里说不定哪个看着不起眼的学生,说出来家里背景就是吓死人的。

    所以顾夕来了没几个月,光是参加活动的时候有钱同学请吃冰棍就好几次了,那都是整个社团一起的,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因此顾夕在了解了一些这里的情况之后,也不怕有人说她不节俭什么的。

    换做几年前肯定会有人上纲上线的,甚至说不定顾夕去食堂多打两块肉,都会有人来跟她谈话,让她注意要团结群众不要搞特殊化什么的。

    但这几年不同了,顾夕在A大门口店都开了好几家了,全校就没有不知道她自力更生脱贫致富的,除了有人羡慕嫉妒之外,还真说不出啥来。

    帝都大学比A大这种情况还要更加司空见惯。

    而顾夕此刻会坚持请客,也还有另外的考虑。

    不遭人妒是庸才不假,但顾夕来帝都大学是交换的,并不想因为太出风头树敌,如果有可能,她还是愿意跟同学保持友好关系的。WWW。2yt。ORG

    当然想要感谢几个室友和同学还是占主要的。

    因为顾夕的坚持,再加上陆湘湘知道顾夕还是有些家底的,就扯了扯徐麦东让她答应下来。

    所以最后就按着顾夕的意思定了,一下课就热热闹闹地去班长那里报一下想吃的口味,等晚上班委统一去买了。

    当然也有没去登记的,赵秋枫跟顾夕的关系全系就没有不知道的,必然不会吃顾夕的东西。

    还有一个就是章汝静了。

    眼看着顾夕从有可能被两个班的同学孤立,转瞬间就变得如此受欢迎,就因为一份炒粉?

    章汝静气得拿着书就走出教室,完全不想跟这些目光短浅的人待在一起。

    她章汝静当然也能拿得出钱来请客吃东西,但是她凭什么,说句不好听的,这些同学毕业之后就算再出息也不一定能比得过她的前途,所以她有什么必要花心思结交这些人?

    肤浅,上不得台面,为一份炒粉折腰,真是丢人现眼!

    章汝静一边心里骂着一边脚步重重地离去,完全体会不到同学之间因为一件小事儿而进一步熟悉的乐趣。

    其实谁都不差这一份炒粉,但是若干年后想起来,今天这次小小的别样的聚餐,肯定会在他们的记忆力留下痕迹。

    跟班里同学约好的是晚上,顾夕中午本来打算跟室友一起吃,结果两个电话下来,只好说明另外有约了。

    没错,就是两个电话。

    顾之行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顾夕比赛得了第一的消息,竟然专门来了学校一趟,想着要是可以请顾夕吃个饭。

    当然看到顾夕身边还有个满脸不耐烦等着的池嘉宁时,顾之行临时换了理由:

    “我妈过段时间要回一趟帝都,所以我想先来问问你,看你到时候有没有时间。”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其实你电话里说一声就行,我……”顾夕本来想笑着直接应下,话到嘴边又改了,“还真不一定有时间。”

    “哎?”顾之行被这转折弄得傻眼。

    顾夕连忙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句,说她十二月初要出门一趟,会有一周左右不在帝都,如果要看病只能是避开这段时间了。

    顾之行其实特别好奇顾夕要去做什么,毕竟那个时候学校还没放假呢。

    但是他跟顾夕关系还不到亲近的地步,问这个就显得交浅言深了,想了想只好道:

    “我明白了,那我再问问我妈,回头把时间错开再给你打电话,这样行吗?”

    “行。”顾夕点头应下。

    送走了欲言又止的顾之行,顾夕扭头问池嘉宁去哪里吃饭。

    池嘉宁同学的脸上常年保持着别人欠他八顿饭的表情,也就只有顾夕问的时候才稍微冰山融化一些,但傲娇的脾气不改:

    “随便。”

    顾夕一听就有些无语,两个人吃饭最怕听到说随便。

    但好在顾夕还算了解池嘉宁的脾气,确实难伺候了些,但他说了随便就不会轻易挑毛病。

    所以顾夕走到校门口看了看,最后指着不远处一间川菜馆道:

    “那就去吃水煮鱼怎么样,你不是挺爱吃鱼吗?”

    以前在县里高中上学的时候,学生家里条件都不怎么好,就算是有些家在县里父母有工作的,也最多就是隔三差五吃个肉解解馋。

    所以像是池嘉宁这样,竟然舍弃学校食堂直接在校外找了家饭馆常年管饭的,简直就是个异类,顾夕也因此记住了他爱吃鱼。

    听到顾夕还记得他的口味,池嘉宁嘴角隐约带了笑意,看了顾夕一眼,却只酷酷地吐出一个字:

    “好。”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