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月下微尘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劫持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虽然外界的风声一直很紧,很多事情也让人觉得非常的压抑,但是婉兮的生活节奏比起一般人来都要慢,可以说胤禟为了让她安心生产做了很多事情。www.sexoyglamour.net明明在西北之事闹得最凶的时候,她能安安稳稳地呆在府里,可谁能想到当八阿哥下定决心要闹出一个结果后,竟将手伸向了她和她的孩子。

    胤禟对于胤禩的态度讳莫如深,从不轻易同人谈及,即便是同婉兮提及他时,他的态度也在不断地转变,由此可以看出胤禩的所作所为消耗的不只是胤禟对他曾经的兄弟之情,还是胤禟对血脉之情的容忍。

    “福晋,雍亲王派人来接弘晖阿哥他们了。”听荷一路小跑过来,说话的时候还微微喘着粗气,可想而知,雍亲王派来的人来得有多突然。

    婉兮的眉头微皱,弘晖他们过来郡王府小住,除非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一般都是他们让人送回雍亲王府的,像这样由胤禛突然派人过来接,次数颇少,甚至每次都有特别的原因。这一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有说什么原因吗?”婉兮放下手中装着温水的茶盏,低声问了一句。在她的印象中,胤禛即便多疑,还有些小心眼,但是在不触动他利益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做这么突兀的行为的。

    “过来的人只说目前局势刚刚稳定,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所以雍亲王想将弘晖大阿哥带在身边。”听荷喘匀了气,才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一禀报给婉兮。

    “奴婢在进来的路上遇到王总管,还打听了一下外面的情形,就怕是有什么疏漏。可是听王总管的意思,近几天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一切平静的不可思议!”听荷似又想到什么一样,急忙又开口补充道。

    她的话不仅没有让婉兮的眉头松开,相反地皱得更紧了。这次西北之事,简亲王入局,不管是因什么样的原因,事后都不该这般平静,就算是小打小闹那也得表达自己的不满,都到了这会儿了,她可不相信简亲王会因为胤禩重病,便主动揭过一切?她轻轻地蹙了蹙眉头,下意识地看向一旁的听雨,见她也是一脸思索的模样,心里没由来地一沉!

    “罢了,听荷,既然雍亲王派人过来接弘晖他们,你带上几个侍卫一起送他们回去。www.sexoyglamour.net”婉兮挥了挥手,眼里闪过一丝深思,面上却一派平静,说话的语气也十分地柔和,就好像一如平常一般,并没有因为此事而受到丝毫的影响。

    听荷应了一声,冲着婉兮行了一礼后,便领命往外走去,毕竟雍亲王府的人和弘晖他们可都还等着呢!

    听雨和听琴站在婉兮身旁,看着婉兮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自己隆起的小腹,脸上的表情看着平静,眼神却显得尤为复杂。看样子她们也感觉到这事透着一股子的不同寻常,只是婉兮没有开口,她们也不便多说,就只能这样静静地等着。

    良久之后,婉兮抬起头来,扫了听雨和听琴一眼道:“能让四哥如此忌惮的想必都不可能是小事。别看八阿哥病重,可是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病重而结束,相反地有可能因着病重的关系,恶胆从边生,一下子狗急跳墙就不好了。”

    “福晋的意思是八阿哥要对雍亲王府里的人下手?”听雨拧着眉,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不,有可能是这样,也有可能不是这样,毕竟真算起,雍亲王府也好,忠勇郡王府也罢,甚至十阿哥和十三阿哥他们都是一路,八阿哥真想豁出一切,咱们怕是都能成为他的目标。”婉兮说这些话时,脸色显得十分地不好,显然这事情又让她想到了之前那些不好的事情。

    八阿哥此人对于婉兮来说,就好像一个灾难集中区,他也好,他身边的人也罢,似乎只要跟他扯上关系,她就会受伤。www.sexoyglamour.net如此,也怪不得她会多想。

    “那咱们是不是要告诉主子爷,多做些防范?”听雨急性子地问道。

    “恩。晚上等爷回来,本福晋会就此事跟爷商量一下,虽说此事不一定如本福晋想得那般,可是防范一番也没什么不好,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八阿哥那边很难用常理去判断。”婉兮说这话的时候,只觉得右眼皮跳得厉害。

    晚膳时分,婉兮收到胤禟传回来的消息,说是有事,不回来用晚膳,让她不要等,早点休息。婉兮心里虽然有事,却也没有多想,毕竟近来胤禟手头上的事情的确不少,每天早出晚归的,已有几日不曾同婉兮一起用膳了。好在弘旻他们都记得过来陪她,否则就婉兮的性子,时间长了,再加上怀孕的关系,指不定会胡思乱想也说不定。

    弘旻他们过来的时候,表情都还好,不过小的几个嘴里一个嘟囔着弘晖他们走得太快了什么的,那样子明显是不希望他们这么快走。

    婉兮对此倒也体谅,毕竟按以往的情况来讲,弘晖他们过来郡王府,至少会住上十天半月,再少也是五六天,这次只住了两天便被接了回去,不说几个孩子,就是她不也一样很是惊讶么?

    “好了,你们四叔会派人来接弘晖他们,肯定是有事才这样安排的。等过段时间,一切都尘才能落定,额娘再让你们阿玛接了弘晖他们一起去庄子上住几天。”婉兮看着规规矩矩围桌而坐的儿女,轻声安抚两句,便示意听雨她们上菜。

    “额娘,真的吗?”年纪尚小的几个一脸亮晶晶地望着婉兮,明显都想着出去玩。

    “当然了。现在你们阿玛手头上的事情颇多,要忙这忙那的,每天早出晚归,肯定是顾不上你们的,所以你们也乖乖的听话,等到事情都解决了,他肯定会满足你们的要求的。”婉兮看着桌面上热腾腾的菜,一边说着一边给孩子夹菜盛汤。

    几个孩子听了婉兮的话,亦连连点头,别看他们小,其实该懂得大家都懂,只是因着有胤禟和婉兮的保护,他们比皇室一大部分的孩子都活得真实些,甚至在某些时候他们还保留着独属于孩子的天真,这大概是婉兮最值得骄傲的一点。

    皇室中的人首要面对的就是生存,因着这一点,他们不得不学着对自己残忍,亦对别人残忍。婉兮能改变自己的孩子,却不能改变别人,所以她在保护孩子们的同时,也教他们一些自我保护的生存手段。

    毕竟涉及权利争斗,要的不只是善良,还需要自保。

    用过晚膳,几个小的就凑到一起玩去了,婉兮拉着弘旻和弘昭,将自己的担忧和猜测一一说了。虽然此事并没有证实,但是可能性颇大,所以布置防范有必要,让弘旻他们提警惕也很重要,毕竟比起婉兮他们这些大人,孩子更容易被欺骗。

    “额娘,您放心吧!儿子会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的。”弘旻皱着眉头,小小少年心里也自有一番打算,毕竟跟在胤禟身边,他可不仅仅只是学习度谋,还得会用计谋。

    胤禩他们屡屡对婉兮和他们出手的事情他心中自有计较,虽然不至于牵扯到无辜的人,可对于胤禩本身,他们心里也是有想法的。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们就算被保护的再好,也会和很多人产生冲突和交际。别以为小孩子的世界就一定单纯,有的时候孩子的世界比大人来得更加复杂。

    “你心里有底就好。有些人一旦被逼到绝境就容易惹出乱子来,他们认为的机会对于被他们算计的人来说,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伤害。所以额娘现在提醒你们,不为别的,只为避免这种伤害再次发生在你们身上。”婉兮说这些话时,放在隆起小腹上的手突然感觉到一丝震动,她知道这是肚子里的孩子在跟她互动。

    说实话,能有这么多优秀而又孝顺的孩子,婉兮真的无比骄傲。

    弘旻和弘昭想到宫里曾发生过的事,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们也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婉兮受伤。别看他们半大不小的样子,可是内心深处,他们也是想保护自己在乎的人的。

    晚上,弘旻他们回去的时候,婉兮让听雨叫来王安,吩咐几句,让他多派些人保护几个孩子,以免到时真有什么事情,来不及反应。王安虽不明白婉兮的用意,却也没有多问,只是顺着她的意加强了几位小主子院落的守卫。

    当暗一带着人潜入郡王府时,只是一个瞬间,他便发现郡王府的守卫跟他们之前调查时比,森严了不少。不过尚在他们的预料之内,毕竟有先前一探雍亲王府的经历在,现在他们行事比起以往更加地谨慎了,这也是郡王府内的暗卫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们的主要原因。

    察觉到郡王府的变化后,暗一倒也痛快,对比婉兮和弘旻他们的院落的守卫情况,稍做分析,便直接将目标放在了婉兮身上。虽然抓一个孕妇比抓一个孩子更难,但是机会只有一次,他们只要能将人抓到手,剩下的就好说了,毕竟这郡王府的人比他们更在乎自己主子的安危。

    婉兮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危险,更不知道胤禩派来的人正在向她靠近,此时的她正坐在炕上给肚子里的孩子读《诗经》。还没读完,便听到一阵喧闹,就在她准备让听雨出去看看的时候,她旁的窗子一下子被人给撞开了,等到她反应过来,冰冷的刀刃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那种冰冷又危险的触感,让婉兮的头皮不自觉地一阵发麻。

    “你是谁!”听雨反应过,同听琴一起警惕地瞪着劫持婉兮的黑衣人,目光一瞬不瞬的,生怕婉兮有个闪失。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