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苏幕遮玥

495 下逐客令 稍安勿躁

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重生豪门之独宠恶妻最新章节!

    变相的逐客令!

    梁夫人要是听不出来就白活这么多年了。www.sexoyglamour.net

    眼神有些阴,在梁温婉开口之前,主动站了起来,笑容满面的说道:“那妹妹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改日有时间再来看你。”

    庄繁星淡淡微笑:“姐姐慢走。”

    梁夫人无视梁温媃给她拼命挤眼色,站起来走出病房,梁温媃看了眼庄繁星,只能无奈的跟在她后边走了出来。

    梁温婉笑着领着两人走出病房,“妈,我送你们回去。”

    梁温媃偷偷扯了扯梁夫人的袖子,眼神有些急切,梁夫人瞪了她一眼,示意她稍安勿躁,梁温媃抿了抿唇,只能偷偷压下心底的焦虑。

    三人走出病房,由梁温婉带领着往电梯方向走去,VIP楼层十分安静,楼道里空旷寂静,只听得到鞋跟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嗒嗒”声。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在寂静的楼道里听来分外清晰。

    三人同时扭头,就看到最里边的病房内走出一个男人,男人很高,在逆光的剪影中只看到那双笔直的大长腿,男人背上背着个女孩子,女孩子伏在他肩头,看不清脸,满头青丝流泻,如锦缎般光华照人。

    随着渐缓的脚步声,男人俊美的面容越来越清晰,剑眉星目,冷峻凛冽,摄人心魄。

    梁温媃眼底有着深深的痴迷和惊喜,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才没让自己失态。

    VIP楼层有两座电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她们在西电梯,而对方离东电梯最近,最后男人站在东电梯门口,摁下指示键,电梯门缓缓打开,男人背着女孩走了进去,从头至尾没有看三人一眼。

    “那位是……?”梁夫人朝梁温婉好奇的问道。

    梁温婉勾了勾唇:“我也不认识。”

    两人走进电梯,见梁温媃恍恍惚惚的站在电梯门外,整个人神游天外,梁夫人一把将她扯了进来。

    梁温婉站在门口,背对着两人方向,梁夫人拉着梁温媃的手,蹙眉看着她,小声叫了声媃媃。

    梁温媃恍惚回神,激动的说道:“妈……我看见……。”

    梁夫人朝她竖起食指,看了眼梁温婉,示意她闭嘴,梁温媃赶紧捂住嘴巴。M.www.sexoyglamour.net

    两人都没有看到,背对着两人的梁温婉,嘴角缓缓勾起的一抹嘲讽的冷笑。

    走出电梯,梁温媃赶忙四处打量,却再没看到那个人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失落。

    “姐……我……我想去一下……。”

    还没说完,梁温婉挑眉看了她一眼:“厕所?”

    不知为何,梁温媃竟然没有勇气回视那双眼睛,心虚的低下头。

    “这可不是好现象,媃媃啊,刚好在医院,要不我安排个靠谱的医生给你看一下吧,你还这么年轻,万一身体……。”

    “不不不是的,我没病。”梁温媃赶紧矢口否认,连连摆手,“我只是出门前喝了太多水……。”

    “媃媃,妈陪你去。”梁夫人狠狠瞪了眼梁温婉,“在这儿等着我们。”

    话落拉着梁温媃走了,走了两步,回头看了眼梁温婉,“厕所在哪儿?”

    梁温婉挑了挑眉,“往东走第二个路口左拐。”

    “媃媃,你确定是他吗?”

    梁温媃肯定的点头:“我不会认错的。”

    梁夫人笑着说道:“我们媃媃的眼光就是好,那男的我看着着实不错,不过……?”

    梁夫人眉头微微蹙起,“他背上的女孩子是他的女朋友吗?”

    梁温媃委屈的垂下脑袋。

    梁夫人一看她这副模样就心疼,拉着她的手说道:“那是因为他还没有看到我们媃媃的好,你放心,妈一定会让你心想事成。”

    梁温媃心下窃喜,嘴上却说道:“妈咪,我这样做是不是不对啊……毕竟他都有女朋友了……。”

    “那又如何?只要我们媃媃喜欢,妈咪一定会帮你得到。”梁夫人温柔的说道。

    “再说了,我们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他的女朋友,也许是他的妹妹呢?”

    这个理由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但为了不让自己女儿留下心理负担,梁夫人只能这么说,且说的一脸心安理得。

    梁温媃知道妈咪是在安慰自己,但她还是宁愿自欺欺人,也不想往那个方面去想。WWW。2yt。ORG

    “你看看,他现在在哪儿?”厕所外边正对着花园,树草繁茵,花团锦簇,日光虽毒辣,但树荫下为人带来几分清凉,不少病人和家属在树荫下散步,医生护士快步穿行而过。

    梁温媃认真的扫了一圈,摇摇头:“没有。”

    梁夫人想了想说道:“今天先回去,妈咪回头找人好好调查一下。”

    “你刚才在阮夫人面前为什么不问呢,多好的机会啊。”梁温媃有些抱怨的说道。

    “那个女人心思深着呢,你看我一提到她那个小外甥,脸色就变了,再问下去还不把我们赶出来?惹恼了她不划算,你再耐心等等,回头妈咪一定调查清楚。”

    想到这里梁夫人就有些气,以为自己什么东西?不过是个被男人抛弃的下堂妇罢了,要不是有个厉害儿子,现在的下场不知道有多凄惨,就这还敢在她面前摆谱。

    梁夫人才不会承认她是嫉妒呢。

    “你姐那里一定要瞒着她,要不然以她的性子一定不会同意的,知道了吗?”走出卫生间,梁夫人细细嘱咐着。

    梁温媃乖巧的点头,她更不想让姐姐知道。

    眼看两人回来,梁温婉挑眉笑了笑:“我们走吧。”

    “那个……婉儿啊,你工作忙,我跟你妹妹打车回去就行了,你去忙吧。”

    “为了带你们来看庄阿姨,我特地把上午的会议挪到了下午,现在时间还早,把你们送回家再吃顿饭时间还绰绰有余,妈,你还跟我客气吗?”

    看着梁温婉真诚明亮的眼神,梁夫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还有一种被看透的错觉,讪讪的移开脑袋。

    梁温婉勾唇笑了笑,“走吧。”

    扭头当先走了出去。

    梁温媃扯了扯梁夫人的袖子,“妈咪……。”

    “死丫头,句句都是呛我的,把她养大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梁夫人刻薄的骂道。

    “妈咪,我想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看她就是故意的。”梁夫人越说越来气,这丫头小时候还好,挺听话的,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敢顶嘴了,敢给她脸色看了,虽然每次都是润物细无声,跟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似得,让人有气发不出来,但她心里感觉得出来,这个死丫头心里对她们的排斥和厌恶。

    养不熟的白眼狼!

    两人说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梁温婉听了个一清二楚,柳眉轻挑,眉目流转着冰冷而嘲讽的笑意。

    ——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那个和婉姐姐站在一起的女孩子,好像是我们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吧。”

    花园偏僻的角落里,一棵银杏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将毒辣的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只偶尔有几缕阳光调皮的漏下来,透过树杈间隙洒下斑驳的光影。

    银杏树树干粗大,周边垒着水泥防护台,台子一尺见宽,铺着墨色的大理石砖,刚好可以供人坐下休憩,因为地处偏僻,银杏树四周又有花圃做掩护,这个地方很难被人轻易发现,风吹过树梢,银杏叶子悠悠飘落,吹走夏日的燥热,带来几分清凉。

    云涯坐在防护台上,抬起柔嫩的手指,零星的阳光洒落在掌心,像是银河里散布的星辰,一片银杏叶子轻飘飘落在掌心。

    云涯微微一笑,将银杏叶子拿在指间把玩。

    晏颂坐在她身边,一手揽着她的腰,眸光温柔的望着她,云涯半晌没有听到回应,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一瞬间就撞入到男人深沉而柔情的眸光里去。

    云涯心脏不可遏止的颤动了一下,愣愣的看着他,“晏哥哥……。”

    烈日晴空,银杏树下,两人相视的画面如此唯美而动人。

    一缕清风吹过,拂起她鬓边一缕发丝,模糊了她的目光。

    晏颂抬手将她鬓边的发丝拂到耳后,挑眉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云涯嘟起嘴:“原来你都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啊。”

    “快说,你刚刚在想什么?要不说我饶不了你。”云涯佯装作怒,但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光喜气洋洋,双手作势去抓挠他的前胸。

    晏颂一把抓住她的手,挑眉笑问:“你属猫的吗?”

    “喵呜,我要是猫,第一个就先把你吃了。”

    云涯一下子撞到他怀里,那坚硬的胸膛撞的她有些头晕眼花的,那双有力的大掌紧扣住她的腰,云涯心底满满的都是感动和喜悦。

    两人贴的很近,很快云涯就有些热了,外边不比房间里有空调,正值酷暑时候,云涯很快就出了满头汗,不由得推搡着他:“晏哥哥我有些热了。”

    晏颂松开她,看她额头上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不由得蹙眉。

    云涯却惊奇的看着他,“晏哥哥,你就不热吗?”

    整个人舒舒爽爽,额头上一丁点汗水都没有。

    云涯忽然想到他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不怕热也很正常吧。

    云涯忍不住想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手刚抬起来就被一只大掌握住了,那一瞬间,一股凉意透过掌心传到四肢百骸,通体舒畅,云涯忍不住舒服的叹了一声。

    不同于寒冰般的刺骨,亦不如凉水般沁寒,而是如暖玉般,温凉舒爽,仿佛春风迎面拂来,柔软如玉凉。

    云涯讶然的抬眸看着他,男人轮廓分明的面容在正午的阳光下有一种惊心动魄般的俊美,一双漆黑的眼睛仿佛打翻了浓墨,越搅越浓,仿佛有着一轮漩涡,将她的心魂都给吸引了进去。

    “还热吗?”低沉而磁性的声音落在耳畔格外温柔而动听。

    云涯笑着摇摇头,脑门上的热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干,风一吹,沁凉。

    “好神奇的技能,那以后我是不是夏天不怕热,冬天不怕冷了?”她笑的有几分狡黠和得意,眉眼灵动娇俏,晏颂眸光深了深。

    “那我想吃冰淇淋,你能给我变出来吗?”

    “不行。”晏颂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你体寒,不能吃这些凉东西。”

    一派严肃。

    云涯像只可怜的小猫一样求饶,小手揪着他的衣摆:“只吃一口口就不行吗?”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想吃冰淇淋,以前她可是不爱吃这些甜东西的。

    记得是在那里看过一段话,爱情就像冰淇淋,太冷会被冻的很硬,不易挖掘,太热会被温度融化,不易拾起。

    只有合适的温度,才能品尝到那种入口绵软、四化的感觉。

    就像晏哥哥身上的温度。

    舔了舔唇。

    所以,她现在忽然很想吃冰淇淋。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