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圆子儿

第七百二十五章 有情况了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心思至此,心口大揪,酸痛难忍,凤瑶抑制不住的抬手捂住了心口,百里堇年再度低哑道话,“瑶儿姑娘先坐着等候一番吧,许是不久,大周皇上便会过来了。m.sexoyglamour.net”

    他这话说得极为笃定,但凤瑶却并未真正听入耳里。

    只是待站定在原地沉默半晌后,才极为难得的转身过来,僵坐在了殿内的软椅。

    她终究是未再孤注一掷的朝隔壁主殿而去,也终究是想让颜墨白心无顾忌,从而好生与大英太上皇解决一切。她是想给他空间,也是信他有这个本事在大英太上皇面前全身而退,纵是此番一直留在这里也是在极大的冒险,但她终究还是选择了回避。

    有些事,她不曾经历过,是以自然不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评判一切。只有真正经历过了那些所有磨难的人,每做一事,每言一句,都会有他独自的理由。而颜墨白,恰恰便是如此,命运的无常,身份的颠覆,若非他历来宽大精明,心思磅礴,想必早就被这些一重重的变故震得颓废不堪,是以,他会有他的法子与态度来处理这些事,许是,也当真不愿将一切狰狞不耻的身世在她面前彻底的剖开。

    “皇上如今,就只打算在这里等?”

    待得沉默半晌后,凤瑶才将目光落在百里堇年面上,却见他正在凝她,但眼神却又出远,似在无端失神。

    待得这话一出,百里堇年才开始应声回神,略是苍凉怔愣的目光朝她望来,恰到好处的迎上了他的眼,“不然呢?在下与瑶儿姑娘,一个满身是伤,一个毫无护卫,你我如今,除了坐在这儿等,还能作何?”

    嗓音一落,自嘲而笑。

    凤瑶则稍稍挑了眼角,面色阴沉,只道:“纵是如今只有你我二人,但若要行事,自然也可。”

    “瑶儿姑娘此话何意?”百里堇年稍稍坐直了身子。

    凤瑶也不打算拐弯抹角,仅是稍稍起身往前,略是干脆的坐定在了百里堇年身边。两人突然隔得这么近,百里堇年神色微微颤了颤,却又是刹那之际压下,神情再度彻底恢复如常。

    “如今驻在这极乐殿上的一万暗卫,大英皇上可知这些暗卫之首是何人?”凤瑶问。

    百里堇年怔了一下,随即便垂眸沉思片刻,“该是皇族暗卫的统领,叶峰。”说着,便抬眸朝凤瑶望来,眼见凤瑶眸色深邃,面上若有所思,他沉默片刻,便也猜到了一些,叹息一声,仅道:“瑶儿姑娘若想打叶峰的主意,在下还是劝瑶儿姑娘及早放弃。WWW。2yt。ORG叶峰此人对太上皇极为忠心,违令是从,且如今该是正守在主殿暗中之处,随时都会出来护在太上皇身侧,且此人武功极高,想必连大周皇上都不是其对手,是以,瑶儿姑娘若想从叶峰入手,还是及早放弃为好。此人,若无太上皇之令,绝对是领不过来的。”

    凤瑶面色不变,仅径直迎上百里堇年的眼,“那叶峰,就无任何软肋?”说着,沉默片刻,“或者,整个人也无任何死穴?”

    百里堇年本要摇头,却又刹那之间,神色也稍稍而变,低哑道:“若说软肋,那叶峰,倒是当真有一个。”

    “皇上且明说。”

    “那叶峰虽武功极高,是个武疯子,但此人极为痴迷饮酒,只要是酒,无论酒水是否上等,皆会大口牛饮,直至醉晕才得罢休。”百里堇年略是直白的道了话,说着,面色也越发沉下,仅道:“只是如今那叶峰身在这极乐殿,这几日内自是不敢饮酒。毕竟,近些日子极乐殿四处皆是森眼戒备,太上皇也会随时有事吩咐叶峰,是以,至少这几日内,叶峰是不会让他自己饮酒。”

    是吗?

    凤瑶满面冷冽,低沉道:“既是迷酒痴酒之人,又如何会忍得下心不去碰眼前的酒。”

    百里堇年眉头一皱,正要言话,凤瑶已话锋一转,再度道:“皇上可知这极乐殿的后厨在何处?”

    百里堇年下意识噎了后话,点头。

    凤瑶继续道:“皇上如今可还撑得住?”

    百里堇年深眼凝她,目光也抑制不住的有些摇曳,“瑶儿姑娘之意是?”

    “皇上若还撑得住,便随本宫一道跳窗出去,再领本宫去极乐殿的后厨之地。”

    百里堇年深吸了一口气,当即摇头,嘶哑的嗓音也陡然发紧,“此举不可。极乐殿到处都森严戒备,你我便是出去,也不见得能安然抵达极乐殿后厨。瑶儿姑娘,你……”

    “倘若被人发现,便得靠皇上来为本宫解围了。”凤瑶面露执着,脱口的语气也极是认真。

    百里堇年忧心忡忡道:“瑶儿姑娘想为大周皇上解围的心思,在下能懂。只是如今之际绝非是在太上皇眼皮下动作的最好时机。再者,大周皇上已是宏观布局,不久便会有援兵抵达这极乐殿,瑶儿姑娘也不必急于一时才是。待得援兵到了,如今的局势都会逆转。”而他百里堇年如今,也是在等局势的逆转。纵是想拼了命的去杀那太上皇,却终究是理智战胜了鲁莽,强迫着自己隐忍,甚至等待。www.sexoyglamour.net

    只是这话入得凤瑶耳里,不过是穿耳而过,并未引得心绪的起伏。

    她仅是深眼将百里堇年凝着,怅惘幽远的出声道:“颜墨白是人,不是神,有些事,他虽已宏观布控,但本宫担心的,是援兵无法及时到来扭转乾坤,更担心,大英太上皇会在援兵未来之际对颜墨白下手。”

    “不会。太上皇虽是狠毒,但对大周皇上终究留了情面,虎毒尚且不食子,颜墨白是他真正的……”

    不待他后话道出,凤瑶已出声打断,“太上皇虽不会真正要颜墨白性命,但在他身上种蛊种毒也是可能。如他那般阴狠之人,一旦颜墨白不愿屈服,他自有千百种法子可以对付颜墨白。而如今颜墨白被其引来至此,身无兵力可用,加之又担忧本宫安危,是以,他虽心有鸿鹄,满身算计,但终究会处处受制,容易……中太上皇的招。”说着,落在百里堇年面上的目光越发一深,也全然无心再与他就此多言,仅是嗓音再度沉了几许,阴沉沉的将话题绕了回来,“其余之话,多说无益,如今,我只问大周皇上是随本宫出去,还是想继续留在这里?”

    颜墨白的性子,她最是了解,是以,她既是不想如主殿听他将狰狞的身世彻底撕开,自然,也不能一直呆在这偏殿坐以待毙。

    百里堇年满目复杂的凝她,一时之间,并未言话。

    凤瑶与他对峙半晌,眼见他仍是不言,她终是敛神一番,低沉道:“凡事皆得留后手,我们不能将所有希望全数寄托在援军身上。只是,既是皇上不愿与本宫一道出去,本宫自然也不能强人所难,我一人出去便可。”

    嗓音一落,转身便朝身后不远的雕窗行去,却是足下刚行五布,百里堇年的嗓音终是道来,“在下满身破败,伤势已不容乐观,此番出去,也不知能撑得多久,但也终是不愿瑶儿姑娘独自外出冒险。是以……在下随瑶儿姑娘一道出去便是。”

    说完,不待凤瑶反应,他已敛神一番,暗自咬牙强撑着起身,朝凤瑶行来。

    凤瑶心有起伏,面露动容。

    今日百里堇年所做之事,一次次的让她出乎意料,一次次的让她动容。只道是,百里堇年终究不是恶人,而是一个,如颜墨白那般命途多舛的可怜之人。

    “多谢。”

    思绪突然变得杂乱,千言万语一时之间怎么都道不出来,仅是待沉默片刻后,凤瑶道了这话。

    百里堇年苦涩而笑,仅朝凤瑶扫了一眼便将目光挪开,自嘲道:“都是为了活命罢了,瑶儿姑娘谢在下作何。再者,瑶儿姑娘方才之言确实有理,与其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援军身上,还不如自己奋起一搏,在下本就是临死之人,再奋起一番,无论最后成不成功,杀不杀得了太上皇,在下都不会留太大遗憾。”

    说完,人已行至凤瑶跟前,话锋一转,再度道:“事不宜迟,瑶儿姑娘,随在下来。”

    凤瑶强行按捺心绪,并未言话,仅是抬脚朝他跟去。

    两人一道自偏殿后方的雕窗翻出,动作极是小心,弄出的声响也是极低极低。而待出殿之后,百里堇年早已是气喘吁吁,孱弱的身子越是发抖,眼见凤瑶要来扶他,他却是强行运气内力,强稳住心神,朝凤瑶苍凉而笑,“在下无妨,瑶儿姑娘,这边。”

    嗓音落下,他抬脚便朝一旁的小道行去,本是踉跄不堪的身子,此际竟莫名显得平稳了许多。凤瑶心觉怪异,本要朝他出声问话,却是后话未出,前方竟已有几人巡逻而来。

    她当即噎住了后话,扣了百里堇年的手腕便拉着他蹲在了一旁半人高的花圃中。

    几名暗卫由远及近,踏步巡逻而过,似是并未发觉凤瑶二人。

    凤瑶心头越是陈杂,无心耽搁,拉着百里堇年继续疾驰往前。

    一路上,大英巡逻之人虽是频繁出现,但却数目不多,只是未行多远,奇怪的是,周遭不远顿时有暗卫齐齐奔跑之声响起,阵状极大。

    且那些暗卫全然在往同一个方向奔走,速度极快,分毫不敢耽搁,凤瑶心头一紧,思绪越发杂乱,此际也再无回头之路,只得硬着头皮拉着百里堇年继续往前。

    此际,援军不可能这么快就到,是以,如今这极乐殿周遭的暗卫皆群群往一个方向奔跑,那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便是极乐殿主殿,许是有恙。

    凤瑶如是猜测,片刻之际,担忧四起,不敢再往下多想,仅是越发加快了步伐,迅速朝前,而待东躲西藏一番后,终究是安全抵达了大英后厨。

    此际,后厨内正灯火通明,几名厨子正于厨房内忙碌,百里堇年与凤瑶靠在厨房的窗外顺着窗缝朝内扫了扫,面面相觑,待得片刻之后,两人陡然钻窗而入,厨子们闻了声响便下意识循声望来,却是未及呼出声来,已被凤瑶与百里堇年而入扣住了喉咙,拧断了脖子。

    几名厨子皆无武功,对付起来极是容易,凤瑶面上漫出几分释然,不及多想,待松开厨子后便回得窗边合好了厨房的窗门,待得一切完毕,才稍稍松了口气,目光朝百里堇年望去,则见他正瘫坐在几名厨子的尸体旁朝凤瑶释然而笑。

    “太上皇最是喜欢防人。除了贴身的心腹暗卫之外,其余近身之人,皆要求是无任何武功且也不会任何蛊毒之术的寻常人。他终究是怕被亲近之人所害,是以连厨子都会要求毫无武功与蛊术,从而对他并无任何威胁。当初在大英皇宫时,便是如此,如今这极乐殿,依旧是如此。”

    正这时,百里堇年似是回忆起了什么,面上染上了几分苦涩,勾唇孱弱而笑。

    也不知是否是方才内力过猛还是这一路疾驰的奔波加重了他的伤势,他嘴角再度有鲜血溢出,极是狰狞突兀。

    却待他这话一出,他面上的笑容便稍稍浓了半许,继续道:“只不过,他虽心思细腻,满腹算计,但却独独轻了敌,呵,他以为他挟制住大周皇上了,便能控制住一切局势了,他以为他如今便可彻底的主宰一切,安枕无忧了,奈何,他从不曾放在眼里的瑶儿姑娘,却会将他一军。”

    凤瑶满目复杂,仅朝他扫了一眼,并无与他闲聊的功夫,仅道:“皇上这话许是所言甚早。毕竟,我们此番过来虽是遇见了不少巡逻暗卫,但如今禁宫四处都是森严戒备,我们如此抵达,的确是显得容易了些,就不知这‘容易’之中是否有诈,一旦是太上皇刻意安排,我二人,许是要葬在这后厨。”

    说完,便开始放眼四观,而后便开始快步上前在这偌大的后厨内四处翻找。

    百里堇年依旧瘫坐在地上,努力的喘着气,也不问凤瑶究竟在找什么,薄唇上的弧度也分毫未散,仅朝凤瑶凝了几眼,便道:“最初,在下也是这样想的,以为这极乐殿处处都戒备森严,定不容你我抵达这后院,却不料,我们中途过来之际,见暗卫皆往同一个方向群群而奔,分毫不像是发现你我不在偏殿后而大肆四处寻找的模样,是以,至始至终,许是太上皇都未将你我二人放于眼里,甚至连你我所呆的偏殿都无心差人来严守,且方才那些暗卫群群而奔,若是细观的话,自也不难发觉那些暗卫皆在朝极乐殿主殿奔去,且暗卫们面上皆无如临大敌的表情,甚至大多都是诧异愕然的神情,如此也可证明,大英的暗卫群群奔走,绝非是因为大周突然有援兵攻来,而是,主殿内的大周皇上,许是有情况了。”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