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盐排骨

第三卷 : 北方有佳人 相恋卷:说好的一辈子!(番外完)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王特助打电话通知了洛璇的爸妈,而在两天后,洛伟才姗姗来迟。

    洛伟的身边还跟了个女人,没有直接去病房看洛璇,去找了她的主治医生,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声,正打算离去。

    “洛先生。”医生叫住了洛伟,把手中的病例报告书递向了洛伟的方向,“我们查出洛小姐的身体可能有一种隐性的病症,想问下你,你们可有家族遗传的病史?”

    “你才有家族遗传的病史呢,这个给我看有什么用,她有病你就治啊,我看能有什么用!”洛伟被罗碧如逼着过来北城,此时此刻他只想搂着怀里的女人好好的温|存一番,这个医生拦住了他,自然是叫他火冒三丈了。

    洛伟抽走那份病例夹子,眼睛一瞥,不期然的看到那上面的洛璇血型,顿时,一对眼睛都瞪大了。

    “AB型血?”

    医生有点摸着了头绪的问道:“洛先生,有什么不对么?”

    “去他的罗碧如,她女儿竟然是AB型血,那不就是不是我的种?”

    洛伟之前就有过怀疑,洛璇可能不是他的种,但他这人一向是对女人的事情上心,且洛璇出生的年份,也确实跟他碰过罗碧如的时间很吻合,他虽说是爱玩,但跟大女儿洛薇的关系不错,只有跟洛璇,仿佛永远都亲不起来似的,听到那个丫头半死不活的叫他爸爸,他都觉得膈应的慌,现在竟然看到两人的血型不符,顿时就觉得自己被罗碧如戏耍了。

    他掏出手机,打给罗碧如,一等那边接通,便大声骂道:“罗碧如,你女儿是AB型血,我是B型血,你给我解释解释这原因!”

    “我在忙,你如果没别的事的话,我挂了。”罗碧如对此,显得一点儿也不慌乱,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洛伟的爱玩不定性,早就叫她死心了。

    女儿是不是他的又有什么区别,反正他是不管两个女儿死活的人。

    “你这什么态度!”洛伟叫嚣道。

    “你嚷什么!”罗碧如在公司里忙事情,听到他一再的咋咋呼呼的,不禁也来了怒气,“洛璇刚生下来的时候,你抱过她么?她长到这么大,你有哪次是好好坐下来陪过聊过十分钟的?你只顾着玩女人,哪管她是不是你女儿,是或不是,你的做法也不会有所改变!”

    “你……”洛伟气结。

    “好了,你不要再提起这事了,在洛璇的面前也不要说,她还只是个孩子。”最后一句,罗碧如放柔了声调,她不想洛伟拿这事去烦洛璇,她同时也知道洛伟不会轻易罢休,只怕这通电话打来,他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找她算帐,而是想找她索要好处。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说去夏威夷玩,我叫人安排,你马上飞过去吧!”

    不得不得,近二十年的夫妻,罗碧如还是很了解洛伟的想法的,他这个人,这一辈子,怕是离了女人就活不了,末了也确实证明,他是死在女人身上。

    “好,既然你愿意这样补偿我,我也不会傻了吧叽的把这事闹大,洛氏还需要你,我也需要你,碧如,你最好是当好我一辈子的贤内……不是,贤外助!”洛伟无耻的笑道。

    罗碧如没再应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洛伟一点儿也不在意,笑的志得意满,拥着怀里女人,不顾忌场所的亲了女人的脸。

    “宝贝儿,我家里的那女人给我放行了,夏威夷,我答应你的一定办到!”

    办公室里的医生亲眼目睹了这场闹剧,看着洛伟带着女人离开,对女儿的身体状况不予理会,他不禁摇了摇头。

    而外面,御辰一早过来想问问洛璇的身体情况,走到门外时,却听到洛伟说的那句话,步子便停了下去。

    直到听完,发现洛璇并非是这个男人的亲生女儿,一等到洛伟出来,那墨眸透着一种渗骨的寒意。

    “如果你敢拿这件事去打扰她,我不会轻易饶过你!”从御辰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的威胁绝不是说来玩玩的。

    洛伟这人虽然不会商场上的事情,但对于B城的时闻,他再混帐,也是知道些的。

    御氏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想要弄垮洛氏和捏死他,那都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他还没有傻到这地步,会主动招惹御辰。

    “御少爷说的是,我答应你,绝不会拿这事去刺激洛璇的,她姓洛,还是我洛伟的女儿!”洛伟巴巴的表了一番忠心,那哈巴狗似的语气,着实是天地可鉴啊。

    御辰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身便进了医生的办公室,他来找医生说说洛璇那隐性病症的事情。

    过了大半个小时,他才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径自前往洛璇的办公室。

    洛璇伤在肩上,左肩上缠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穿着件条纹病号服撑的有点鼓鼓的,她叫人打开了电视机,正躺着在看一部武侠剧。

    当看到御辰推门进来,她的眼神立即变得闪烁起来,不是不记得那天自己抓着他的手说喜欢他,人一迷糊可以不顾脸面,但她清醒了,便觉得很难为情,毕竟是她人生的头一遭,她觉得很臊。

    “你喜欢我。”御辰不客气地坐在床沿边上,见她躲闪,便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俊颜往前凑向她,薄唇轻掀间吐出了温热的气息,令她臊红的小脸更加粉扑扑的。

    他问:“有多喜欢?”

    “你这人干嘛这么问……”洛璇郁闷的紧,嘀咕道:“有你问的这以直接的么……”

    “不直接点,你确定你的智商能听得懂?”御辰笑了声,似乎想看到她那苍白的小脸上露出点喜人的表情,果不其然,她一听,顿时皱紧了柳眉,目光愤愤的瞪着他,“我智商不低,只要你说的是人话,我就能听懂!”

    “嗯?”他暧|昧的拖长音调,俊颜越来越靠近她,两人的唇只差着一点点的距离,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眼神也很坦诚,像是一下子把整个自己都毫无遮掩的摊在了她的面前,他说:“那我从此以后,想替你的爸妈接手你的人生,你愿不愿意?”

    “什么?”洛璇被惊到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如果她的智商不白痴的话,那他的话怎么听,都有点像求婚的意思吧?

    莫名地,她的脑海里又回响起了那个歌手说的话:他看你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喜欢的女人。

    他,像他这么好的人,真的会喜欢她么?

    她不敢想象,亦不敢肯定,但心里却涌起了一股狂喜,有了一颗叫希望的种子在她的内心里生根发芽。

    御辰温热的指腹抚上了她上挑的眉尾,那一点一划的描摹,竟有一种温|存的错觉。

    “你愿不愿意呢?”他又低低地问了一遍,对她,他好像尤其的耐心。

    “那你先要告诉我啊,你是在开我玩笑还是说认真的?你是真的,也在喜欢着我么?”洛璇这么问道,眼神还露出了一份忐忑。

    御辰轻笑了声,突然说了一句:“我会叫爷爷取消我和御柔的订婚!”

    他的话掷地有声,何况两人的靠的近,她只觉,这一句话直接说进了她的心里,令她的脸上瞬间绽开了一朵美丽而又单纯的花朵。

    “你说真的?”洛璇一时激动,脸往前凑了凑,嘴唇便这么擦|枪|走|火的,碰触了一下他的唇。

    御辰的眼神渐次变深,看着她的目光夹杂了很多令她觉得脸红心跳的情绪,她小心地往后退着,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些。

    “不是因为我和御柔要订婚,竟然跟变了性子一样缠了我一天么?我这么做,是如了你的愿。”

    他说话的时候,唇角扬着一抹浅浅地宠|溺微笑,第一次有了这种心甘情愿的想法,去宠|溺身边的这个人。

    “我……”洛璇被他看穿了,脸颊上顿时又泛起了红晕,然而嘴角,却勾着快乐的笑,“我觉得那样很好,原本是想跟你好好告个别的,让以后自己有个回忆,但没想法,还能有这种效果,其实早在这之前,我就听别人说,你的眼神透着喜欢我的讯息,所以我那天才敢那么大胆的缠着你。”

    听她这么一说,他像是来了兴趣,“谁跟你说过?那个流浪歌手。”

    “你真是聪明,猜对了呢。”洛璇笑道,一双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状,她说:“他那天跟我说,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喜欢的女人。”

    “……”御辰露出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她沉默了会儿,随即伸出手,又像那天一样,抓住了他的一根手指,目光留在上面。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喜欢能有多久?是一会儿,还是一下子,还是会很久?”

    御辰勾了唇,不答反问道:“那你呢?”

    “我会很久的,可能说喜欢是那一瞬间突来的悸动,但我知道你是那种让人一旦喜欢上,就会越爱越深的人,我不会看错人的,你有这个魅力。”洛璇抬起了眸,尽管很大胆的在看他,眼神里仍带着少女的羞涩:“我觉得你有让我沦|陷在爱里的魅力。”

    “嘴儿这么甜,吃了糖?”御辰轻轻地捏住她的下巴,薄唇凑了过去,吻上她的唇。

    一吻之后,他问她:“很久是多久?”

    “我希望是一辈子。”她靠在他的怀里,喘着气说道。

    “一辈子么……”

    “嗯。”

    “好。”

    ——

    最后三千字小小地波折了一下,无线网卡需要充值,汗,排骨睡到现在来店里更新的,哈哈哈!!!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