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啰唆我就不帮你。WWW。2yt。ORG」夏侯武威冷眸瞪他。

    「好好好不啰唆!不啰唆!」尉迟义作势缝上嘴,缝了一半,赶快补充:「武威你快去呀,我的幸福就靠你了!」催促完毕,也把另一半没缝好的嘴缝上。

    「唉,真不想用这种方式达成目的……」夏侯武威低声自喃。若非为了兄弟,谁想卖身呐……

    夏侯武威出马,果然不同凡响,当天晚膳,不等尉迟义挑战第四回,眉目佣懒且双腮粉嫩的严尽欢主动提及婚事。

    「义哥呀,你和沈璎珞的婚事也该办一办,硬是拖着,拖到肚子藏不住,穿起嫁裳不好看。你动作慢吞吞的,还不去找个好日子,在练武场里架起棚子,摆个十来桌,自家人请一请,让沈璎珞光明正大成为尉迟夫人吧。www.sexoyglamour.net」

    到底是谁害婚事硬是拖着呀!是你吧!是你吧?

    尉迟义以最快速度看日子、打点婚宴事宜,众人倾力帮忙,即便他挑了一个短短十几天后便到来的绝佳好日子,同样可以办得热热闹闹,毫不含糊马虎。

    沈璎珞没有穿着大红嫁裳,反以粉嫩似樱的纱裳代替,毕竟她顾忌服丧带孝,不适宜身着喜裳,在严家百无禁忌,少掉凤冠霞帐,亦无损婚宴的喜悦。她长发绾起,簪着一朵与衣裳同色绸缎扎成的仿制牡丹,除了耳上戴着一对银丝耳坠之外,没有其余饰物,粉颊轻扑淡淡胭脂,无须浓妆艳抹,她的幸福笑靥已足以教她成为最美的新嫁娘。

    高堂之上,安置着沈璎珞爹亲的牌位,要他亲眼看着女儿出嫁,尉迟义并未替他娘亲设牌位,她过世时,他年纪尚稚,一些繁文褥节哪里会懂,能凑出银两替她安葬就已经很孝顺了。www.sexoyglamour.net儿子的终身大事,虽没有牌位在场,他想,她应该还是能看到,等孙子出世,他会带着妻儿,一块儿去坟上祭拜娘亲。

    婚宴结束的那天夜里,尉迟义与沈璎珞作了同一个梦。

    白花绽放的彼岸,她的爹,与他的娘,堆满笑容,欣慰望着他们小夫妻俩。

    醒来时,尉迟义突发奇想:「我觉得可以帮你爹和我娘办一场冥婚。」

    看那两老同进同出,悠悠闲闲一块儿喝茶一块儿骂儿子女婿,挺配的呀,干脆来个亲上加亲好了,反正他短命的正牌亲爹早不知投胎到哪户人家去当小娃娃了吧,不会在意自己妻子再嫁才对。

    「胡说什么呀?当心晚上爹娘连袂入你梦中,又数落你一顿。」沈璎珞笑着轻斥。

    「入梦了正好,我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当黄泉老夫妻。」哈哈。

    「贫嘴。」沈璎珞作势轻拍他的脸颊,当然没真的下重手,尉迟义将她勾进怀里,厚嘴精准地在她唇上印吻,再习惯性把耳朵贴在她腹间,她微微隆起的肚子还不太明显,他最爱用这姿态听着胎动,孩子尚不会踢蹬手脚,他的好听觉却彷佛能清晰听见孩子的每一分动静。

    沈璎珞喜欢这般的宁静亲昵,她体内孕育着两人的孩子,他展臂,抱住了她,也抱住未出世的孩子,偶尔,他会和孩子说着话,行为举止看起来何止「傻气」两字足以形容,偏偏总能教她动容,他最常说的便是「你娘很辛苦,你少做些怪,别害你娘吐得这么严重」,她细心梳顺着他的短发,听他对孩子说的每字每句。

    「……先来个儿子,再生个女儿,哥哥保护妹妹也不赖,儿子要叫尉迟勇,女儿要叫尉迟玲玲。」尉迟义又开始做着美丽的远景幻想,每隔几天他都会发作一次,好似将她的肚子当成许愿池,以为常常抱着它说话,就能美梦成真。

    沈璎珞抿唇微笑。

    有个秘密,她没告诉尉迟义。

    她作过一个梦。

    梦里,两个调皮无比的小男孩,被他追着教训,而她坐在一旁,面露幸福地为夫君儿子缝补衣裤。

    梦里,没有女儿哦。

    嗯……还是继续保密好了。

    有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

    【全书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