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rft_"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rfs_"rsetdef()[3]

    市委,张一萍办公室。M.sexoyglamour.net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陈兴到的时候,张一萍正在会客,听取江丰区区委记罗开源的工作汇报,陈兴只是等了几分钟,罗开源便离去,在门口碰见陈兴,罗开源也忙点头跟陈兴问好。

    “陈市长过来有什么事?”张一萍看了陈兴一眼,客气的请陈市长坐下。

    “我是来和一萍记商量曾静的事的,昨天傍晚一萍记请我过来不是说最多只给我一晚的时间吗,要不然今天午要拿到会讨论,这不,我过来看看一萍记现在是啥意见。”陈兴笑眯眯的说着。

    张一萍听到陈兴的话,险些气得吐血,此时此刻,陈兴的笑脸在她眼里是如此的面目可憎,她看出来了,陈兴这是故意到她面前来耀武扬威来了,是故意来奚落她的,这让张一萍几乎忍不住要发作,一向强势惯了的她,更是容不得别人以这种方式来嘲讽她。

    “陈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张一萍寒声道。

    “没什么意思,是问问一萍记有没有新的指示。”陈兴淡然一笑。

    张一萍轻哼了一声,没有吭声,林刚都已经出事了,张一萍显然不可能再为林刚去折腾曾静这件事,她是讲究利益至的人,林刚对她有价值,她愿意帮林刚出力,但现在林刚连自个都保不住了,别说是价值,现在所有人都巴不得和林刚撇清关系,张一萍更不可能再为了林刚去跟陈兴在曾静这件事较劲,哪怕她现在看着陈兴一肚子火,张一萍也绝不会去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www.sexoyglamour.net

    “陈市长,要是没有别的事,我要忙了。”张一萍没有正面回应陈兴的话,站起身说道。

    “行,那一萍记你先忙。”陈兴嘴角微微一翘,也跟着起身,张一萍这么说,等于是变相的在曾静这个问题服软了,对于张一萍这种性格的女人来说,已经殊为难得,陈兴也不指望张一萍能够正面回应。

    从张一萍办公室出来,陈兴嘿然一笑,想到刚才张一萍的脸色,陈兴有种说不出的痛快,能面对面的看着张一萍吃瘪,对陈兴来说,意义更加不同,张一萍这会估计在办公室里摔杯子都有可能。

    乘坐电梯下楼,陈兴刚走出办公大楼时,迎面走来的一行人让陈兴神色一怔,仔细看了两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陈兴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黄兴锐?

    陈兴没有想到会在这看到对方,而看对方的样子,身后还跟着几名随行人员,明显是为了公事而来。

    陈兴看到黄兴锐,黄兴锐同样也看到了陈兴,脚步微微一顿,黄兴锐主动朝陈兴点了点头。

    “兴瑞部长过来是?”陈兴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凝视着黄兴锐。

    “有点事过来一下。”黄兴锐刻板的脸挤出了一丝笑容,“陈市长也是过来公干?”

    “嗯,过来和一萍记商量点事情。”陈兴点了点头。

    “是嘛,我也有公务在身,不和陈市长多聊了。”黄兴锐点了下头,并没有和陈兴多聊的打算。

    带人朝前走去,两人的身影交错而过,陈兴注视着黄兴锐匆匆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凝重,他知道以黄兴锐所在部门的特殊性,对方平时不苟言笑只是一种正常的姿态,并不是对人有什么成见,所以他也不会在意黄兴锐这么不给面子的连多说句话都不肯,倒是对黄兴锐带人出现在市委,陈兴心里一下子有了诸多猜测。www.sexoyglamour.net

    从某种程度来说,黄兴锐这个部门的人出现在哪里,绝不会有什么好事,而今天,黄兴锐亲自来到市委,他是要找谁?

    其实根本无需陈兴去猜测,答案已经呼之欲出,能和黄兴锐身份对等并且级别一样的人,才值得让黄兴锐亲自出马,那么,黄兴锐来市委是找谁已经显而易见了。

    想到之前黄兴锐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以及自己的一些猜测,陈兴眉头不知不觉的皱起,他和张一萍有矛盾是一回事,彼此也曾经有过不愉快的过往,但那些毕竟都是私事,陈兴心里终归还是不希望张一萍在大是大非的问题有什么错误。

    在原地默默的站了一会,陈兴叹了口气,陈兴心想希望自己是瞎想吧。

    回到市政府,陈兴依旧是有些心不在焉,在办公室处理了一午公务,陈兴的思绪便飘到了南州,曾静这档子事随着林刚落马总算是解决了,也没必要他再去操心,而了却了这桩心事,陈兴的心思便转到了朱子情身。

    陈兴现在迫切的想要飞到南州去,这几天,他的心里其实也一直在牵挂着这事,好几次都想拿出手机给朱子情打电话,但陈兴终究是克制住了,在电话里他能同朱子情讲什么?对方从始至终都瞒着他,那说明不想让他知道,那他在电话里同对方谈,更加说不清楚,对方恐怕也不会承认,这件事,双方无疑只适合面对面的交谈。

    更何况,陈兴现在也摸不清朱子情的心态,贸然打电话去把事情挑明的话,陈兴也拿捏不准朱子情会是什么反应。

    “哎。”默默的叹了口气,陈兴心思很复杂,想到自己在外头竟然有一个女儿,在经历一开始的震惊后,陈兴的内心很复杂,有惊喜,有愧疚,更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种种复杂的心思交织成他现在的心态,不过此刻,陈兴更想要做的是亲手抱一抱自己的女儿。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因为周六午还有一个活动,陈兴只能等到周六午参加完活动后才坐了飞往南州的航班。

    这一次,陈兴独自一人动身,两三个小时的航程后,陈兴到达南州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看了看时间,陈兴先去了蒋琬那一趟,医院的鉴定结果在蒋琬手,陈兴想将鉴定结果带。

    因为事先没通知蒋琬,乍一看到陈兴的蒋琬,惊喜可想而知,都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没想到这才隔没多少天,陈兴会再次过来南州。

    “陈兴,你怎么又来了。”在餐厅楼的小办公室,蒋琬将门反锁后,一脸惊喜的看着陈兴。

    “怎么,瞧你这话说的,不欢迎我啊?”陈兴哈哈一笑。

    “不是不欢迎,是太意外了,你不是才回去没多久嘛,我都不敢想你会这么快又过来。”蒋琬抱着陈兴的胳膊,一脸亲昵的靠在陈兴身,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过来有点事。”陈兴笑笑,轻轻捏了捏蒋琬的脸蛋,道,“蒋琬,那张医院的鉴定报告呢,你给我一下。”

    “哦,好。”蒋琬闻言,立马走到办公桌后面,从一个锁着的抽屉里将报告拿了出来。

    “陈兴,给。”蒋琬把报告拿给了陈兴。

    “嗯,辛苦你了。”陈兴点了点头,这事显然得多亏蒋琬能帮他去办。

    “有什么辛苦的,我只是帮忙送到医院而已,又没干什么事。”蒋琬俏皮一笑,瞥了瞥陈兴手的鉴定报告,陈兴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两次到南州,嘴都说有事,蒋琬其实很想问一问,但还是忍住了,哪怕是她心里有些猜测,但蒋琬也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蒋琬,我得先离开一下,有点事。”陈兴拿了报告,并不想多耽搁。

    “那你先去忙吧,正事要紧。”蒋琬乖巧的点了点头。

    和陈兴一起往外走,蒋琬知道陈兴突然过来南州肯定没有安排车子,将自己的车钥匙给了陈兴,“陈兴,开我的车过去吧,要办啥事快一点。”

    “也是。”陈兴楞了一下,旋即接过车钥匙,自己开车总打车方便点。

    陈兴临车之际,蒋琬突然叫住道,“陈兴,晚你过来吃饭吗?”

    “晚。”陈兴眉头微微拧了一下,“晚不一定,有来的话,我打电话给你。”

    “好,我等你电话。”蒋琬点头道。

    了车子,陈兴朝蒋琬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进去,随即启动了车子。

    车子驶马路,陈兴透过车窗看到蒋琬依然站在原地目送着自己离开,无奈的笑笑,蒋琬总是用她的温柔和乖巧让人忍不住去疼惜,甭管是自己这次回来,还是之前让她去做血缘关系鉴定的事,陈兴相信蒋琬心里肯定是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但蒋琬除了默默的去做好自己交代的事,却是什么都不问,这样一份情,陈兴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得起。

    车子朝着朱子情所住的别墅小区开去,陈兴之前毕竟在南州工作过,对市区并不陌生,次仅仅只是和邓二明去过一趟,陈兴便记住了朱子情家所在的别墅小区位于哪里。

    一路,陈兴一边专注的开着车,一边想着心事,他今天过去,显然是想和朱子情打开天窗说亮话的,如果朱子情不承认,那陈兴将医院的鉴定报告拿出来,这也是他会决定先去找蒋琬拿这一份报告的原因,而如果朱子情承认,那自然无需那么麻烦。

    路堵车,陈兴开了近半个小时才到朱子情所住的别墅小区,因为不是小区内的车牌号,陈兴的车子竟然被拦下来了,想到次邓二明的车子是能直接开进去的,陈兴颇有些纳闷,这会也只能打电话联系朱子情。

    底部字链推广位

    本来自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