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玲珑的生日,这穆瑶瑶是记得,隔日就去了,巫玲珑的生日,在郁城设宴的,去了不少女子,眼下设宴的地方,是一个阁的地方。M.sexoyglamour.net

    在这世界上只要有钱,那什么样的准备都可以,这春阁里头的准备很好,无论是酒水还是吃的,都面面俱到,没有任何地方是可以给人跳一个错出来。

    在吃的方面更加是精挑细选,就生怕这贵人吃的不高兴,夏欢欢携带郁殷一起出席,夏欢欢一袭蓝色百花流裙,要嫁缠绕这一条银色流水丝带,整个人看上去有着那一股说不出的淡雅清香,非倾国倾城却还是有着那说不出的出尘。

    夏欢欢跟郁殷携手走进那春阁你偷拍,在走进春阁的时候,就走向那巫玲珑,巫玲珑今日比往常更加美艳几分,。周围的男子一个个都将那目光停在她的身上。

    倾国倾城的佳人,眼下也就是这巫玲珑了,巫玲珑含笑的走来,这一笑一瞬间春阁的花,都黯然失色周围的人,就成为了那绿叶,本来是绝美的佳人,在往这巫玲珑身边一站,一瞬间就会黯然失色,半点都难以与其媲美了。

    夏欢欢看着那巫玲珑神色暗了暗,这女人更加是倾城绝色了,“夏姑娘你能够来,我可真高兴,夏姑娘里头里头请……”

    说着就抬起头看着那郁殷,一袭玄色的衣袍,让郁殷整个人显得更加成熟,稳重的气息与那本色妖艳的容貌混搭在一起,让人过目难忘。www.sexoyglamour.net

    “郁少主……”巫玲珑看着那郁殷,神色闪过了惊讶,所有人都知道这郁殷的母亲,是旷古难得的美人灵瑶,只可惜……对方在下嫁给郁家主后,久久都没有那孩儿。

    灵瑶在见自己久久没有孩子后,就开始将身边的丫鬟给了这郁家主,也就是今日的继夫人郁夫人了,在这郁夫人成了这郁家主的妾后,一年不到就生下了郁贞。

    在生下郁贞后,这郁家主立刻将孩子抱给了这灵瑶抚养,所有人都当这郁贞会是下一任的家主了,可在过了不久后,这灵瑶怀了孩子。

    看着这郁殷,巫玲珑神色渐渐有着复杂,很快就笑了笑,“夏姑娘郁少主里头请,”巫玲珑将人请进去。

    在二人进去后,这铃清瑶走了过来,“夏姑娘……”说着就靠近,当看到那郁殷的时候,眸底闪过惊艳,很快就低着头将惊艳敛去。www.sexoyglamour.net

    她知道这郁少主模样好看,可没想到好看成这样了,这一眼过去的时候,都会让人忍不住停止呼吸了,身份尊贵,又容貌出众,是一个女人的恨不得嫁给他。

    可这铃清瑶清楚的知道,这想法想想就可以了,因为眼下这郁殷,显然就是只喜欢这夏欢欢一个,自己在想踩一脚进去,也不过是徒添烦恼而已。

    |“夏姑娘你可来了,你不知道我们都在等你,”铃清瑶带着夏欢欢去不远处走,这郁殷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坐位。

    “夏姑娘你知不知道这下一场的考核就要开始了,而且我们都要去矿场,这可怎么办?我打算放弃了,”都是娇生惯养的,一开始的比赛虽然没有吃苦头,可鬼谷那地方却差一点让她们全军覆没,不少人生了退却的心思。

    这郁少主虽然美如画,可也要有命来享受,眼下这矿场谁知道,去了好不好回不来了,所以不少人都打算退下来。

    夏欢欢听到这话微微一愣,“夏姑娘你那?你应该不会跟我们一样放弃吧?其实如果人选是夏姑娘,我们到是心服口服,”

    最少夏欢欢对她们有救命之恩,如果这换了别人,她们也不会高兴,听到这话夏欢欢笑了笑,“我自然不会退出,”

    “夏姑娘你不要退出,那你可要小心那巫玲珑,巫家可是擅长蛊毒,而且我们瞧这巫玲珑,也没有要放弃的想法,如果夏姑娘你不防备点,恐怕哪一天就找到了,”这巫玲珑一看就知道比赢蒹葭还是要难对付,如果不相信很容易就会吃大亏。

    巫玲珑是什么样的夏欢欢还是清楚一些,眼下这巫玲珑不喜欢这郁殷,却想要少夫人的位置,这让夏欢欢感觉奇怪,到底有着什么事情,让这巫玲珑如此执着?

    夏欢欢端着那茶杯喝了一口茶,却不知道为何?突然感觉到一股气味,下一秒就捂着那嘴巴,而其他的女子却一个个都昏厥了。

    “没想到夏姑娘还是如此警觉,”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夏欢欢微微一愣,这声音自己认识,不就是那赢总管的吗!?

    “赢总管你怎么在这里?”夏欢欢没想到这赢总管会在这里,要知道这三大家族眼下都恨不得杀了赢总管,还留……是因为那一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我还有着事情没有做完,自然不可能离开,夏姑娘……借你身上的白虎玉一用,”这赢总管的话让夏欢欢微微一愣,很快就迷茫了起来。

    “白虎玉?这是什么?”夏欢欢迷茫的模样,就仿佛真不知道什么是白虎玉一般,这赢总管看到这反应,皱了皱眉头。

    “别跟我装模作样了,我知道白虎玉在你身上,夏欢欢……你当初在这秦国古墓里头,得到了白虎玉,别狡辩了,”赢总管看着那夏欢欢道。

    夏欢欢看着周围的人都昏迷了,笑了笑,“我可真不知道什么是白虎玉?更何况那时候我眼疾严重,恐怕你也是一清二楚,我眼睛都看不见,如何跟那些人争夺白虎玉,”

    夏欢欢是打死不承认了,眼下没有人知道自己身上有白虎玉,知道的人都是自己信得过的人,这西熠虽然性子邪,可夏欢欢却清楚的知道,西熠不会害自己的。

    “哦,你身上真没有白虎玉吗?!”赢总管的声音突然变了,夏欢欢睁大眼睛,看着那不远处的男子,琉璃色的眸子,很是熟悉,这容貌……

    “你……”这容貌自己见过,是那一次自己出逃大庆国的时候,意外搭车的主人,可这声音却是西熠,“西熠你怎么会在这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