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别有洞天2

正文 第217章 美人计加离间计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官路雄才最新章节!

    。sexoyglamour.net

    女人,都是天才的演员。风流的女人尤其如此。

    男人总是将自己的女人视为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财产,他们喜欢动被人的老婆,却不允许别人动自己的老婆。对给自己戴了绿帽子的男人都是必欲除之而后快,对意图打自己老婆主意的人也是恨之入骨,或者百般防范。

    张志华一点都不怀疑这个计策的效果。因为已年近花甲的花定国,不可能不对自己年轻美貌的妻子具备红杏出墙的可能性有充分的估计。只要有一点动静,他的醋坛子就会被打翻。

    张志华把陈永娇约了出来。花定国虽然不在家,但两人也不敢在他家里风流。他们一前一后,相距约十分钟的路程,把车开到了人迹罕至的湖畔。这里夏天还有三两个有闲情逸致的垂钓者,现在这个时候已看不到人的踪迹。

    陈永娇的车宽敞一些,空调效果也好,两人就在后排亲热起来。之后,陈永娇躺在张志华的怀里,显得慵懒而娇艳。

    她对张志华说:“真希望能够永远这样!要是没有花定国和花大强该多好啊!”在偷情中得到快乐的女人会觉得丈夫以及所有妨碍她偷情的人都是她的障碍!

    张志华正是为了和她谈这个问题才安排了这次约会。www.sexoyglamour.net他说:“西门庆我是学不来了,不过你可以去学潘金莲!”

    陈永娇抗议道:“凭什么?志华,你怎么这么自私?我绝对不会干毒死亲夫的事。你也不要走上这条末路。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乱来。”

    张志华笑道:“你看看你,怎么这样低估我的品德和智商!我是那种色令智昏的人吗?我不是让你学潘金莲对付武大郎的毒招,而是让你去学潘金莲驱走武松的妙招。”

    “怎么回事?”陈永娇兴奋地坐了起来。

    张志华就眉飞色舞地讲了起来。陈永娇说:“我明白了,你是让我去诬赖花大强。这个办法好,你真聪明。”

    张志华说:“好事好,但是要演得像,不然弄巧成拙,反而会把事情办砸!”

    陈永娇说:“你放心,我自有分寸!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花大强正在办公室里看一份合同,接到了陈永娇的电话。陈永娇娇嗲嗲地说:“大强,来家里一趟吧!你叔叔找你有事。”

    花大强十分诧异,花定国找他从来都没有让陈永娇通知过。他迟疑了一会,还是去了花定国的家。

    一进门,陈永娇就满面春风地迎了上来,家里有中央空调,陈永娇穿着低胸紧身毛衣,显得格外性感。www.sexoyglamour.net她帮他取下了脖子上的围巾,说:“来的好快啊!大强,你的效率好高噢!”

    花大强说:“总经理叫我来,我怎敢怠慢?”

    陈永娇拉着他往楼上走,说:“总经理叫你,你不敢怠慢。如果是我叫你来,你会怎样?”说完,一双凤眼骚答答地看着花大强。

    花大强一向就看不惯陈永娇的这副风骚样,常常当老婆说,花定国迟早要败在陈永娇手里。所以他平日里对她一向是不冷不热。当然,在叔叔家里,他也不想硬生生地得罪她,就敷衍道:“婶婶,你是长辈,我一向都是尊重的。”

    陈永娇说:“我不喜欢你叫我婶婶,把人家都叫老了。其实我比你还小两个月呢!我可以做你的妹妹的。今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永娇吧!”

    花大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一个长辈说出的话吗?他正色道:“婶婶,怎么能这么说呢?辈份是不受年龄影响的,即使你比我小十岁,我们的关系也不能改变。”

    “瞧你,搞那么严肃干什么?一点都不像个年轻男人。”

    花大强不理会他的疯话,说:“你不是说叔叔找我吗?他在哪?”

    花定国并不在家。但是刚才打过电话了,还有一会就会回来。陈永娇特意在这样一个时间段把花大强叫了来。

    陈永娇说:“在卧室里躺着呢!走,我们进去吧!”

    花大强就随着她进了卧室,一进门,陈永娇就把门关上了。房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花定国。花大强惊愕地问:“叔叔呢?”

    陈永娇一把抱住他,说:“大强,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说完,就仰起那百媚千娇的脸,望着花大强。

    花大强推开她,说:“这怎么可以?”

    陈永娇说:“有什么不可以?你叔叔那么大年纪,身体又不好,完全是让我守活寡。大强,只要你爱我,我会让你叔叔把企业交给你打理,我和你共享荣华富贵,好不好?”

    陈永娇虽然对花大强并没有意思,但她也想借此机会看一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在以色相诱的同时也动之以利。她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花大强对她动了心,她就告她强奸。反正花定国也快回来了。不至于让他得逞。

    花大强不是不好色,但他接受了花定国太多的恩惠,实在不能作出这样的事。他不客气地说:“陈永娇,你放自重一点,叔叔对你不薄,你怎么能这样?“

    陈永娇又过来抱住他,说:“你怎么这么傻,放着一个大美人不要,你还是男人吗?”一边说,一边悄悄扯掉了花大强西服袖口上的一个扣子。

    花大强再也忍不住了,他推开她,说:“你这个贱人,简直是在败坏我们花家的门风。”

    说完,把她推到床上,夺门而出。

    陈永娇见他走了,得意的笑了。她下楼看了看,见花大强走的匆忙,忘记了拿围巾,连忙拿起围巾,往卧室里跑去。

    一会儿之后,花定国回来了。

    快进卧室的时候,听到了陈永娇的啜泣声。

    走进去一看,陈永娇衣衫凌乱地蜷缩在床上哭泣。

    花定国大吃一惊,连忙问:“娇娇,怎么啦?谁欺负你了?”

    陈永娇停止哭泣,说:“还能有谁?还不是你那不成器的侄子花大强,他调戏我,我不搭理他,他就用强,我不从,要报警,他就灰溜溜地走了。”

    “大强?他怎么会干这种事?”

    “你看,这是我从他衣服上拉下的纽扣,再看,这是他的围巾。”

    人证物证都在,花定国不由得恼羞成怒,他大骂道:“这个畜生,简直是反了,竟然调戏婶娘起来了!明天我就撤他的职。”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