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洛神

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番外完死磕到底

乐虎老虎机娱乐 www.sexoyglamour.net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碧柳想宛凝已经出嫁了,因为年纪小二夫人肯定是没教她,现在被问着。

    她也不好意思啊,不过她偷偷告诉皇子妃总好过她光明正大的去请教别人好,碧柳凑到宛凝耳边嘀咕,宛凝怔大了声音,“脱光了一起睡,不冷啊?”

    碧柳想死,安年想去撞墙了,十三皇子嘴角抽了又抽。

    碧柳对宛凝这个问题没法回答了,“奴婢也不知道了,奴婢只知道要圆房生小孩就得脱光光的一起睡。”

    宛凝继续啃鸡腿,一想到要脱光一起睡,宛凝脸也红了,她想到的不是别的,被人欺负了都没法跑啊,没穿衣服……

    碧柳想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干脆多给宛凝灌输一些夫妻的思想。

    “皇子妃,您现在跟十三皇子成亲了,按理应该和十三皇子同床共枕的。

    就算不同床共枕,也该同住一间院子同桌吃饭,想想福宁王世子妃和祈世子妃,都是一样的呢。”

    宛凝想到浅儿和她抱怨爹爹不给她和娘亲睡觉的机会,应该是睡一张床的,可是想到和十三皇子同床共枕她就难过了。

    再听碧柳说后面的话,宛凝嘴巴撅了起来,“他怎么能跟我三姐夫和五姐夫比呢,我三姐夫对三姐姐是言听计从,五姐夫也一样,他除了欺负我还是欺负我!”

    外面十三皇子一听宛凝说他不如展墨羽和莫冗祁炸毛了,气的要踹门。

    被安年给拦住了,“爷,三思啊,皇子妃说的也不错啊,福宁王世子妃的确宠世子妃没话说,这点爷可是比不上的。”

    十三皇子气的一把拽过安年往远处一扔,“你少在我跟前提那小气吧啦的福宁王世子,我揍的你满地找牙!”

    安年一个回旋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不敢上前。

    忘记了,十三皇子最不喜欢的就是福宁王世子,他还将两人对比,成心的找死啊。

    不就是不许福宁王世子妃给您做菜么,都多少年了丫,还记着呢,安年就没觉得他家主子的记性这么好过……

    屋内宛凝吃着饭,吃的正兴头上,突然屋外面就传来打架的声音,还是熟悉的声音。

    宛凝忙把鸡腿扔碗里,拿起跑着胡乱的擦了下嘴就奔了出来,恶狠狠的剜着不应该出现的人,“你怎么在这里!你越界!”

    十三皇子狠狠的白了宛凝一眼,“跃什么界,我翻墙进来的!”

    说完,大步就迈进了屋,饿死了,拿起碗筷就吃起来,看着宛凝瞪着眼睛站着一旁,吩咐道,“给她两个馒头,让她站到一旁吃去。”

    碧柳站在一旁,很想告诉十三皇子,十三皇子妃不是叫花子啊,怎么听着像打发叫花子似地呢,宛凝在一旁气的嘴巴鼓鼓的。

    虽然她已经吃饱了,但是看见自己喜欢的菜被人家大快朵颐,她心里不舒坦了,“翻墙进来的,这一半也还是我的,你给我出去!”

    十三皇子悠然自得的白了她一眼,吩咐安年道,“明儿让人在本皇子寝院后面修做佛堂,送她去那儿念经祈福。”

    安年瞪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岔了,十三皇子要送十三皇子妃去佛堂念经祈福?

    宛凝气大了,火气冲天,“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十三皇子继续吃饭,“你娘没教你什么是在家从夫,出嫁从夫,夫君是天吗?我说什么你就得照办。”

    这话才教过的,宛凝气的嘴巴鼓鼓的,碧柳溜过来拽了宛凝的衣袖,小声咕噜道,“说两句好听的哄哄十三皇子,别死扛着啊……”

    宛凝宁死不屈,抿着嘴瞪着十三皇子,十三皇子斜眼睨视了她一眼,继续吩咐安年,“所有弃本皇子从皇子妃的丫鬟婆子小厮一人赏二十大板!”

    安年挑眉头,小心翼翼的道,“爷,如此一来,整个皇子府全是伤员了,哀嚎声遍地都是啊,不如分四次行刑吧?”

    十三皇子考虑了三秒,同意了,安年立马就下去了,即便是五板子,可架不住十三皇子府人多啊,宛凝听见那疼呼声,想求情。

    十三皇子扫眼过来,“想求情也行,那些板子就全打你身上,一天打你两板子,这辈子你得天天挨板子了。”

    碧柳拽宛凝衣袖,使眼色,想想啊,十三皇子多不听话的一个人。

    要是有办法把他训的跟个乖猫似地多好,想他往东就往东,想他往西就往西。

    宛凝瞅着碧柳给她画的美好幸福生活,宛凝眸底有小碎钻闪出来,到时候,她天天给他吃馒头,还不许厨房加糖!

    可问题是,现在怎么做?

    宛凝扭着小柳叶眉看着吃的不亦乐乎的十三皇子,无从下手啊,总不能拿个绣球往空中一扔,训猫似地说:你去给我捡回来,捡不会来就不给你吃鱼吧?

    宛凝凑到十三皇子对面坐下,扭着小绣帕看着他。

    十三皇子不适应了,那丫鬟跟她说什么了,突然就变得这么温顺了,直觉告诉她有阴谋,“想说什么就说。”

    宛凝思岑再三,还是问了出来,“要怎么样,你才变得听话?”

    十三皇子脸一哏,“这话该我问你的吧?!”

    宛凝鼓嘴,“是我该问的,你看,我祖父听我祖母的话,我爹听我娘的话。

    我三姐夫听我三姐的,五姐夫听我五姐的,就是大姐夫现在都听我大姐的了,按照这么算,你应该听我的。”

    十三皇子听得嘴角直抽,一群夫纲不振的人,“那你祖母就不听你祖父的话?你娘不听你爹的话?你三姐不听你三姐夫的话?”

    宛凝被反问的一噎,好像是……听得……

    十三皇子见她那表情就知道,随即放了筷子,“得你先听我的,肩膀酸,过来帮我捏捏。”

    十三皇子说完,就那边小榻上一趟,回头见宛凝不动,蹙眉,“又不听话了,算了,明天你还是去念经吧。”

    碧柳拽袖子了,宛凝深呼吸,她讨厌一遍又一遍的念经,只得屈服的走过去,认命的给十三皇子捏肩起来,十三皇子得瑟的直哼哼。

    是夜,十三皇子把宛凝香喷喷的大床给霸占了,给了宛凝一个小榻,宛凝憋屈的忍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宛凝去院子外面,这才发现把条分界线已经被人给弄没了。

    碧柳劝道,“佛堂的事好像不是假的,要不忍忍吧,整天大眼瞪小眼的多难受?”

    宛凝十分委屈,“十三皇子府我都玩遍了,哪个角落长了什么我闭着眼睛都清楚,有没有什么地方好玩的?要不我们出去玩吧?”

    碧柳听宛凝说溜出去玩,眼睛都睁圆了,宛凝却是十分肯定的点头。

    “以前在元府,我出去得经过我娘的同意,但是现在我都嫁人了。

    十三皇子府内院我最大,我不用跟谁禀告啊,赶紧,你去拿银子,我要出去玩,一会儿我再去三姐姐和五姐姐家做客去。”

    碧柳不同意,十三皇子妃年纪太小了,还不到十岁呢。

    出去万一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办丫,碧柳犹豫不决。

    宛凝瞪眼,“你要是敢告诉别人,我就不要你了。”

    碧柳叹息,“十三皇子妃,以前只是玩闹,府里那些丫鬟小厮都听您的,可出门是大事呢,奴婢多找几个人跟着。”

    这倒是给宛凝提了个醒,一群人跟着玩什么啊,她这身衣服根本就出不去,忙回屋翻箱倒柜起来,没有丫鬟的衣服也没有小厮的衣服。

    然后一路找,最后找到了十三皇子以前穿的旧衣服,挑了件不打眼的胡乱的套在身上,让碧柳把她当成十三皇子给梳妆。

    碧柳只得照做了,然后,宛凝又让她去搬梯子,人家能翻墙进来,她当然可以翻墙出去了!

    碧柳叹息的任命的一一照着吩咐做了,就是她自己也得认命的去换了小书童的妆扮,不过碧柳留了个小心眼。

    跑去跟安年总管禀告了,“十三皇子妃要翻墙出去玩,还要去福宁王府和长公主府上做客,奴婢拦不住,怎么办?”

    安年头痛了,一天一定要整个三五出才成么。

    只得应道,“小心点儿,别翻墙了,一会儿我把小门的人喊走,你们从小门出去,暗处我找人护着十三皇子妃,玩一两个时辰就得回来。”

    碧柳连着点头,然后回去禀告宛凝,不用翻墙宛凝自然是高兴了,在镜子跟前转了两圈,“我现在跟我弟弟是不是一样?”

    碧柳连着点头,十三皇子妃身子都还没长开呢,跟小少爷又是龙凤胎,长的一模一样再正常不过了。

    碧柳瞧宛凝那眼神,碧柳扯了下嘴角,“皇子妃莫不是想装小少爷吧?”

    宛凝脖子一昂,“那有什么不可以的,记得叫我少爷。”

    宛凝说完,迈着她弟弟的步子,直奔小门,出了十三皇子妃,宛凝就兴奋了,这要是在元府简直不敢想象,嫁人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好处的。

    十三皇子府在正街上,往前走没一会儿就有卖东西的小铺子了,纸鸢啊风筝啊,面具啊,一堆小玩意,宛凝挨个的瞧过去,“明儿我们还出来逛街!”

    小厮碧柳扯着嘴角认命的点头,安年总管同意了,她有什么不同意的。

    宛凝手上买着糕点,手里拿着糖人,碧柳手上更是一堆,拿不走的,见谁可怜,就往谁小摊子上一放。

    阻止不了皇子妃买东西,可带不回去她也没办法啊,这么一小举动却是乐的那小商贩高兴不已啊,好人啊!

    碧柳扛着一堆东西,胳膊腿酸的不行,后面有疾驰的脱缰之马奔过来。

    碧柳忙往后面退,瞥头去看宛凝,宛凝正走在路中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的大汉,五大三粗的,一脸猥琐,“你是谁家的小少爷啊?”

    宛凝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丑的人,吓的直往后退。

    那大汉瞧见马奔过来,连忙往一旁走,宛凝么,一双眼睛全盯着大汗,全然不知身后有危险……

    碧柳急的快哭出来了,手里的东西一扔,就要过来拉宛凝,可因为马奔过来,路中间的人都躲开生生的拦住了她,眼见着马就要踏过来了……

    千钧一发之际,那边窗户处一个紫色身影蹿下来,在马蹄下把宛凝给揽了过去,顺带一脚踢过去,那匹脱缰之马就被人踹到一旁去了。

    硬生生的打翻了几个小摊子,宛凝惊魂未定,抬眸就瞧见了救她命的人,表怀疑,是十三皇子没错。

    十三皇子瞅着宛凝,“谁让你跑出来乱逛的,赶紧回去!”

    宛凝因着人家才救过她一命,不好瞪眼,十分委屈的站在那里,十三皇子眉头不悦了,对身边的小厮道,“送他回元府。”

    宛凝眼睛倏然睁大,他把她当成昕儿了。

    宛凝回头就见到碧柳眼睛都红了,宛凝面对着十三皇子傻笑,背后一双手却是让碧柳走远点儿,宛凝傻呵呵的对着十三皇子,“六姐夫!”

    十三皇子打着扇子点头,“一母龙凤胎,你比你姐听话多了,你自己出来的,没人跟着?”

    背后说她坏话,宛凝气的咬牙,却是狠狠的摇头,然后拽着十三皇子的衣袖,“我要跟着你玩。”

    十三皇子蹙眉,“我没空跟你玩,我要去岐北。”

    宛凝虽然年纪小了些,可书还是读过不少的,岐北离这里远着呢,有大半个月的路程,宛凝坚决不松手,“读万本书不如行万里路,我要跟你去岐北!”

    十三皇子猜自己估计救了个小麻烦了,比他姐姐还能缠人啊,手脚全部颤上了。

    大街上啊,十三皇子额头一簇一簇的,“站直了,别让人误解了我有不正常的嗜好!”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松手!”宛凝耍横了。

    十三皇子用劲拽了宛凝松手,就是不行,因为宛凝一被碰,就喊疼。

    十三皇子还能下手么,十三皇子望天无语,真是两姐弟,一个瞪他远远的,一个缠着不松手,他们两个是不是投错胎了?

    暗处跟踪保护的小厮不敢出来了,方才真是吓死人了。

    那么惊险之下,他们可救不了十三皇子妃,这会儿要是出去,十三皇子非得扭断他们脖子不可,观望吧……

    十三皇子见四下围的人越来越多,脸也越来越黑了,“成,让你跟去成了吧,让你娘给你收拾包袱,免得以为是被人贩子拐跑了!”

    回去跟娘说,她还能出去么,宛凝连着摇头。

    “不用了不用了,我带了小厮出来的,让他回去说一声就成了,我要是回去了,就不能出来了还得罚跪祠堂,六姐夫!”

    宛凝回头,那边碧柳远远的就应道,“奴才这就回去禀告一声!”

    然后一溜烟的就跑了,宛凝拽着十三皇子,殷勤的把弄皱的衣服弄平整了,“那我就在这酒楼等你啊,你回去收拾包袱,别丢下我哦!”

    十三皇子无奈的望天,然后上马要回去收拾包袱,身边的小厮自然要跟着的,宛凝却是拽了他不放,万一食言了怎么办,“你不能走!”

    小厮扯着嘴角,“六少爷,奴才也要收拾包袱的。”

    宛凝把银子拿出来,“几件衣服而已,你买新的就是了,万一你们都跑了,那我怎么办?”

    小厮瞅着宛凝,小声问道,“六少爷这么不信任我们爷,是不是皇子妃跟你说了我们爷的坏话?”宛凝,“……”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乐虎老虎机娱乐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