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张月生

第229章 斜月赌坊是非多(二)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凤鸣在山最新章节!

    骰盅重新换了,三个骰子也换成全新的,朱辰还让旁观的人检查骰子,表示并没有作弊。www.sexoyglamour.net

    将骰子放到瓷碗里,朱辰将骰盅递给青泽,道:“小兄弟,你先来如何?你若能完成我说的数字,便是我输了。”

    青泽心想:“好大的口气!”说道:“好,我先来。”伸手接过骰盅,又道:“朱老板,你想要什么数字?”

    “零!我要零!”朱辰嘴角露出狡猾的微笑,旁边的人则一起鼓噪起来。有人说:“零?怎么可能啊?”有人说:“朱老板这不是故意难为人嘛!”还有人说:“完喽,完喽,这小子输定了!”

    “请大家安静下来!”青泽摆摆手,待众人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他朝朱辰说道:“我们赌什么?”

    “你若做到了,算我输。只要是这个赌场里的东西,你想要什么,就拿走什么,如何?”

    “好,我若输了,随你处置。”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青泽说完,便将骰盅抓起来,轻轻摇晃起来,过了良久,才“砰”一声放到桌上。sexoyglamour.net

    朱辰一直在凝神侧耳倾听,直到青泽放下骰盅。他眼睛紧盯着桌上的骰盅,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说道:“小兄弟,请打开吧。”

    江流一直替青泽担心,零点数怎么能摇的出来,最小也不过是刚才青泽摇出来的一点数而已。青泽好整以暇,轻轻拿开瓷盖,哇,江流一下子愣住了。

    骰盅里的三个骰子斜立着、互相靠在一起,从上往下看,都是斜角,一个数字也看不到。

    江流差点跳起来,“太厉害了!”三个骰子若是平放,自然简单;但是在骰盅的平底上,力道多一分,少一分都会倒塌。

    众人一阵欢呼,“厉害!”“高手!”“牛B!”各种赞美的声音纷至沓来,朱辰不能置信的看着青泽,他完全想不到还有这么厉害的赌术高手。那个白衣少年似乎看呆了,张大嘴巴,半天都合不拢。

    “我输了!”朱辰很大方的承认,“赌场里的东西,随便什么东西你都可以带走。”

    “痛快!”青泽拍了拍桌子,对着围观众人说道:“各位同行兄弟,今日朱老板大发善心,所以才让小弟侥幸赢了半分。小弟感谢各位捧场,大家所输的银两俱都可以拿回去。”

    “好!好!好!”大家齐声叫道,原本这些人都是输光了的赌棍,有钱的谁会在这里看热闹。www.sexoyglamour.net一听说可以把输掉的钱再要回来,大家兴高采烈,一齐涌到账房先生那边拿钱去了。

    赌场的保镖当然也不是吃素的,拦住众人,互相推搡。几个人甚至和保镖打了起来,一时间桌椅齐飞,场面极度混乱。

    最后还是朱辰吩咐账房挨个登记,返还这些人输掉的银两,才控制住局面。

    青泽抱着肩膀嘿嘿直笑,朱辰气得脸都绿了,瞪他一眼,连个场面话也不想说,一甩袖子,气呼呼的走了。

    那个白衣少年居然还没走,低着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江流走近两步,微笑道:“这位兄弟,桌上的筹码,随便你想拿多少都可以?”

    白衣少年抬头看了一眼江流,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转身就走了。江流想不到这少年脾气如此古怪,和青泽相对苦笑。

    从斜月赌坊出来,江流、青泽说说笑笑,一路向客栈行去。此时已是深夜,路上已经没有几个人在行走,偶尔能听到更夫“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叫喊声。

    刚转过一个巷子,突然眼前出现十几条人影,一字儿排开,拦住两人的去路。一个清亮的声音喊道:“两位在赌场里发了大财,我们哥几个要借几个花花。”

    江流、青泽对望一眼,均想肯定是朱辰输了赌注,派人前来报复。江流睁大了眼,仔细观察,只见来人个个头上戴了黑布罩子,只露出一对眼睛,心道:“这些人怕我们记住相貌?还是跟我们相识?”

    又听其中一个人说道:“两位只要把所有的钱财都留下,每人再砍掉一只右手,我们绝不为难两位。”

    江流道:“阁下是何许人?”

    那人道:“我们是何人,你们也不用问,照我说的做,便饶你们不死。”

    江流气往上涌,说道:“阁下是缩头乌龟么,连名字也不敢说?我兄弟凭本事在赌场里赢的钱,为什么要给你们?还我们自断右臂,呸,想得美!”

    七八个人一起哈哈大笑,笑声洪亮,传出很远,显然每个人的内容都不错。江流心里一惊:“这些人武功个个不弱,不知道斜月赌坊哪里请来的高手?”

    先前说话的那人道:“我们不杀尔等,已是天大的恩赐,还不束手就擒……”

    江流大喝道:“放屁!”示意青泽躲在自己身后。“找死!”两个蒙面人听到江流的骂声,已经怒不可遏,一起冲了过来,两柄剑带着寒光一左一右直刺江流的胸膛。

    原本江流想要避开,并非难事,但是青泽还在他的身后,若是闪躲,定会殃及青泽。怎奈此时身上并无兵器,急切之间,身形后退,扯住青泽一拉,手忙脚乱,堪堪避过。

    那两人同时“咦”了一声,似乎没想到江流武功如此高明。对望一眼,长剑又双双刺了过来。眼看白刃当前,江流正要抱着青泽躲避。

    斜刺里忽然飞出一条长鞭,卷住其中一人的手腕,那人吃痛,一声惨叫,长剑撒手,抱臂而退。

    与此同时,另外一人的长剑眼看就要刺中江流。只有一个人,江流再也不用顾忌青泽,右手切出,拿住了这人持剑的手腕,微一用力,那人便杀猪般的大叫起来。

    “当啷”一声,长剑掉落在地,江流飞起一脚,踢中这人的肋部。这人惨叫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动也不动。

    “好身手!”一个人轻飘飘落在江流身前,正是那个赌场里的白衣少年。

    “多些相助!”江流拱手道。

    “不谢!”白衣少年话一说完,就听身后有人大骂道:“哪里来的小子,找死么?”紧接着几道寒风直袭他的后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