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晴时有雨

第三百二十二章 赏花

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大双继续与人寒暄,花怜月插不上话,又不想站在旁边陪笑,于是与刘晖一起慢慢踱步到一旁。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她看着院子里并不算多的闲散贵客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解的道:“怎么不见刘寿?他是五皇子,长公主宴请宾客应该不会丢下他。”

    “阿寿早就来了,大概在清音阁闲逛。”刘翎不知何时撇下了那些护花使者,来到刘晖与花怜月身后。她带着盈盈笑意,妙目隐含春风,让人如沐浴在暖阳中,只感觉通身舒畅。

    “正好,我去清音阁找阿寿说话,就不耽误皇姐在这里招待宾客了。”刘晖漫不经心的说着,拉着花怜月就往清音阁方向去。

    刘翎微笑着并未阻止,只是见到凤七跟在刘晖身后,也想要离去时。她眸中闪过一丝明显的失望之色。眸光流转,就听她忽然哎呦一声轻呼,似脚下一滑,香软的身子就往凤七身上倒去。

    凤七身手敏捷,见那成熟欲滴的娇软身子即将倒进自己怀中,立刻极快速的跳到一旁,眼睁睁看着刘翎收不住脚,狼狈的扑到在地。

    刘翎原本想要借着崴脚这个百试百灵的借口,将凤七拐走。没想到他如此铁石心肠,宁可看自己摔倒,也不肯伸手扶一把,心中不由大怒。

    她半趴在地上,愤怒的抬起头,冒火的眸光恰好与凤七带着戏虐与倨傲的眸光撞在一起。不知为何,她心头忽然轻轻一颤,似乎有只蚂蚁在轻轻噬咬,让她又痒又麻又酥。刘翎轻咬下唇,满腔火气尽消,美眸中的雾气越发浓了几分。

    凤七不愿意沾染刘翎,可旁边却有许多虎视眈眈,等着刘翎顾盼间施舍一点温情的俊俏男子。他们见到刘翎狼狈摔倒,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长公主,长公主,可摔着哪里?”

    “快,快去叫御医。”

    “你是何人?方才明明只需一伸手,就能扶住长公主,你为何偏偏要躲开?你可知,对长公主不敬,就是对皇室不敬,若是皇上怪罪下来,只怕你吃罪不起。还不快些跪下,向长公主磕头赔罪!”

    说话的男子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模样,长得倒是眉目俊美,论五官比凤七要精致几分。只是他的背脊不够挺直,唇太薄,眼白太多,眼珠子一个劲的转动着,看上去似时时透着算计。

    男子似乎以护花使者自居,他手舞足蹈,神情激动,唾沫横飞,大有为长公主强出头的架势。

    凤七不急不恼,淡淡瞥着神情激动的男子,慢条斯理的道:“难道你不知道长公主身份尊贵至极,实乃九天仙女下凡,咱们这些凡夫俗子根本就不配碰触吗?”

    男子一哑,吧嗒吧嗒一下嘴巴,发现自己接下来的指责,似乎被堵住了。M.www.sexoyglamour.net明明想在长公主面前露露脸,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无赖。轻飘飘的两句话,不但恭维了长公主,还将罪过撇清了。

    京城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

    刘翎已经被人搀扶着站了起来,她也听见了凤七说的那两句话,纵然知道他只是信口胡说,偏偏她心中就是觉得甜丝丝的。

    “吴元洲,不得对本公主的贵客无礼!”刘翎不客气的对男子呵斥道。她已经在侍女的搀扶下站起身子。盯着凤七的一双美眸含着幽怨,如秋波荡漾,含着情意绵绵。

    周围只要眼不瞎的,都能看出刘翎神情异样,还有对待凤七的不同。

    花怜月很想笑,若不是刘晖带着警告意味握紧了她的指尖,她一定会大笑出声。

    刘翎勾引男人的法子也太幼稚拙劣了些,不过凭着她的美貌,还有她的权势,男人一般都不会拒绝她的勾引。可惜今日她却失了策,在不解风情的凤七身上栽个大大的跟头。

    正在胡思乱想间,花怜月忽然听见一个侍女小声惊呼道:“长公主,你身上的衣裙弄脏了。”

    其实不用侍女说,大伙也都看见刘翎那身斑斓绚丽的大红衣裙,染上了大片污渍,且位置不可描述。

    刘翎垂下眸子扭头看了看弄脏的地方,脸上浮现出羞恼之色,于是愤然道:“今日是谁负责打扫这处院落的,如此偷懒倦怠,让她自己去管事那里领五十板子。”

    扶着她的侍女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只卑微的屈膝,低低的回了一声:“是!”

    不远处,一个站在假山底下的侍女忽然跪倒,她满脸惊惶,连连磕头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周遭的说话声皆戛然而止,似被一股寒风扫过,寂静的空气越发森冷刺骨,不少怜悯的眸光落在那个倒霉的侍女身上。

    花怜月也是悚然一惊,五十大板可是会生生要人半条命的酷刑。明明是刘翎自己假装摔倒,勾引凤七不成。为了维护那并不存在的脸面,却拿无辜的侍女来抵罪。这刘翎不愧与太子是一母同胞,果真是同样的冷酷残忍。

    倒是那个叫吴元洲的男子冷哼一声,道:“还敢求饶,连地都扫不干净,害得公主滑倒,要我说一百大板也不为过。”

    原本磕头不已的侍女闻言,身子就是一软,满是泪痕的脸上尽流露出绝望之色。已经有府中护卫上前架住了她的双臂,并往她的嘴里塞了帕子。免得她的哭闹求饶声,惊扰了院子里的客人。

    这时一个宛如天籁之音的声音,在人群外响起:“长公主,今日赏花宴本是高兴之事,何必弄得血淋淋的,让大家心中都不痛快。M.www.sexoyglamour.net”

    穿着蜜合色嵌赤色狐狸皮锦袄,梳着姑子发髻的慧宁郡主从人群外走了进来。她的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并不看旁人,只对着刘翎道:“依我看,不如罚她一年的月例,算是陪长公主这身衣裙。这样她也算受到了教训,下次必不敢再犯这样的错误。”

    刘翎眸光流转,含着深意在刘晖平静无波的脸上掠过,才轻笑道:“既然慧宁郡主亲自开口求情,本公主就暂且记下这五十大板。不过,就算是罚她一年的月例,也买不来我这一片衣袖。”

    原本绝望的侍女闻言似乎获得了新生,她被堵了嘴说不了话,却在护卫松开辖制后,感激的冲着慧宁郡主连连磕头。

    慧宁郡主冲着侍女莞尔一笑,上前亲密的挽着刘翎的手臂,轻笑着调侃道:“知道你是看在我的面上,我承你的情就是!要不,今日就让我亲自伺候长公主换裳。”

    刘翎长叹一口气,拍拍她的手背,道:“你倒是个心善的,可惜就是命不好”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她那模样,任何人都能察觉到她是在为慧宁郡主感到惋惜。

    刘翎再次深深凝视了刘晖一眼,才在慧宁郡主与侍女们的簇拥下离开。

    懵懂的花怜月这才趁机问道:“这位慧宁郡主又是何方神圣?”为何与刘翎如此亲近?为何刘翎与她说话,眸光却总是暧昧的在刘晖身上打转?

    刘晖摇摇头,道:“慧宁郡主是谢家人”只说了半句话,他就闭上了嘴。后面只能靠花怜月自行脑补。可惜任她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刘晖就是因为拒绝了与慧宁郡主的婚事,才会被皇上一怒之下,贬到梅岭县做了三年小小知县。

    那吴元洲原本想要跟上长公主刘翎,却被护卫不客气的喝退了。他倒是个脸皮厚的,无意中听刘晖提到慧宁郡主是谢家人,满是算计的眸子顿时一亮。只是刘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冷厉气势,他下意识的不敢靠近,于是踱步到一旁,私下里打听慧宁郡主的详情。

    大双站在花怜月身后良久,此刻见长公主已经远去,原本站在院子里的客人也耐不住冷风侵袭,三三两两的相携而去,于是笑道:“王爷,主人家都走了,咱们也别在这里挨冻了,还是到清风阁听戏去!”

    刘晖自然不会拒绝,四人很快离开花园,跟着稀稀落落的人群,悠闲的往清风阁方向而去。一路行来,随处可见隐在浓翠中的高大楼宇,皆是朱墙黛瓦,飞檐翘角,玉兰绕砌,金辉兽面,彩焕螭头昭华长公主的富贵奢华无处不在。

    花怜月忍不住咂舌,暗道与昭华长公主府相比,刘晖的贤王府可寒酸许多。

    很快就见到了被一条蜿蜒水渠环绕着的清音阁,渠中波光粼粼流水潺潺,两旁道栽垂杨柳,桃杏李树顺水流。可以想象,到了初春,这条清幽的水渠必然是红痕漫天,柳波如烟。

    花怜月一路行来,入目的奢华除了让她惊叹,还是惊叹!

    才踏上小巧的石拱桥,众人已经能够听见阁中传出的悠悠丝竹之声。踏进清音阁,一股暖香扑面而来,花怜月才惊觉自己依旧是少了见识。就见阁内满眼都是绿萝成瀑,姹紫嫣红。许多并不耐严寒的娇艳花朵,此刻却开得如火如荼。

    尤其是居中一盆巨大的茶花,浓翠茂盛的枝桠中密密匝匝的绽放着无数花朵。这倒不是奇特的,最奇特的是它们颜色各异,或红,或白,或紫,或黄,或粉,或

    总之只要是花怜月能想到的颜色,全都汇聚在这一棵高大的茶树上。难怪长公主敢在这隆冬时节办赏花宴,这株罕见的山茶花果然吸引了无数华服贵妇,围在一旁啧啧称奇。

    花怜月知道,只要能维持适宜花草生长的气候,养出这一屋子的姹紫嫣红并不难。难的是如何让这一棵茶树上,开出如此色彩斑斓繁复华丽的各色鲜花,想必今日这难得的盛况,是汇聚了无数花匠的心血。

    花怜月不得不佩服,论享受,这位昭华长公主可真是首屈一指。想到此处,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些,细细欣赏一番。

    贵妇们察觉有人靠近,纷纷回头看来。一看之下,不少人的眸中多了意味不明。刘晖虽然没有太子名头响亮,可他身为第一个封王的皇子,又屡屡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如今权柄日盛,隐隐有与太子分廷抗衡之势。

    这样位高权重的人物,偏偏后院极其干净,明里暗里也不知拒绝了多少想要入他后院的名门贵女。听说最近才在外面以正式迎娶正妃之礼,娶了一位出身寒微的江湖女子。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待他好不容易回京后,当今皇上居然奇异的对此事保持沉默,明显就是默许的意思。

    这些贵妇们自然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天姿国色的美貌女子,才能将这位桀骜的王爷收入石榴裙下,还让皇上欣然接受。

    不得不说,当她们看清这位神秘的贤王夫人本尊后,很多人都失望了。也不是说花怜月不美,只是她实在不够资格让人眼前一亮。

    因为在这些贵妇人的眼中,她的身材太过单薄,肤色太过苍白,唇不够明艳,眼波不够娇媚。举手投足虽然大方得体,顾盼间却带着洒脱之意,没有名门贵女的矜持含蓄。

    花怜月似乎没有察觉到周遭那些诡异的眸光,她兴致勃勃的将刘晖拉到茶花前,笑道:“没想到京城也有这样珍品茶花,倒是不虚此行!”

    刘晖见她高兴,脸上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笑意,他随着她的话点点头,道:“这株茶花确实难得。”

    花怜月嘻嘻一笑,道:“呆子,你可想知道它的别名?”

    “哦!愿闻其详!”刘晖回眸浅笑着望向花怜月。

    花怜月俯首闻了闻,才耐心的解释道;“因为它有八种颜色,且开出的花朵只有茶杯大小,观之玲珑可爱,所以叫八面玲珑,已经算是难得的珍品。”

    旁边一位穿着宝蓝色妆花缎面锦袄的贵妇人,闻言忍不住插嘴道:“夫人觉得这株茶花只算是难得的珍品,莫非是见过比这更珍贵的品种?”

    大双瞧了那妇人一眼,对花怜月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林侍郎家的少夫人。”

    林少夫人似乎也觉得自己贸然插嘴有些鲁莽,于是笑着解释道:“因为我平素就爱侍弄这些花花草草,听夫人话中的意思,似乎是见过更名贵的花种,所以忍不住问问。”

    “原来是林少夫人!”花怜月微笑颔首,才道:“比这八面玲珑高一品的是七仙女,就是一株树上有七种不同颜色的花同时盛开。”

    林少夫人皱皱眉,不解的道:“这七仙女明明比八面玲珑少了一种颜色,为何反而要高出一品?”

    花怜月道:“因为这八面玲珑并没有特指哪八种颜色,只要凑齐了就成。可这七仙女虽然少了一种颜色,花径却比这八面玲珑要整整大上一圈,足有碗口大小。且必定红色最大,因为那是大仙女。而绿色的最小,因为那是最小的妹妹。只有所有条件都符合了,才配得上七仙女的名号!”

    “还有绿色的茶花?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林少夫人面上明显露出不信之色。

    大双在一旁笑道:“绿色茶花虽然罕见,却并不是没有。凑巧年前我就得了两盆,唤做绿珠球。若是林少夫人喜欢,回去我就让小厮搬一盆去你府上。”

    林少夫人闻言立刻喜笑颜开,忙拉着大双道:“柳夫人既然拳拳盛情,我就厚着脸皮笑纳了。”随即她又长叹一声,道:“我倒是很想亲眼瞧瞧,那七仙女又是何等风姿卓越!”

    花怜月笑道:“其实除了七仙女,还有鸳鸯凤冠,玉带紫袍,洒金宝珠,香山雏凤,胭脂点雪等名品。虽然没有那么多的颜色,可开花时,花瓣繁复饱满,花香甘冽扑鼻,同样很值得一观!”

    “如此神奇的七仙女,本公主也想瞧瞧!”刘翎明显阴沉几分的声音,在众人身边响起。愕然回头,却见换了一身明黄色祥云孔雀纹嵌珠锦衣的刘翎,不知何时来到了众人身后。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