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安染染

第一卷 : 大结局(完)【全剧终】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平安夜。

    “Silentnight,holynight,Alliscalmallisbright……”

    (寂静的夜晚,神圣的夜晚,一切都是平静的,一切都是光明的)

    一栋花园别墅里,男人浑厚的嗓音,女人温柔的唱腔,还有孩子们如银铃般悦耳的娃娃音,一起唱着充满祝福的歌声,欢乐的声音,在这样宁静的夜晚,愈加衬出安逸和幸福。

    “宝贝们,现在可以许圣诞愿望了哦!”尤桐宠爱的目光望向四个孩子。

    “妈妈,我先来,我想要一个泰迪熊娃娃!”蓉儿双手合十,粉嫩的小脸蛋上满是期待,眉梢眼角都流露出甜甜的笑意。

    “嗤……”容容在一旁忍不住取笑妹妹,“都几岁了,还玩娃娃?!”

    “要你管!”蓉儿白了哥哥一眼,小脸一下子就气得通红通红的,随着年龄的一天天长大,兄妹俩的关系却是越来越摩擦了,因为哥哥越来越霸道了,总是干涉她的事情,不准她这个、不准她那个的,尤其不准她交朋友,气死人了!

    “容容!”容尉迟睨了儿子一眼,“今天是过节,不准欺负妹妹!”

    这话说得很含蓄,也很保留余地,显然某人对于容容严加看管妹妹一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我知道了,爸爸。”容容不只是长相遗传了父亲,连聪明的头脑也一并继承了,他当然懂得点到为止,还很认真地向妹妹道歉,“对不起。”

    蓉儿扁扁小嘴,没有说话,善良的心还在纠结,自己要不要就这么轻易原谅他。

    “好了,蓉儿乖,哥哥已经道歉了,别再生气了哦!”尤桐把女儿搂在怀里,宠溺地亲着她软嫩的脸颊,柔声地安慰道,“圣诞老爷爷只会给乖孩子送礼物,你要开心一点才行哦!”

    “好吧!”蓉儿思忖片刻,乖巧地点了点头,而后期许说道,“我以前的圣诞愿望都有实现,今年也一定会的吧?!”

    “那当然了,蓉儿一向都是乖孩子,圣诞老爷爷一定会听到蓉儿的心声的,是吧?!”尤桐偷偷望了一眼容尉迟。

    “当然。”他立即附和说道,并且掏出手机在备忘录上写下,圣诞节要是买错礼物,宝贝女儿肯定会哭死。

    “我们一人要一架遥控飞机!”容墨和容轩商量过后,齐齐许愿。

    “好。”容尉迟又记下。

    “爸爸,你认识圣诞老爷爷吗?!”双胞胎很是好奇。

    “嗯,我跟他是老朋友了。”

    “哇!”双胞胎一脸崇拜,“爸爸,你好厉害哦!”

    “那是当然。”容尉迟总算在两个小家伙面前找回了面子,语气里充满了骄傲。

    一旁,容容却不屑一顾,他挑了挑俊眉,说道,“圣诞老爷爷的朋友,请帮我跟他说一下,我想要一台脚踏车,谢谢!”

    闻言,容尉迟微微眯眸,一脸无奈又好笑的表情,这小子早就知道圣诞老爷爷的真相了,还在跟他故意装蒜,教他忍不住想要欺负儿子一下。

    “这个要看你的表现了!”他勾起唇角,不疾不徐地说道,“圣诞老爷爷偷偷告诉我,在圣诞节期间你如果再惹妹妹生气,他就不客气了,你惹妹妹不开心一次,他就扣一个脚踏车零件,到时候如果只剩下两个车轮,那我也没有办法。”

    “妈妈,你确定我和蓉儿是双胞胎吗,我怎么觉得我像是捡来的?!”容容忍不住气愤。

    “呵呵。”尤桐没有回答,只是把手机递过去,壁纸上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父子俩的相貌如出一辙。

    容容立即垮下小脸,容尉迟却忍不住想笑,薄唇轻扬,勾出淡淡的弧度,眉梢眼角却尽是幸福的味道,尤桐也扬唇微笑,那笑容让他一丝痴迷。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几个赶紧去睡觉。”他催促着孩子们。

    “才八点钟……”四个小家伙异口同声地抗议。

    “早睡早起身体好。”

    抗议无效,他先是将两个小的抱在怀里,双胞胎被成功送回儿童房,蓉儿则是自动跟随,回到她专属的房间,顺便说一下,她现在已经跟那个讨厌的哥哥分开睡了!

    “爸爸,我要听故事。”

    “呃……好吧……”容尉迟第一次觉得女儿也挺烦人。

    容容一听又要讲故事,连忙躲回了自己的房间,他还是去玩电脑好了!

    平安夜,快乐充满了整座庭院,圣诞树上的彩灯一闪一烁,映出一个幸福的画面。

    ◎◎◎

    临近午夜,银亮的月色,穿过窗帷,主卧室内的灯光柔和,鹅黄颜色的光线温暖着整个空间。

    尤桐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将连夜买回来的圣诞礼物塞进红色的长筒袜里,泰迪熊娃娃和脚踏车的体积太大,她改为系蝴蝶结在上面。

    容尉迟轻轻推门而入,瞧见她已经把孩子们的礼物都准备好了,不禁挑眉,抬头看了看时钟,天哪,都这么晚了!

    哄小孩睡觉真是一个苦差事,四个孩子当中,现在只有容容不用哄了,蓉儿和那两个小的,一个比一个难搞,白雪公主的故事讲了七八遍才肯睡,害他都差点跟着睡过去。

    她抬头望着他,“孩子们都睡了吗?!”

    他点点头,无奈说道,“再不睡,我都想把白雪公主给毒死了!”

    “呵……”她笑出声来,他这么冷峻的男人,居家的样子竟然特别可爱,一种既温柔又甜蜜的情绪弥漫在心间。

    “你还笑?!”他挑了挑俊眉,叫苦连天,“我现在已经把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全部倒背如流了!”

    “辛苦你了,老公!”她的嘴角不禁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

    “嗯,真的很辛苦,但是也很幸福。”他扣住她的下颚,低头,一个甜柔的吻覆盖下来,“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每年的圣诞节,他也都会给她准备礼物,因为在他眼里,她是比孩子们更重要的宝贝。

    “今年送我什么,不会又是睡衣吧?!”她柔瞪了他一眼,粉颊跟着羞红,去年的圣诞节礼物可太让她记忆犹新了,拜他所赐,她的平安夜过得万分精彩,第二天都差点下不了床,真不晓得是他送礼物给她,还是他完全把她当成了礼物享用。

    “当然不会那么没有新意了,今年的礼物很特别。”他起身到书房取来一个信封,转交给她,“打开看看。”

    望着他神秘的眼神,尤桐不禁好奇,立即拆开信封,从里面取出几张薄薄的券。

    “奥运会门票?!”她疑惑地眨眨眼,十分惊奇。

    “嗯。”他拨开她前额的刘海,眼神忽然变得好温柔,低声地说,“伦敦奥运会就要开幕了,我已经排好了假期,到时候带你和孩子们一起去英国。”

    她笑了笑,“你喜欢什么运动?!”

    “床上的运动。”

    他眼里跃动的火苗,还有那低沉的嗓音,加上他逐渐变得炽热的呼吸,让她的小脸“轰”的一下涨红了,心跳也忍不住加快。

    “我跟你说正经的啦!”

    “我也很认真。”他直接将她抱上了床。

    “啊……”她惊红了脸,翦翦双瞳上羽睫轻颤,垂着头,不敢看他。

    他薄薄的唇角上扬,神色上增添了几分邪魅,长臂一伸,将她困在自己的胸膛和床垫之间,“老婆,不许躲我!”

    她的耳鬓间传来一阵苏苏麻麻的刺痒感,像被爱情螫了一下般,身随意动,四片唇互相吸引,如磁石般不受控制地紧紧贴在一起,她的双手像是有意识般,攀住他的颈项,情难自禁地回应着他的热情,并臣服在他霸道的柔情下。

    爱恋之情在胸臆之间汩汩翻涌,两颗心深深陷落,空气中凝聚起一股甜蜜的风暴。

    时间,在继续。

    生活,在继续。

    爱,也在继续。

    ◎◎◎

    圣诞节过后,没几天就到了一年的末尾,12月31日,是尤桐的生日,第二天又是元旦,喜庆的日子一个接着一个,众人准备一起庆祝,容琛和周亚菲,苏慎行和文静,黎远航和胡蝶全都要一个不落地参加聚会。

    尤桐一边整理孩子们的玩具,一边告诉容尉迟,“阿迟,明天晚上你能不能早点下班,大家要一起吃饭。”

    容尉迟脸色不怎么好看,蹙眉问道,“又要一起吃饭?!”

    不是上个礼拜,还是上上个礼拜才吃过的吗,怎么又要聚会了?!

    他只想跟她单独庆祝,才不想那么多人闹哄哄的,尤其是聚会里还有那另外三个男人!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是在瞎担心,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吃醋!

    “过节的好日子,你少别扭了!”她柔瞪了他一眼。

    他细微地撇了下嘴角,仍旧是小心眼地计较着,尤桐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我们要特别给小千语准备一份礼物,毕竟这是她过的第一个元旦。”

    “嗯。”他闷闷地答应。

    “你又阴阳怪气什么呀?!”她忍不住笑意,拍拍他,觉得他有时真像个别扭的孩子,尤其是一遇到苏老师的事,他就特别紧张。

    他不理她,径自冷着俊容,尤桐很是无奈,只好覆在他耳边柔声细语,“你在不高兴什么,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你,我都为你生了四个孩子了,你还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当然相信你。”只不过,他的心里始终存在着愧疚,尽管现在他们已经这样幸福,可是偶尔午夜梦回时,他会想到他不在她身边的那五年,她和容容还有蓉儿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他的心就一阵阵发疼,那些日子里,是苏慎行给了她照顾与关怀,那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弥补的遗憾,所以他久久不能释怀。

    她怎会不知他的心,忍不住伸手握着他的颊和耳廓,笑着安抚,“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忘了吧,我们现在很幸福,未来更重要,而且……我们应该要感谢命运让我们分开了五年。”

    “为什么?!”他诧异地问。

    “因为失去过才更懂得珍惜,如果我们从头到尾都一帆风顺的话,也许我们现在不会过得这样好,当最初的ji情褪去,可能变成了一对没有热情、相敬如宾的夫妻,一想到这些,我就庆幸我们曾经分开过,分开是为了更好的相守,什么都值得了。”

    他勾唇,笑了,也释怀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元旦这一天,天气特别晴朗,聚会在尤桐和容尉迟的家中举行,很明显,这是一个愉快的场景。

    男人们坐在沙发上,端着酒杯轻轻浅酌,女人们坐在一起谈天说笑,而小孩子们则玩得不亦乐乎。

    一群漂亮的小朋友自得其乐中。

    蓉儿穿着滚满花边的碎花裙,乌黑的头发绑成公主头,看起来就像是洋娃娃一般可爱,她乖巧地坐在波斯地毯上玩拼图。

    黎欢颜则是凑在她身边,兴致勃勃地观看,漂亮至极的小脸上,水汪汪的眼眸眨呀眨的,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整个人看起来很俏皮,她没有耐心拼这个,看看就好。

    容墨和容轩,还有容跃,三个男孩子一起在玩四驱车,忙得头不抬眼不睁,俊俏的小脸上看不清楚表情,只时而听到他们开心的笑声。

    而地毯的中央,还有一个小小的男孩子,裹着纸尿裤努力地爬呀爬,那是黎远航和胡蝶的第二个孩子,取名尽开,欢颜尽开。

    旁边,还有一个婴儿车,车内是个可爱的小女娃,她是现场最小的孩子,这是周亚菲和容琛的第二个孩子,随了母性,单名一个爱字,周爱。

    咦,怎么好像还少了谁?!

    别急!

    在楼上!

    ◎◎◎

    这是一间布置得很简约的房间,干净的线条勾勒出优雅的格调,显然是男孩子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

    小女孩,不,更准确的说,还只是个小女婴,脸圆圆的,眼睛圆圆的,鼻头圆圆的,嘴巴也是圆圆的,看起来像是一颗圆苹果,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她睁着眼睛,小嘴里叼着傻到不行的奶嘴,软绵绵的小身子,像是棉花团一样,倒靠在小男孩的胸膛里。

    “苏千语,你再软趴趴地靠着我,我就对你不客气哦!”容容冷着一张俊颜,试图用酷酷的表情吓退小女婴。

    他像极了父亲,天生带冷的脸庞,五官严峻、眼神锐利,一件黑色的衬衫,将他冷漠的气质衬托得无与伦比,介于男孩与少年之间的成熟之气,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感觉,可惜,小女婴完全不买他的账。

    “%¥#@*&!~”叼着奶嘴的粉唇,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像是在抱怨他什么,小脑袋更是往他的怀里蹭呀蹭。

    粉雕玉琢的嫩娃娃,一看就让人心疼到不行,对于小女婴的耍赖,容容一点办法也没有。

    都是妈妈的错,非要把睡着的小家伙放到他的房间里,可是这个小丫头只睡了十分钟不到就醒了,他本想抱着她下楼去找大人,可是他一动,她就要哭,小脸一皱,眼泪迅速沾湿了她的睫毛,小嘴扁着,看起来委屈的不得了,让他有一点点心软,舍不得真的弄哭她。

    “你要不是干爹的女儿,我才懒得理你!”他为自己的不舍找了个适当的理由。

    “*%¥#@&!~”小女婴又抗议,挥动着小小的双手。

    “你好吵!”墨色的眸里有一种低调的危险。

    小女婴圆圆的眼眸转啊转的,看着他凶巴巴地盯着自己,被他的冷眼冰住,小女婴愣了半晌,忽然小脸一皱,“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呜……哇呜……”

    黑亮卷翘的睫毛开始湿润,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里滚落下来,小脸一下就变得红彤彤的,嘴巴里的奶嘴也掉了出来。

    “喂!你别哭啊!”

    容容一下子慌了,连忙伸出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抚着小女婴的背,“乖,别哭了。”

    他的安抚似乎不管用,小女婴照哭不误,似乎是生他的气了,在他怀里磨蹭着,一双白嫩嫩的小手还不时在他脸上乱抠乱抓。

    “你再哭,我就喂你吃安眠药哦!”他皱着眉头冷眼威胁。

    “哇……呜哇……”小女婴哭得更厉害了。

    空气中,似乎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对她来软的不行,对她来硬的更不行!

    这么小的女婴,他真的搞不定,虽然说他有妹妹,但是蓉儿跟他是双胞胎,几乎一样大,只是脑袋笨了些,可到底还是同龄的,可是这个小丫头,小得让他不知所措,她那种软软的娇、嫩嫩的酣,让他完全不能抵抗。

    “拜托,别哭了!”小女婴哭得他头昏脑胀,五官更为冷峻,可是好像又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当他低下头去,望着怀里软绵绵的可爱小女婴时,眼神却是可以称之为……温柔。

    “呜……呜哇……”小女婴继续哭。

    “好了,别哭了,我错了还不行,我不是故意凶你的,你很可爱,我很喜欢你,行了吧?!”

    “呜……呜……”小女婴的哭声渐小,稍微平静了一些,不过还是抽抽噎噎的。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把自己的手指给她玩,小女婴这才乖了,甜甜地笑。

    ◎◎◎

    晚餐开始,众人围坐在桌前,白色的长方形餐桌上铺着绿色桌巾,空气中飘逸着淡淡的食物香气,大家各自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蓉儿的位置却是空的,她仍旧趴在客厅里玩拼图。

    “那个人查出来是谁没有?!”容尉迟低声问向苏慎行。

    “幕后买凶的人我已经揪出来了,但凶手……”苏慎行侧目望了一眼客厅的方向。

    “蓉儿,过来吃饭啦!”尤桐柔声叫着女儿。

    “等一下,妈妈,我就快好了,一分钟,不,三十秒!”她将最后几个模块摆在正确的位置上,一副完整的图画就好了。

    那是房子的图案,白色的木质围栏,鲜艳的花朵在绿油油的草地上随风摇曳,旁边还有彩蝶翩飞。

    电视里,儿歌正在欢快地唱——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

    (大结局终)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