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解语

第九百八十九章 点火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盛世帝王妃最新章节!

    予怀冷冷一笑,“原来齐王也知道张远跟了我多年,我告诉你,将张远推上死路的那个人不是我,是你!因为是你收买他,是你让他背叛我!”

    “我没有!”予恒说得心力交瘁,不知该怎么样才能让予怀相信。sexoyglamour.net

    “够了。”予怀一拂袖袍,“不用再惺惺作态,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

    “好!”予恒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可以不相信我,但张远……真的不能杀。”

    望着一脸紧张的予恒,予怀突然低低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着“有趣”二字,令众人一脸茫然,不知他口中所谓的“有趣”是什么意思。

    予恒皱眉问道:“太子笑什么?”

    “我笑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顾别人,真是不自量力!”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予怀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笑意,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无情。

    静默片刻,予恒沉沉叹了口气,“或许吧,但我真的不想太子一错再错,有朝一日,太子清醒过来,必定会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够了。”每次听到类似的话,予怀心里都会升起一股无名怒火,恨不得将所有人与事焚烧怠尽,而这团怒火,在瞧见跪在刀下的张远时,膨胀到了极点。WWW。2YT。ORG

    刺下去!刺下去!

    在予怀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唆使他,令他握着刀柄的手,一紧再紧。

    不远处,宁月和阿财一直躲在墙角后偷看,见予怀一直没有刺下去,宁月不满地嘟囔道:“还等什么,赶紧一刀下去就了结了。”

    阿财蹙眉道:“到底是跟了那么多年的人,总要想一想,犹豫不怕,就怕太子……最终狠不下这个心。”

    宁月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落在阿财身上,后者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你看我做什么?”

    宁月嘴角扬起一抹,“你不是怕太子狠不下心吗,那就去帮他一把。”

    阿财茫然道:“我怎么帮?”

    宁月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阵,后者为难地道:“这能行得通吗?”

    “当然。”宁月自信地道:“太子对张远早已不满至极,之所以迟迟没有下手,是因为还缺了一点火,你去帮忙放起来后,自然就一切顺利。”

    阿财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自己不去?”“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我也得回去和三娘通个气,免得两边话对不上。WWW。2yt。ORG”在宁月的催促下,阿财无奈地从墙后走了出来,略略调整了一下心情后,哭丧着脸奔到予怀面前,也不说话,直接跪在地

    上“呯呯”磕了几个头。

    “你来做什么?”予怀本就心烦气躁,自是没什么好脸色给他。

    “奴才有事禀告。”

    “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滚下去。”

    阿财瞅了一眼跪在旁边的张远,抬头道:“奴才说的事情,与张护卫有关。”

    予怀神情一动,道:“说下去。”

    阿财深吸一口气,似是下了什么决心,“张护卫之所以对花蕊姑姑百般维护,并非仅仅出于相识之谊,而是……他们根本有私情。”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哗然,尤其是张远,面色铁青地道:“休得胡说!”阿财被他瞪得心里发怵,但到了这一步,怎么着也要撑下去,定一定神,梗着脖子道:“我亲眼看到你和花蕊姑姑搂搂抱抱,哪里胡说,不止我,三娘也看到了,她不想你们难堪,所以一直忍着没说,也不

    让我说。她是一片好心,哪知反而遭来你们的报复,幸好殿下英明,还了三娘清白,否则已是含恨九泉。”

    张远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是个实诚人,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缓了口气,愤然道:“我与花蕊姑姑清清白白,绝无苟且之事,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恨殿下伤了花蕊,就去找齐王求救,哪知道花蕊还是死了,你就借齐王之手,逼三娘服下牵机毒药,好置她于死地,幸好老天有眼,把三娘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张远又气又恨,朝予怀道:“殿下不要听他胡说,卑职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殿下的事,花蕊姑姑也一样。”

    予怀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四目相对,张远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他在予怀眼里看到了怀疑……

    阿财也瞧见了,暗自窃喜,趁势道:“殿下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三娘。”

    张进刚要说话,予恒先一步道:“三娘三娘,倒是叫得亲切,何时变得这么熟了?”

    阿财面颊被他犀利的目光盯得有些刺痛,“我与三娘并不相熟,只是不忍她受那么大的委屈。”说着,他按住心里的慌张,抬头道:“倒是齐王,您这样屡屡加害一个无辜之人,就不会觉得内疚吗?”

    予恒冷冷一笑,“果然是一伙的,一样的黑白颠倒。”

    阿财咬一咬牙,朝予怀道:“奴才有办法证明刚才所说之事。”

    “怎么证明?”“花蕊姑姑右肩有一块红色的胎记。”这是刚才宁月告诉他的,自从花蕊来了东宫后,她一直刻意接近,又都是女子,知道这个并不稀奇。但这一切,从阿财嘴里说出来,就太不正常了,除了撞见花蕊与张

    远“苟且”之外,很难再找到合理的解释。

    果不其然,阿财的话,令予怀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越发难看,狠狠瞪着张远咬牙道:“你好大的胆子!”

    “卑职没有做过!”张远说得斩钉截铁,可惜,并不能打消予怀的疑心与愤怒。

    “你——该死!”终于,予怀连最后一点犹豫也没有了,手腕一翻,刀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雪亮的痕迹,朝张远胸口狠狠刺下。

    眼见张远就要丧命于刀下,一只手猛然握住钢刀,几乎能听到刀刃划破皮肉的声音,鲜血顺着刀刃不断滴落。

    “你做什么?”予怀满面恼怒地盯着满手是血的予恒,正是他拦住了刀。

    予恒忍着钻心的痛楚道:“仅凭这个奴才的一面之词,就要斩杀张远,未免太过草率了。”“齐王是说阿财冤枉他了?”予怀冷笑道:“那胎记怎么解释?”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