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仙茅一看这阵势,不用想,都知道骑着马的那人必定地位比他们高,说不定就是那山贼窝的头目。m.sexoyglamour.net看他的样子,不过三十来岁,比那猥琐的荼爷要年轻,还有就是看着也顺眼些,虽说长得太过于雄壮,浓眉大眼的,四方脸,显得很凶煞,但至少没有长得贼眉鼠眼,勉强能入眼吧!在穿着上,那人的衣袍料子也是算顶好的,看来这山贼头目的油水也捞得不少。

    “哼,这次,小爷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免得你们再出来祸害百姓。”杨仙茅冷哼,直直迎对那瞪着自己的人,毫不避讳地冷哼道。

    “好生狂妄的小子,鹿死谁手还不自知呢!”那人做了个手势,那些山贼就蠢蠢欲动起来,慢慢向杨仙茅与叶飘飘靠近。

    杨仙茅与叶飘飘背靠背,做好了作战准备。这一次,对方人更多了,而且看那架势,可没那么好对付了,毕竟别人是有备而来的。

    “上——”荼爷见差不多了,就一声令下,让那些围住两人的山贼动起手来。

    那些山贼嚷嚷着往前冲去,这一刻,杨仙茅与叶飘飘眼睛都睁得大大的,直直地盯着前方,不眨一下眼睛。

    始料未及的是,那些山贼往前冲竟是制造假象,他们突然从怀里掏出一袋石灰粉,闭着眼睛往前一撒,顿时白茫茫一片。

    “不好!”当杨仙茅反应过来时,已是晚了,些许石灰飞入了眼里,衣袖遮脸,也无济于事,眼里仿佛有火在灼烧,痛苦难耐。“啊——”杨仙茅疼得直捂住眼睛,想使劲睁开,但实在是太疼痛了,完全睁不开,紧闭着的双眼,那泪珠还是从眼角钻出,颤动的睫毛将它抖落,从脸颊滑下,掉到了地上,一滴又一滴,腐蚀了地上遍布的石灰粉,升起一丝白烟。

    想不到对方如此无耻,竟使出这般下三滥的招数,着实让人不齿。www.sexoyglamour.net

    由于对方在荼爷的吩咐下,特意关照着杨仙茅,大多数的人都是冲他去的,这样一来,叶飘飘那边就没那么猛了,侥幸地躲过了一劫。

    那些贼人见石灰粉起到了作用,就乘此机会去偷袭杨仙茅。叶飘飘听到了杨仙茅的痛呼,回头一看,心里一紧,大呼:“杨仙茅,小心!”说罢,手上的力道却加大了几分,扬起剑,快速地就刺向自己面前的山贼,一脚将人踢飞,想着把这里解决了,就快些去帮杨仙茅。

    杨仙茅眼睛虽是暂时看不见了,但不代表耳朵是聋的,习武之人,这点敏锐的洞察力是很基本的,耳闻八方,一有风吹草动,都可以洞悉敌人的方位。杨仙茅依靠着感官,使出秋风斩,准确无误地击落在山贼身上。

    那些贼人岂会料到这一层,见他看不见了,心下大喜,就以为可以轻松将其摆平。其实不然,每一个山贼靠近时,还未来得及出手,就被杨仙茅与叶飘飘击退。吃了几轮亏后,那些贼人也就不敢轻举妄动的,就团团围住他俩,也不上前去,拿着兵器静候着,像在等待着某个时机。

    先是使诈,再是偷袭,真的是为了复仇而绞尽脑汁了。杨仙茅恼怒了,如果身上带着有暗器的话,定使出个“漫天花雨”,打出那一篷的梅花针,让所有的山贼为此丧命。

    听不到对方有何动静,杨仙茅想那些人大概是怕了,不敢上前。于是,他偷偷运起气来,他让那股气流往眼睛附近的睛明、攒竹、丝竹空和四白这四个穴位逼去,慢慢的,眼睛部位开始升温,当升到某种程度,恰好是眼睛所能承受的温度时,杨仙茅慢慢地改变了气流的大小,也放缓了速度,那股劲没那么强了。www.sexoyglamour.net

    “杨仙茅,你眼睛怎样了?是不是,是不是看不见了。”叶飘飘看向杨仙茅,只见他紧闭双眼,一脸的隐忍,忍着疼痛,她的心一沉,感觉有什么在揪着自己的心,跟着难受起来了,她不知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减轻他的痛苦。

    杨仙茅一心在试图逼出那入了眼的石灰,没有听到叶飘飘所问,而因为得不到杨仙茅的回应,叶飘飘心里更急了,但她不断告诫自己,在这关键时刻,不能急,暴躁着易露出自己的弱点,对方还在虎视眈眈,自己万不能放松警惕。

    杨仙茅的脸上,后背上都渗出了细汗,而眼睛由紧闭着的,慢慢被从眼中冒出的蒸汽撑开,晴明穴能催泪,泪水有一部分成了蒸汽,有一部分挤出了眼睛,垂落于地。那些泪水,是浑浊的,白色的浑浊液,是那融化进入眼里的石灰粉,被逼出来了。

    当泪水流尽了,再也挤不出一滴了,杨仙茅才收回了在身体里游走的丹田之气,收回了腹中去,眼睛血红血红的,眼眶也湿湿的,像大哭过一场似的。

    那荼爷看着那些山贼一个两个都不往前一步,心里那个气啊,气得直跺了好几次的脚,就差没提刀往前掺和进去了,想叱喝一声,要他们赶紧的,可奈何马上的人都没发话,自己倒不好发作。荼爷只好看向马上的人,轻声询问说:“二当家的,你看,这,这当如何是好?”

    原来,这马上的人是这群山贼的二当家邵虎,看来,这贼窝也不小,倒不知他们大当家的又是何许人物。这马上的二当家可不是白当的,邵虎坐在马上也没闲着,他可是一直在盯着杨仙茅两人,先前听带伤归来的手下说他可神着呢,以一敌七,分毫无损,那时听了根本就不信,如此看来,还当真如此。

    想来,这撒石灰粉的招数虽是有些下作了,可却是撒对了,就如手下所说,咱们是山贼,山贼可不管这些。邵虎紧了紧手上的鞭子,暗暗地盘算着如何去对付杨仙茅那两人。

    “你,过来。”那二当家向荼爷招了招手,让他附耳过来,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在他耳边细语:“你让他们这般……”说罢,那二当家勾了勾薄唇,对自己的计谋胸有成竹。

    那荼爷听后,嘿的一声笑,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奉承道:“高,高啊!还是二当家想得周到。”他随即往前走去,眯着眼睛,带着阴险的笑容,再配上眉目间透露着的一丝阴险,真是绝了。他走到那些山贼身边,轻声耳语了几句后,消息就一个接一个地传了过去,传达了二当家的意思后,他就走开了,找了个地,双手环抱于胸前,等着看好戏。

    那些山贼领会到二当家的意思后,就都静了下来,凝气屏息的,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他们互相打了个眼色后,轻挪脚步,走得甚慢,不让发出一丝声响。

    他们以为没了声音,杨仙茅就无法判断敌人的方向,殊不知,杨仙茅刚刚就已经治愈了自己的双眼,此刻,他正撑着红红的双眼,冷眼看着他们一步步逼近自己。

    叶飘飘心中一凛,寻思道:“他们在轻声靠近,你要多加小心了,不知对方还要使出啥诡计。”叶飘飘也不知杨仙茅眼睛如何了,只当杨仙茅眼睛大抵是失明了,这样看来,当下形势很不利,她不由地紧握住了手上的短剑,眉头微皱,紧咬着下唇。

    哼!既然如此想玩,那小爷我就陪你们玩一把,把你们这贼窝给端了。杨仙茅是彻底被惹怒了,心里冷笑一声,开始盘算着如何将这山贼窝给铲平了。

    “上——”荼爷嘶吼,一声令下,周遭的山贼立马往前扑去,如同饿狼扑食一般。

    杨仙茅眼睛都没眨一下,使出内力,震得山贼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叶飘飘也没料到这一出,也被震得有些不稳,小挪了下步子才稳住了身体的平衡。那些山贼站稳了后,又往前冲去,一个上了,就会接着又一个,杨仙茅都一一地接招了。

    后头一股强劲的风力向杨仙茅袭去,杨仙茅耳朵动了下,他听到了这动静,但他没有去躲开,随即就是“哐”的一声,一刀身落到了杨仙茅右肩上,竟然断了,这得益于杨仙茅的身体是经过淬炼的,耐砍,这普通的一刀,伤不了他。

    那下手的人也是被这状况惊到了,魂都失了,整一个人呆住了,说不出话来,就半张着那嘴巴,还未回魂呢!杨仙茅反手就给那人来了一掌,将其击飞了,可见这力道,下手可真重。

    这么一下,旁人都看得懵了眼,一刀下去还能没事,真的是见鬼了。还真有人不信的,以为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看,真的假不了,假的亦真不了,那断了的刀就在地上躺着,这还真的见鬼了。

    这些山贼何曾见过这样的人,不,已经不能说是人了,哪有刀枪不入的人呐!那些贼人不由地心下惊惧,害怕起来了,这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那荼爷和二当家可没错过这么精彩的一幕,看得也同样愣神,那脸色可是一个比一个难看。二当家的一怔,心道:这家伙到底是何来头,竟然还砍不动他?那荼爷倒是惊讶到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这,这,这怎么,怎么可能?”

    叶飘飘闻声回头,本以为杨仙茅受伤了,心可是提得老高了,可看到的就只是那断了的刀,还有被击飞的人,而他,毫无损伤,这让她默默舒了口气,但也十分疑惑: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