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六爷和张毅山未有进一步指示,安阳县令也不会有所表示。www.sexoyglamour.net”说白了,安阳县令又不清楚安王是真心想作媒或是一时兴起,就算闵少阳值得赌一把,也不愿意自家最后成了庆丰府的笑话。

    周皓平忍不住蹙眉,“你要我去施压?”

    “我还不清楚六爷吗?六爷为人正直,自是不愿意为了这种事落人话柄,而张毅山不愿意得罪六爷,明面上绝对不会出面施压安阳县令让他拒了这门亲事,但至于会不会暗中捣鬼,这就很难说了。”

    这会儿周皓平真是糊涂了,“若能暗中捣鬼,张毅山绝不可能放过,如此说来,我们根本是白忙一场,可是,你为何一点都不担心?”虽然他这个人向来没有表情,担心也不会写在脸上,不过言语之间多多少少可以感觉出来。

    “张毅山若有本事暗中捣鬼,这说明他是值得合作的对象,若我们是同一阵营,我们在庆丰更好做事了。M.sexoyglamour.net”

    周皓平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你想跟张毅山合作?”

    “我们无怨无仇,为了彼此的利益,难道不应该先寻求合作的可能性吗?”

    他可没有为自个儿树立敌人的癖好。

    周皓平还真是哑口无言,是啊,多一个合作伙伴比多一个敌人好,可是,他如何也不会想到跟一个可能的敌人合作。

    “还有,我可不是六爷。”

    怔了一会儿,周皓平才反应过来的瞪着齐明聿,他不敢对安阳县令施压,但是这位屠夫将至可不在意名声,而且一耍狠起来,不怕死的人在他面前也会双脚打颤。

    “不过,若安阳县令是个不知天髙地厚的,可能要刀子伺候,万一不小心在他身上留下疤痕,六爷可要帮我兜着。M.sexoyglamour.net”

    周皓平激动的差点从椅上摔下来,“什么?你还要动刀子?”

    “我不是说万一吗?”凡事总要做最坏的打算,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县令,但也是领皇差的,你如何敢动刀?”

    “我不是教六爷帮忙兜着吗?”

    这个小子……周皓平张着嘴巴半晌,只能甘转下风的道:“你行!”

    “当然,我可不想在这儿耗着。”他还想跟着某人回京,若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如何找到瑞王的下落?

    周皓平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我这儿有何不好?总好过成日应付那些精于算计的人……哎呀!我差点忘了,你不就是这种人吗?”

    “我只算计值得算计的。”

    周皓平饶富兴味的挑起眉,“沈家丫头是吗?”

    齐明聿还是面无表情,可是眼神明显转为温柔。

    “沈家丫头还真是可怜,竟被你这个小子瞧上了。”

    齐明聿冷冷的斜睨了他一眼。

    周皓平嘿嘿一笑,还是将话题绕回来,“你保证张毅山会来?”

    “这要看张夫人了。”

    周皓平突然很想揍人,怎么麻烦一个又一个?“这是为何?”

    “张夫人舍不得闵少阳,张毅山才有可能被架到火上烤,也才有可能破釜沉舟找大爷谈判。”

    张毅山若是个聪明人,从王府宴客设局就应该猜到他的底细已被摸了一半,秘密早晚藏不住,还不如拿自个儿手上握有的东西当筹码。

    “我看你不急,还以为此事必成。”

    “急有何用?此路不通,不过是再寻他法。”

    虽说早就清楚他的死德性了,周皓平还是忍不住咬牙切齿,“你说得可真轻松。”

    “用说的当然很轻松。”齐明聿回得很理直气壮。

    周皓平举手投降了,“你行,你只要给个期限,张毅山何时会有行动?”

    “这要看他何时招架不住。放心,不会太久,我这个人不太有耐性。”

    他派出去的人应该找上安阳县令了,三日之内,安阳县令不做出回应,他只好亲自刀子伺候了。他也觉得很无奈,只要好好配合他,其实他不喜欢用粗暴的手段对付人。

    闻言,周皓平总算是安心了,这小子不是没耐性,而是有一股坚持到底的蛮劲,难怪沈家那个丫头再难缠,也不是他的对手。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