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下堂王妃逆袭记最新章节!

    林娘子心下大喜,没想到峰回路转,鞭笞可比王爷的杖毙要好多了。2YT。ORG

    激动万飞的林娘子连连叩首,谢王妃大恩大德。

    皖月嗤笑一声,任凭南楚侍卫将‘很傻很天真’的林娘子拖下去。

    她说的鞭笞,可不是抽两鞭子就完事了。

    没说数量,那就是鞭笞至死!

    杖毙?太便宜她了!

    夏侯衔知道皖月是什么意思,天祁鞭刑用的并不多,所以,林娘子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有情可原。

    杖毙对于林娘子来说,确实太轻了,夏侯衔头一次觉得皖月的决定合了他的心意。

    又叫来侍卫让其和南楚侍卫一起,一个人打得打到什么时候去。

    事情真相明了,皖月虽然不占理,但她也是被人蒙蔽,堂堂一国公主,气势必须要有,而且她绝对不会跟个妓子道歉。

    “今日之事便算了,慕侧妃在府中行事还是谨慎些好,免得又落下口实。”皖月挑唇看向锦瑟,无风不起浪,若不是她平日太过张扬,怎么就有人跑来跟自己报信?

    无论真假,有人看她不顺眼,总是真的吧?

    夏侯衔冷哼一声,“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说完,叫来替锦瑟守门的侍卫长,当着皖月的面说道,“往后,若再有人上门找慕侧妃麻烦,不用管她是谁?本王不到,谁都不许进院!”

    “属下遵命。www.sexoyglamour.net”侍卫长连忙应到,心里却无奈,今日是侧妃娘娘非要跟着一起来的,本来他们的职责是尽到了。

    但也不能责怪侧妃娘娘,她是怕他们收到责罚,才出此下策的吧…

    夏侯衔拥着锦瑟走了,侍卫长带着自己的人跟在后面,似云和画儿二人低头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

    主子今日又被王爷下了脸面,怕是又要砸东西了吧?

    过了半晌,皖月还是安安静静的,就在似云和画儿都要怀疑自己耳朵的时候,她们听见上位的皖月开口道,“你们下去吧,本宫歇歇。”

    话语中,微微有些颤抖。

    “是。”似云和画儿没敢抬头,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皖月稳了稳心中的怒气,去找小六儿送信。

    她要问问夏侯禹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她已经受够了夏侯衔!

    只要一想到夏侯衔还活着,她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的上涌。m.2YT.ORG

    对夏侯衔的恨意,已经远远超过了对容离的。

    她等不了了!

    未时,夏侯禹带着引泉来到白麓阁,推门进去,发现皖月脸色不善的坐在那里。

    夏侯禹笑的温和,“谁惹我们月儿生气了?”

    “夏侯衔到底什么时候死?!”皖月根本顾不上委婉,她要的是结果!

    夏侯禹一愣,接着笑出声来,“他又欺负你了?”

    说着,便过去抱皖月。

    皖月一把推开他,眼中似有万把利刃,“你少糊弄我,我问你,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去死!”

    夏侯禹摇头轻笑,“现在在刚开始,你便沉不住气,那往后该如何是好。”

    “你什么意思!”皖月最烦他这样的弯弯绕,有什么话就不能直说吗?

    “皇上现在忍而不发,就是最好的信号,夏侯衔得意就让他得意,你我出手万一被夏侯衔识破,往后他有所防备对你我二人不利,”夏侯禹顿了顿,“可若是皇上出手,他便再无翻身的可能。”

    “现在这种时候,急不得。”

    “急不得!急不得!你每次都这么说,”皖月生气的说道,“到底让我等到什么时候,你总得给我个信儿吧!”

    平日里见不到夏侯衔,她还能忍,可一旦见到他,皖月能恶心好几天。

    “你应该知道,关于夏侯衔的事情,我比你更着急。”夏侯禹收起笑容,认真的看向皖月。

    事关皇位,他要比皖月上心的多,越是这时候越需要沉住气,要等到什么时候,他哪里说得准。

    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推波助澜,顺便准备后手。

    皇上一定会发作夏侯衔的,西郊那边训练的也差不多了,待到夏侯襄从边关回转之前,宫里若还没有动静,他便准备逼宫。

    夏侯襄是个变数,他远在边疆自己还有出手的机会,若他回来,那当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这次的会面不大愉快,皖月知道现在就算逼夏侯禹,他也没有法子,可是不将自己心里的烦闷说出来,她又气不过。

    数落了夏侯禹半晌后,皖月这才回府。

    夏侯禹摇了摇头,女子就是没什么远见,向皖月这般女子,也就当做玩物还成,怨不得夏侯襄看不上她,若自己处在夏侯襄那个位子上,他也不会喜欢皖月的。

    夏侯禹离开白麓阁后,直接去了西郊。

    他得去看看他的兵,顺便与军师商议商议,是时候将正事提上日程了。

    一道瘦弱的影子身姿灵巧,远远的跟在夏侯禹的身后,看得出此人功底不错,白日里无声无息的跟踪可不容易,离开街市后更是如此。

    那身影轻巧灵活,将自己隐在树冠之中,一路上愣是没跟丢。

    直到夏侯禹的换乘的小轿在西郊一处别院外停下后,跟踪他的身影待他们进了别院后,才攀上屋檐,找了个易于隐藏的地方,将自己身形遮住,暗中观察。

    西郊屯兵本就是个秘密,夏侯禹再三确定没有尾巴后,去往练兵场。

    练兵场并不在别院里,而是距别院十里外的一处密林腹部,中间的树木已经被砍伐殆尽,四周的树木作为掩体,将中心部保护起来,一般人是找不到这里的。

    树林中,数万命将士正在辛苦操练,夏侯禹到时,众将领皆行叩拜礼,恭敬地模样似见圣驾。

    此时的夏侯禹气势全开,威严十足,他免了众人的礼,并将军师叫了过来。

    二人在一旁密语半晌,军师脸上带着显而易见为难的表情,思索了半晌,复又和夏侯禹交谈了起来。

    所有的一切,都落入暗中跟随夏侯禹到西郊的黑影眼中,他此时满眼震惊,想不到一个巧遇,再加上心中的好奇心驱使,竟然让他看到了如此的场面。  黑白分明的大眼珠转了转,他该怎么做呢?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