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定不是他的儿子!

    一定不是!

    呜!

    “别这样欺负大宝,你怎么这样小心眼呀?他不是外人耶,他是你和我的宝贝儿子。www.sexoyglamour.net”

    “谁叫他出世那日,险些成为你的忌日。”男声冷哼,听得出他是咬牙吐出这番话,一方面是为言词间的不满,另一方面,则是身下女体紧窒迷人,逼他森冷挺进,品尝极致欢愉。

    “那是难产,又不是大宝愿意的,何况,我也没事嘛……我知道你不懂怎么当爹,你从小就是孤儿,只有师父磨练你,你现在教导大宝的方式,完全仿效你师父那几招,可是,你是他爹耶,多给他一点爹的柔情很困难吗?看你们父子这样,我很苦恼耶……”女人与男人在床上不同的一点在于,男人奋力冲刺,无暇闲话家常,女人躺着享受,不用付出劳力,还能讨论家务事。

    当年生大宝,确确实实去掉她半条命,她痛了整整一日,孩子却太大,无法顺产,她昏厥过去,以往尝过的濒死感重新笼罩,她险些挺不过去,若不是他暴怒地在她耳边对产婆咆哮,强硬说着他要她,不要孩子!若她没能活着,孩子也不要救了―她赌着想反驳他的一股傲气,清醒,激发蛮力,硬挤出孩子,终于在最后一刻,孩子呱呱落地,母子均安,她晃过鬼门关一圈,又给折了回来,但从那日起,她夫君坚持不再让她受孕,绝不让她再尝第二回生死交关的折磨,一次就够了,一次就足够吓破他的胆。www.sexoyglamour.net

    他低头,咬住她的下巴,牙关合紧,宛若老虎撕扯一块嫩肉,叼住覆在她容颜上那张假人皮,仰首,扯开她的易容。

    这女人,百玩不厌,老爱扮些各种类型的姑娘家来挑逗他,以为他会认不出她,真是天真,他对她已经熟透透,每寸发肤、每分幽香、每个眼神、每抹笑靥,化成灰,他都认得。他最爱的精致容颜呈现在他面前,笑得艳美无比,引他深深凿吻。

    “不要再易容了,被人撞见,还以为我偷腥,四处招惹女人……”他要她专心些,别再分神和他讨论有的没的,好似面对他的努力挑逗无动于一表,真伤男人自尊。

    “这样比较有新鲜感嘛……”她可是努力想保持夫妻间的床第乐趣,不至于变得枯燥,瞧她是个多体贴的娘子,处处为夫君着想,要让夫君尝鲜呢。

    他笑叹。

    “我是一个天天吃同一道菜也不会腻的男人,梦。”

    她跟着笑眯眼,伸手将他抱紧,为他献上红唇。

    她的仆役夫君,多可爱呐。

    【全书完】

    第23章

    此次的主角,大家都很陌生吧。sexoyglamour.net因为他们是首次露脸,虽然闻人沧浪在《俏伙计》里匿名出现,只用武林盟主四个字和大家见面,那时,的的确确还没想到他的名字,搔头汗ing。原本“严家当铺”就准备以《玉鉴师》、《俏伙计》、《珠宝匠》、《蛮护师》,还有最后一本欢欢的故事来出清,所以严格来看,《皇仆役》是硬生生插队进来的,它可写可不写,纯粹看我的心情(好任性呐),不写的话,也没有人会发觉它曾经变成灵感,浮现在我脑袋瓜里,更不会变成索命书债,但是……我喜欢它的书名(赠,所以,我写了。

    皇仆役,正确名称是武皇仆役,顺应三字书名,就给它东砍西砍,留下“皇”这个字,一开始在取这个字时,颇为苦恼哩,因为那个字,要代表男主角的身分、个性或长相,既然是武林盟主,总得有个响亮一点的字眼,第一个想到的是“王”

    王者耶,听起来多帅。所以……王仆役!这个仆役是老王吗他姓王吗?这是一本王姓男主角的人生游记吗?马上踢掉,永不录用,我家仆役不姓王呀呀呀呀!

    陆续又找了几个君呀帝呀神呀来冠看看,凑出了《皇仆役》这三个字,不知是不是我念久习惯了,反正爱就是这么来的啰(心),这本的书名倒是没有为难到我,几乎是马上就笃定是这一个,虽然别人家的书名都是很帅气的盟主啦帝王啦武神啦,咱家的还得挂上仆役两字(真可怜……),不过最后闻人也真是沦为仆役了嘛(茶),所以书名非常的贴切哦(只有你觉得吧!)

    未来的二十年,我以番外的方式描写了它,透过大宝(假名)的双眼,来看看闻人一家的平凡生活。

    本来想用第一人称来写,应该会挺有趣的(笑),后来还是用大家阅读习惯的第三人称,大宝呀大宝,你的戏分,是从一页被硬生生加成了一章哦!因为写你太快乐了!欲罢不能,请你一定要坚强对抗你那位老爹呀!才不枉费我给你当了一章的男主角呀!(被打)

    今年的工作速度挺顺遂的,真是谢天谢地谢谢大家的照顾了,希望维持着这种干劲,再打拚下去(也要打拚下去玩乐才行呀!,虽然有人反应我写书速度变快了,但实际上它是真的变慢了,不过还是很开心产生这种错觉,我也很希望一年写一本呀,可是那样一来,我会活活饿死先吧(苦笑),总之,要加油―无论是工作或是玩乐!

    收到了来信询问我风灾过后是否平安的关心信件,谢谢大家的贴心问候,我一切安好,把大家的祝福送给风灾灾民们,那些我曾经去过的美丽地方、遇见的可爱人儿,有着最好吃铁路便当的奋起湖、热情的民宿老板娘、在深山郊外,停下大货车,载我们几只自助旅行而爬山爬到软脚的家伙回民宿的酷酷茶农伯伯(而且我们没有拦车哦,他是自己停在我们身旁,一句话都没有说,等我们跳上货车,也没问我们要去哪里,就直接载我们回奋起湖老街,现在想想,我们敢跳上去,也太勇敢了,事后民宿老板娘告诉我们,那儿民风淳朴,都是好人,可以直接在大马路上拦车,大多数人都很乐意载旅客一程的)、在山里被莫名其妙搭便车还愿意停车,努力清空后座载我们四只家伙的校长先生、下了班还顺道开车带我们下山的山区警察局伯伯、人生第一次在阿里山没能看到的日出,但有无比美丽的云海、将一生心血都放在培育膊龙鱼场的老板(那天在新闻看到您及家人平安,说着“鱼流掉没关系,人没事就好”,真的很高兴,祝福您!)那一桌很美味的鲜鱼料理、那位本来只准备陪我们爬一段山路到父子断崖,最后却被我们害得来回多爬了一个小时到云龙瀑布的原住民小帅哥(饭店工作人员)……还有还有更多更多更多我的足迹还没能踏过的地方、还没认识的朋友,愿大家都无恙。愿,风调雨顺。(以前觉得“风调雨顺”这四个字,好似轻松简单,实际上,没有雨水,带来旱灾;雨水过量,带来土石流……)

    愿,大家同心协力。

    接下来,要对抗的下一本书,它真的能出来吗?我自己很担心啦……因为袁姊已经摆明了要等着看我如何扭转某只小当家在她心目中写下的恶劣印象……(不要这样,我压力好大,扭转不过来怎么办?写不出来怎么办?)

    我也很担心这本会腰斩(被丢石头ing)

    呼(吁气),总之,跟它拚了!(卷袖子)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